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いだよ。

仞仞,這是遲了1個多星期的生日禮物//
雖然遲了很久…((抱頭攤地
不過還是祝你生日快樂www
於是這是你要的W學甜文/

※注意
◆某人有點醋瓶子
◆某人有點傲嬌
◆某兩人是戀人關係
◆設定背景是W學園
◆很多可無視的醬油(?)
恐有雷,請小心。

-放學後-
「所以說…基爾學長…拜託了嘛…跟路德關係最親密的就要數你了…」
「基爾學長啊…答應人家吧。」
女生亞麻色的髮絲柔順地滑到白皙肌膚上,作狀要把那片耀眼的銀吞噬。
淚花不安份地跑了出來,令人產生一種女生被銀髮青年欺負的錯覺。
青年抿緊薄唇,紫紅的眸子尖銳地盯緊她抱著的東西。
對呢…這個女的……
是路德維希的追隨者。
空氣甜絲絲的…在裡面的是巧克力蛋糕吧?
「……是不是把這個交給他就行了?」
「是、是的。」
「我答應你…不過…」
基爾伯特冷笑著,幾乎不帶任何感情。
不過。
「以後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出現在他附近。」
「那實在太麻煩了。」
語畢,他輕輕地走往那道通往課室的門扉前,轉身離去,留下那茫然的女生一個人呆站在鐵絲網旁。
「糟了…我是不是惹到學長了…呢…」
總覺得…好恐怖誒……
*
好奇怪…我呼吸不了…
胸口…好痛…
基爾伯特喘著氣,逃命似的在梯間蹦跑著。
說到他的弟弟,他總是感到相當自豪。
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他那摯愛、唯一的血親。
那個由他養大、帥氣的弟弟。
路德維希除了人長得帥和做事超級認真外亦很有女人緣,不少低年級的女生還替他成立了後援會,不到一年已有近三百個成員了。
可是,路德維希總是酷酷的,讓不少人也不敢接近他。
能夠近距離跟他接觸的,就只有身為兄長的基爾伯特而已。所以,就像剛才那樣,為了能更進一步和心目中的「王子殿下」接觸,女生們只好依靠看起來比較和善的基爾伯特。
面對一個又一個衝著弟弟來的女生,他總會在拿去禮物時凶凶她們,叫她們不要再接近弟弟,以減少自己的工作量。
當然,身材超好的美女除外。
可惜剛才那個並不是本大爺的菜。
為甚麼會這樣做…?嘛,不管了,反正他也不知道。
每次,他也引而為傲付在損友面前吹噓著:「看,真不愧是本大爺的弟弟…跟本大爺一樣受歡迎耶!」
每次,把禮物交到路德維希手上時,他也笑著說:「長大了還真受女生歡迎呢…很麻煩啊。」
『…你不介意嗎?』
『才不會!怎麼可能呢!』
怎麼可能呢。
不知不覺間,要在路德維希面前裝作一副沒所謂的樣子,成了一件很困難的事。
說他不在意路德維希,那是假的。
他比誰也更要清楚,他對路德維希那種莫名的情愫,並不是兄弟間的純粹親情。
路德維希也向他表白過了,所以他倆應該是「戀人」吧?
是「戀人」…吧?
連他自己也對這個答案感到迷惑。
他用力抓緊那包裝得過份花巧的盒子,習慣性地走到路德維希所屬的課室前。
他一定…還在裡面的吧?
他一定…在等自己跑來和他一起回家吧?
呯的一聲,他撞開了門。
現在,這裡只有他倆。
沒有別人。誰也不在。
那個人,獨自伏在桌上睡了。
桌上還放著課堂筆記。
「West…你找死嗎?怎麼會在課室睡著了…難得本大爺來找你…」
居然連課堂筆記也忘了放進外包就睡了…當心冷病啊!
笨蛋。他輕聲罵道。
「算了,橫豎你也會聽得見的……」
他走到路德維希的身邊,擅自坐在他旁邊的位置上。
他用力把盒子扔到身後,可以清楚聽到內裡東西毀壞的清翠聲響。
哼,真是個笨女人。
路德維希最討厭就是吃甜食了,她難道不知道嗎?
每回收到甜點作禮物,路德維希都會拿給基爾伯特吃。
所以,那個女的,其實是送禮物給本大爺吧?
但他就是不爽吃!
「吶…怎樣都好…你就不能說你有交往對象嗎…混蛋。」
「你不跟別人說我和你的事我倒也能理解…一般人聽到兩個男的在交往也會嚇倒吧…?」
「但是,你一天不跟那群女的說清楚,她們還是會每天來找我…」
這樣子真的好討厭。
「你女人緣也太好了吧!風紀委員…」
不想他對她們好。
甚至、決絕地無視她們更好。
「…都是你的錯。」基爾伯特用力揉了揉金黃的腦袋,把臉埋在路德維希的雙臂裡。「為甚麼只對我笑呢…害我被她們追著跑了。明明她們也可以找菲尼或者菊的嘛…」
只屬於他一個人的溫柔笑靨,他並不是不喜歡。
而是,他討厭她們。
「拜託你跟她們說,我不是你們之間的轉遞員,我不想再夾在你們之間了。」
「回一回我可以嗎……」
好討厭。
良久,他也聽不見對方的回應。
你想死喔?居然不回我!
於是,基爾伯特用盡全身的力氣,把路德維希的手臂捏得紅紅的。
還沒有反應啊?看我的!我用咬的!
「我只是小睡片刻罷了,哥哥你用不著咬我吧…」
果然,路德維希睜開迷離的碧眸,一臉睏意的。
雖然也不痛。他輕笑著。
「嘖…誰叫你不理本大爺…本大爺可是由天台走來二樓看你的…」
「我也是一直由鐘聲響起那刻起便在課室等你了…要不也不會睡著。」
「………。」他完全想不到怎樣才能回嘴。
「我聽到了。」
他握著基爾伯特的手,很緊、很緊。
他撫著銀白的髮絲,哄近基爾伯特的耳畔,輕輕吻下。
「West?你幹甚麼…」
「我會跟她們說的…」
你不用擔心。
「我又沒有擔心過…」基爾伯特心虛地飄移視線。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愛的是誰…還怕甚麼…」
「……總之就是討厭。」
「我會跟她們說…以後也不要再纏著你。」
因為,你是「特別」的那一個人。
回家吧。
一起。
基爾伯特沒有說話,衹是用力回握抓著自己的手。
最後,他惡趣味地指了指倒在地上的蛋糕。
「這個要怎樣處理?那個女的會哭吧?」
「……回家再想辦法。」
「嗯。」
*
據說,自從路德維希公開自己已有交往對象以後,那些後援會的成員再也不敢找基爾伯特麻煩了。過了一段日子以後,那群女生甚至真的如基爾伯特所言一樣,不再在路德維希身邊出現,甚至退得遠遠的。
「……真平靜呢,現在反而有點不習慣。」
「是嗎…?」
「不過那個女生被我整得很可憐啊。」
路德維希歎了一口氣。
「嘻嘻,所以說,West你到底跟她們說了甚麼?」
其實我是個GAY?其實我跟哥哥有一腿?不、不,都不像這傢伙會說的話。
「你別知道比較好…」
「為甚麼…?你不會是跟他們說你是個同性戀者吧?」
「總之,你喜歡就好。」
我不會讓你難堪的,放心好了。
你是「特別」的。
不會再讓你難過。
我所愛的人。
I am proud to say you are mine.
My dearest Gilbert.

後記:
我太久沒寫文了…感覺寫得有點生疏的樣子。
果然我不應該在這3星期完全停寫文嗎…((誤
W學園果然很青春(茶)
一起放學回家阿…真好…((遠目
其實我想寫W學園很久了,不過一直也沒時間,一寫就出事了OTL
所以假如將來真的出W學本那我應該要寫很久"
友人WK之前還說阿普待那些女的太容忍了,結果阿普被我改成超級醋瓶子((攤手
所以阿西到底跟那班女的說了甚麼呢?其實阿普他猜對了。
下個要填的坑是數羊文(?)待溫完歷史那天寫吧,我寫文速度可不是一般的慢…這2200多字也花了我半天去寫(掩臉)
不管怎樣,希望仞仞你喜歡: )
HAPPY BIRTH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