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紀念甜文】Heilig.

※注意
★本文設定為:神ロ=路德
★神普神出現注意(佔全文50%"")
★普子獨不足5%…((我馬上去死…我居然忘了這神聖的CP!!!!!!!!!!!!!!!!!!!!!!!!!!!!!!!!!!!
★CP=ルーギル
★角色視點轉換有
★不喜者請自行避雷>U0((真的…這是作者忠告"

於是…
有勇氣看這篇甜到本身極好砂糖文的作者也受不了外加嚴重OOC文的大人,
按下去吧…

「基爾,你找我有甚麽事?」
屬於孩子喜悅的童音在空曠的城堡重覆着。
坐在王座上的那人,是個小孩
他平日稚嫩蒼白的臉,現在看起來像一個熟透的蘋果,紅得蟼人。
那是戀慕的神情。
沒錯,他愛着他、他愛着這個向他宣誓、永遠追隨他的人。
「條頓…普魯士…基爾…我的騎士…」
Ich liebe Dich.
不要…
不要離開我。
予我…永恆的愛。
我的騎士喔…
基爾伯特温柔地看着他,但那雙鮮艷的血眸卻充斥着悲慟。
接着,他半跪在地,用劍,刺向自己的手。
血,一直在流。
「我以自身所流着,至高無上的日耳曼之血為誓…」
「你對我來說,永遠是神聖的。」
「我的王,只有你一個。」
你,是我的王;而我,是你的騎士。
吶…
「神聖羅馬…」
對不起。
我不能愛你。
語畢,他走上前,把唇蓋在被那一個他稱為神聖羅馬的孩子的唇上
「可是…我還是…愛着你啊…」
Ich liebe Dich.
Ich liebe Dich.
Ich liebe Dich.
所以,讓我永遠當你的騎士去守護你…
行不行?
神聖羅馬沒有回答,可身體卻變得越來越輕,輕得近乎無重。
基爾伯特睜大血眸,有一絲冷意流進他的手心…
…果然是這樣嗎?
三十年戰爭時的傷…
那一次…自己保護不了他而留下的傷…
他把他最重要的人擁進臂彎中,緊緊的。
「不要…」淚水終究還是強忍不住。
不要…不要…不要…!!
我不要你消失喔…
「基爾…」像是快要耗盡最後一絲氣力般,神聖羅馬喚着基爾伯特的名字。「別哭…你聽我說…」
「…」
他說完這句話後,便蓋上湖水綠的雙瞳,臉上掛着笑靨。
最後的最後,他只想着他摯愛的那人。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恃。
只屬他一個人的騎士…
「喂…?」
沒有回應。
「神聖羅馬?」
還是沒有回應。
冰冷的手。
毫無半點血色的唇瓣。
在基爾伯特懷中的弱小屍骸,漠然化作一片虛空。
「不…要…」
他這才終於意識到,那個他最重要的人…
已經不在了。



『基爾…』
那天發生的事,他忘不了。
他忘不了,那個人在最後那刻跟他說的話。
基爾…你說,
因為你是我的騎士…
所以不能愛我…
那…你是愛着我的,對吧?
假若,你不再是我的騎士…
改由我去守護你…
你能不能愛我?
可以的話…
那我就待忘掉一切後…
再回到你身邊吧。
等我…

等我。
在那之後,他沒有再哭過。
不,與其說沒哭,倒不如說…
他在強迫自己不哭出來。
『等我。』
嗯,我的王…
我的信仰…
我願意等你。



「基爾哥哥…」
哥哥,他喚他作哥哥…
回來了。
他真的回來了。
他真的忘了…
看着那張從未改變過的臉,基爾伯特忽然很想哭。
……已經不會再有人,喚他基爾了。
不知為甚麼,他感到寂寞。
明明在尋找他的過程裏…已習慣了一個人
「West.」
「嗯…哥哥?」
「不…沒甚麼。」
我永遠,也不會離開你。
再也不會了…
這次,
我等你來保護我了。



他覺得哥哥待他太好。
温柔得令他想哭…
他覺得自己是代替品。
沒錯…
神聖羅馬的代替品。
他的兄長甚至把他喚作【王】。
他很難受…
為甚麼?
為甚麼自己得不到最重要的人的重視?
『假若,你不再是我的騎士…
改由我去守護你…
你能不能愛我?』
這把嗓音,跟自己很像。
…那是誰?
罷了,只要能待在他身邊,那便足夠了…
由我去…保護哥哥好了。



那天,一道高高的牆,把他們活活分開。
對…
他們…又被分開了。
第二次被分開。
路德維希把手放在前方的牆上。
暖暖的…
他可以感受到,被圍牆分隔着的另一半身,好好的活着…
太好了…
只差那一點而己…
路德維希握緊拳頭。
很快…
很快我們就可以見面了。
「嘛…哥哥。」
這次換我作你的騎士,好不好?
好不好?



『哥哥…當我長得比你還要高的時候…』
由我去當你的騎士,好不好?
他笑,温柔地笑。
騎士嗎?那是他原本的工作…
我相信你…
相信你那個要保護我的宣言…
即使你早就忘了。
基爾伯特背向圍牆,用手拍了拍它。
「吶…West.」
你在另一邊,生活可好?
好想你…
我好想你…
我現在……
就來見你了。



1989年11月9日 柏.林.圍.牆倒塌。



那個人在自己身邊…而且睡姿…有點糟。
「West…你這樣子抱着我…害我動不了…拿東西給哥哥大人吃!本大爺要吃POCKY!!」
「知道了…哥哥。」
雖然男子在抱怨,聲線卻纏綿得很,生怕離開一會就再也不能見到對方。
如果這不是叫幸福,那他真的不知道,這種感覺叫什麼…
分開了差不多四十年,他以為永生永世也再見不到他日夜思念的西方。
二十年…這就二十年了…
那道圍牆,倒下二十年了…
基爾伯特穿好衣服,憶起當時的情景…
他和他的重逢…
他的王,他的弟弟,哭得很厲害。
不停地說。
哥哥、哥哥、哥哥…
Ost, ich liebe Dich.
我好想你…
於是,作為騎士,作為哥哥,他勁自跑向他的懷裏。
不停地說。
Westen、Westen、Westen…
Ich liebe Dich.
本大爺好想你…
…那是他些許任性。
但是,能夠再見到你,我好幸福…
「可惡…我…又哭了…」
基爾伯特發現的時候,整張帥氣的臉早就濕透了。
不可以被West看到…要不又會惹他擔心…
他才這樣想,腦海中那個人就出現在他面前。
「哥哥…你怎麼又哭了?今天明明是重逢的日子。」
「…才不是甚麼傷心的事!!本大爺…我…我只是想到以後也能待在West…你身邊…好幸福…所以才哭啊!!」他不忘把牀上那隻象徵幸福的能貓玩偶拋向弟弟身上。「別露出這種表情!!我…我真的不是在傷心啊!!」
「你不用解譯也可以…來,我餵你吃…」路德維希自身後取過餅乾,把它分成兩半。
「慢着…唔……?!」
那個人未待他說完,就吻向他的唇。
……好甜。
…好幸福。
他沉溺在那甜美的吻中。
未幾,四片唇分開了。
「哥哥,別再哭了。」
我以後…不管多少年也行…也會留在你身邊,要是你這樣子哭下去,那…你豈不是天天也要哭了?
「West…」
「嗯?」
「…我要承諾。」
「哥哥…我說了那麼多句ich liebe dich…原來還不足夠嗎?」
「等、等一下!!West…我真的只是說笑而己!!!!」他……好像聽到弟弟抖S Mode的開關聲…"
看那可憐夸夸的樣子,路德維希很想欺負自家哥哥。
………算罷,只要這天順他的意,就好了。
「『我愛你,不是由公元九百年那天起…而是由第一天遇見你那天,便愛着你…條頓,我的騎士…』」
「Ich iebe Dich.」
這下子,基爾伯特真的哭了。
「那我就守了諾言了吶。」
…原來他沒有忘記。
「West…」基爾伯特撲向路德維希。
我…可以愛你了。
因為…你已經守護到我了…
「哥哥…歡迎回來。」
不會…
不會再離你而去了………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