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と幸せ

這陣子有些自我嫌惡"
完全被統測擊敗了…心情回到長期低落狀態……"|||
嘛…順手敲篇文來發泄好了…
來篇短到讓人抽…又不知所云的虐文自嗨用就好MsgPlus_Img1035.png((去死
算是昨天看完某個MAD之後有感而發吧…
信我,這篇純粹練文筆用""
不怕被我雷倒的人請勇敢地按下去MsgPlus_Img0601.png
文真的有些…(遠目)
其實比起中二普,我更喜歡帥氣的阿普MsgPlus_Img0719.png((認真臉

**噓と幸せ**

金髮碧眸的青年漫無目的地走著,他的左手拿著一束矢車菊,雙眼無神。
土黃色的大衣上烙著淡淡的血紅印記。
為甚麼呢…?喉嚨就像被卡住一樣,發不出半點聲音。
已經哭不出來了,在眼眶打滾的淚早就哭得乾涸。
早就結了焦的傷口,在看到那張毫無生命跡象的臉時,再次血流不止。
已經…再也回下去了。
基爾伯特,自己唯一的兄長、唯一的血親,已無法回到自己身邊了。
『我會永遠待在你身邊。』
『我愛你,West。』
『所以,你要好好守護重要的人啊。』
『因為你的幸福,就是本大爺的幸福嘛。』
我愛你。
這三個字勝於一切言語。
然而,在尚未說出這句話時,他所愛的人已經不在了。
而「永遠」,卻是無法實踐,虛無空幻的諾言。
到最後,那個人還是不願意跟自己說實話。
到最後,那個人還是說謊了。
「哥哥…你又…騙人了。」路德維希苦笑著,碧眸矇上一層薄漫漫的霧。「不過……」
會相信你的話,而且一直待在西邊等你回來的我,才是笨蛋吧。
有時候會想,或許那是場夢。
醒來的時候,你就會回來。
「為…甚麼呢…為甚麼不告訴我…你會被人處決?」
Ich liebe Dich.
我不會幸福,也無法再快樂。
因為,我的幸福…
在你閉上你螫人的血紅,永遠長眠於歷史之中時,已被你一併奪去了。
我已經沒法子再笑了…
「如果我說得及那句話…就好了。」
帶我走…
沒有你在的世界,只有我獨自一人被遺下來,又有甚麼意義?
「我…愛你…」
「你不知我多愛你…」
謊言所帶來的疼痛,已無法消去。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已經無法再聽到你的聲音了。



未完待續
找天寫後續//
這篇很短我知道阿XDDD(潛
要先去還稿債""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