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D】SAMPLE 01

約好了的…我跟他約好了…
我答應過他不會再離開。
可是…
我想不起來…
那把在夜裡柔情地對我說「我愛你」的人,
是誰?
好怕…我好怕…
好怕在下 一瞬就會把眼前的你忘掉。
是「你」,把我的一切奪走的。
————.——————。

楔子.矢車菊藍

我愛你,所以你只要幸福地活著就好了。
沒有任何事比愛你更為重要。
我不需要你為我做些甚麼…
只要你知道我愛你,那就足夠了。


◆ ◆ ◆


朵朵綺麗的矢車菊正在嫩藍色的天空下盛放著,空氣中傳來淡淡誘人的清香。
曾有人這樣跟基爾伯特說過,矢車菊是一種為所有人帶來幸福的魔法之花。
現在回想起來,第一次看見這種花,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吧…?
不知多少百年前的某天,基爾伯特如常走過華美的長廊,卻看到一個金髮碧眼的純種日耳曼小孩正吃力地拿著一束束紫藍色的花蕾,搖搖欲墜。
「路德?你怎麼…」他輕聲呢喃年輕帝國的名字,怎料對方在轉過身子時卻因視野被完全封鎖而絆倒了。
於是,為了不讓那小孩跌倒在地,基爾伯特連忙停了下來,從孩子手上取過那多得足以掩蓋自己視野的花,語帶寵溺地問道:「為甚麼要採那麼多花回來…這種花不是到處也有的嗎…而且…路德你採那麼多花回來的話,城堡也不夠地方處置它們喔…」
「你知道嗎…基爾哥哥,這種花叫做矢車菊。這種花的花語可是幸福啊…就像魔法一樣啊…」孩子不失童真地笑著,雙眼迷離,嘴角輕輕的勾起一個幸福的淺笑,纖幼白皙的指尖仍緊抱著懷裡的紫藍花兒,深怕努力找回來的幸福會偷偷溜走。
「幸福…嗎……」
幸福是甚麼?
早在最喜歡的那兩個人為自己犧牲的時候,他就把幸福的感覺也遺忘得一乾二淨了。
這種東西,已不留痕跡地,悄然離去。
我沒資格得到幸福。
只有自己得到幸福,實在太狡滑了。
一直以來也只有自己孤獨一人。
「哥哥?」
「……抱歉,我走神了。對了,為甚麼你會突然說這種話?是誰告訴你的?」
「書上面說的…」
書上啊…很好,不愧是我引以為傲的弟弟,相當好學嘛。
現在的小孩也喜歡看這種書嗎?
「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說這種任性的話了啊。」
藍色,是憂傷的意思吧。
為甚麼這孩子能夠把這種令人鬱悶的色彩視作使人快樂的魔法?是不是在他那個小小的世界裡,正洋溢著不屬於亂世的溫暖氣息?
他實在搞不懂。
那個跟自己截然不同,純潔淨白的幼小心靈,他眼中的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
「才不是任性的話。」孩子委屈地直視紫紅熾熱的視線。
基爾伯特顯然對弟弟難得的反抗行為感到錯愕,刺人的瞳色矇上一層黯啞的薄霧。
「這決不是一件兒戲的事,我可是認真的,哥哥。」
「矢車菊真的能使人感到溫暖的…我希望所有人也能夠得到幸福。」
「特別是…哥哥你。」
僅此如此而已。
希望你能夠幸福。
哥哥你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因為你很重要。所以…不希望你受到任何傷害…
不用管我也沒所謂。
「我並不認為過度保護和過度自我犧牲是一件好事…做事太拼命的話,身體會因為承受不了而倒下的…拜託你好好照顧自己…」男孩蹲下來,繼續拾起零散地的花。 「如果連自己也不懂得如何去保護,那又如何讓人幸福?哥哥你不認為這種淡淡的矢車菊藍很漂亮的嗎?」
「是很漂亮沒錯…但是…路德…」
「沒關係啊,我會連同自己的份,把幸福送給哥哥…不可以嗎?」
「我會讓哥哥喜歡上這種花的。」
那孩子笑了,笑著對自己說,美得有如不真實的藍色薔薇。
「我完全敗給你了,你喜歡的話就種吧。」
「謝謝哥哥!」
基爾伯特輕力翹起一綹銀絲,白皙得毫無血色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苦笑。
他知道弟弟這個舉動是無意的,但是,他還是認為,或許路德維希是要告訴自己,普魯士只能夠孤單地繼續存在下去。
他說,矢車菊的花語,是幸福。
只是,我的王啊。你一定不知道吧?
矢車菊另一個花語。
————是孤獨的愛啊。
從一開始,他就是不被需要的那一個,那彷佛是命中注定的,只屬於一個人的孤獨命運。
就讓這片孤寂綻放開去好了。
我永遠也只能一個人,邊聽著別人的嘲諷謾罵,在遠處遙望你得到幸福。

◆ ◆ ◆

有種東西,脆弱得猶如琉璃一般,只要輕力觸碰,便會瞬間化為碎片,無論作出任何補救,也沒法將隙縫療合,只能眼睜睜看著身體被破碎的琉璃碎片染上淡淡腥豔的血紅。
那是被稱之為愛戀的情愫。
當你很愛一個的時候,你會為了那個人作任何事。那怕最後受到傷害的人會是你自己,只要那個人能夠得到幸福,便足夠了。
對路德維希來說,只要基爾伯特能夠幸福地活著,那就是最能讓他感到安心的事。
如果基爾伯特再也不愛自己的話,他會讓他離去。
衹因他愛他,義無反顧地愛戀著自己唯一、且獨一無二的兄長,所以,他會選擇讓心愛的人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與其讓彼此也難過,倒不如免去對方的傷痛,讓自己獨個兒承受一切疼痛就好。
只要基爾伯特離開自己能使他快樂,要自己犧牲多少也沒有關係。
他只希望兄長能夠打從心底裡笑出來罷了。
小時候,兄長為了消除會對自己構成危險的所有存在,總是很少時間會待在家裡。
還記得有一天,終於忍受不了寂寞的他跑去問兄長是不是討厭自己,得來的卻是這樣一個答覆。
『我知道沒有我待在你身邊你會很難受,可是…假如我待在你身邊,心裡想著的卻不是你,我認為這樣子會更殘酷。你留住了我的人,卻留不住我的心,那又如何呢?』
把所愛的人強行留在身邊有甚麼用?他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他的心,得到他的愛。待在自己身邊的,只會是空洞無主的靈魂,若得不到他的愛,一切也是徒然的。
他最討厭哥哥那個因為自己而展露出來的苦澀笑靨了,如果可以,他不想哥哥再勉強自己。
統一以後,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維繫這段禁忌的關係,甚至比以前更留意基爾伯特的心理變化。
並不是因為害怕會再次失去他,也不是害怕甚爾伯特不愛自己,而是,一九四七年所發生的某件事,就如同薔薇的棘刺,像夢魘般從不間斷地縈繞在路德維希的腦海之中。
普魯士被取消建制,昔日強悍不屈的帝國從現實裡為我退場,悄悄沒入歷史當中。這個早已滅亡的帝國究竟會不會再像當年一樣消失、被抹去存在過的行跡呢?對此,他一直也很迷茫。
可是。
假若有一天,你把我忘了,想不起「路德維希」這個名字所代表的是誰…
就讓一切歸零吧。
無論用甚麼方法,我也會讓你想起來,讓你想起回家的路。
我可是答應過你的。
如果你迷失了,我會把你帶回來,然後,不再離你而去。
我愛你,我的騎士。
不管在那時,活在你心裡的人是不是我…
你只要幸福地活著,就足夠了。

◆ ◆ ◆

憎恨。
妒忌。
這些情感,是愛戀的另一種極端性的表達方式。而這些異端,不知在甚麼時候開始,在某些人的心裡埋下了種子,慢慢萌芽成長。
必須除去會令那個人感到不安的東西。必須守護那個人。
這樣做的話,
那個人就會認真看我一眼吧?
那怕只是短短一瞬,這些人也希望得到思慕之人的注視。為了滿足這個微不足道的願望,他們願意作任何事。他們要將世界上所有事物,也奉獻給最特別的那個「他」。
所以,他們把自己的內心封鎖進漫天雪花之中。
愛戀,是種既甜蜜又苦澀的味道,是種予盾的情感。
你能為所愛之人做任何事情,甚至會為那個人傷害其他人。
最後,你只會發現,那個人和你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遠,跟虛無飄渺的夢境無異。
就如同幸福的假象,支離破碎。




◇END OF SAMPLE 0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