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29獨普新刊SAMPLE2

【序章】
「基爾…你要…去哪裏?」
金髮碧眸的孩子羞澀地扯着同樣擁有金色髮絲的少年的衣袖,試圈阻止他的離去。
純白的長袍上刻着黑黝黝的十字符號。
條頓,條頓騎士團。那才是少年真正的名字。
被拉着的少年冷冷地悶哼了一句:「去任何地方也可以。」
我只是想逃離你身邊。
「不要…不要走…我求你…」
那是玩笑吧…
你討厭我也好…憎恨我也罷…但請你別離開我…
我只剩下你了一個了!羅德里赫他們只會利用我去達成自己的目的…他們不能信任…所以…求你別走。
孩子如此哭訴着,渴求少年別過身子,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只是,白袍少年沒有停下來。
「我就值得你去信任嗎,神聖羅馬?」
他拔起腰間的劍,把劍指向身後的人兒。
「我不能留下來,我必須離開這裹。」
「為…甚麼…」
劍鋒閃着冷酷的銀光,害孩子下意識地退後了腳步。
他跌坐在地上。
「基爾你明明說會永遠留在我身邊的!為甚麼要丟下我!?」
「別妨礙本大爺前進。」
為了變強…為了變得有能力去守護你…
我必須離開。
我必須成為國家。
我不會讓黑鷹的羽翼落下。
「待我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國家之後,我就會回來找你。」
少年把唇覆蓋在男孩的薄唇上。
所以…
等我…我的王。

————————於是,騎士放開了王的手。



一八○六年。
「好痛苦…好想把一切全都忘了…」男孩發出沙啞絕望的悲鳴。
那是一個混身是血的孩子。
「有誰來…有誰可以救我?」
咦…?
我明明這麼渴望忘記啊。我明明不想再記起和你之間的所有回憶啊。那為甚麼眼底會這麼熱…我又在捨不得些甚麼?…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不行…不可以這樣的…
假若在這時候放棄的話…就不能再待在你身邊了…
我不要…我不要和你分開。
我還想…待在這兒…被你守護着。
神啊…我求你… 讓我把一切忘掉,然後以另一個身份回來吧…
我好怕。
如果我再也不是你的王…你會不會不再愛我?會不會再一次離開我?
那麼到那時候…把我殺死吧。
就當是我求你了…只有被你親手毁掉…我才能死得甘之如飴…
基爾伯特‧拜爾修王特…
只屬於我一個人的騎士喔…
嘛…拜託你了…
當你不再愛我時…請務必把我整個人吞噬摧毁…
我只想你愛我一個而已。
這可是我以【王】的身份…所下的最後一道命令。
以『神聖羅馬』這個名字…命令『普魯士』服從自己。

『說你愛我。』


一八七一年。
那屬於日耳曼人光榮的顏色赫然退了色。
不管是淺金的髮色、還是湛藍的瞳色…
都永遠回不去了。
…我原本打算不讓你發現的。
因為,West…我知道你一定會哭腫自己的雙眼。
而且會哭得很難過。
不要緊,只要我能夠守護到重要的人…守護到你,要我整個人退色…也沒關係。
銀髮血眸也很帥,不是嗎?
別哭,我摯愛的你,這並不值得。
我不值得你為我哭…也不想看到你為了我而哭…
因為那是為了你。
失去自身作為日耳曼人的榮耀,並沒有失去『你』那個時候痛苦。
因為…West,我是那麼的愛着你…
你是我整個世界。

『你是我整個世界。』
他的兄長這樣對他說。
温柔的、纏綿的說。
温柔得令他想哭…
說謊。哥哥你說謊。
你在騙我,對不?
他不得不這樣想。
如果我真的那麼重要…那為甚麼你會喚我別人的名字?
我並不是那個神聖的人。永遠也不會是。
————由一開始,我就輸了…我只是供你回憶過去的替代品…
我想…我快要放棄了…多少年了?我還是沒法子取代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
原來你心裏最愛的,
始終是異端的那個他…




【第一章‧你既是王,亦是我的…】
————如果要用顏色去形容你…那,會是怎樣的顏色?
鮮明的?抑或陰暗的?還是屬於日爾曼光榮的色澤?
不…這些都不是。
你…該是穩重的普魯士藍。
那是你最喜歡的顏色。
打從你回來那天開始,你就理所當然地待在我身邊,從來沒有離開過…
一直…也在保護我。
以騎士的身份。
你高傲的笑容、揮動黑鷹旗幟的背影,金色耀眼的髮色…我也很喜歡。
你知道嗎…
我愛你。我愛你的一切。
比任何人也更愛你…
我完全無法想像你不在身邊的感覺。
假使有一天,你又要扔下我離去的話…
我要怎麼辧?
我一定會無法活下去…
假若這麼重要的東西終有一天會離開…
倒不如…在我還沒有深陷之前,先離開好了…
那,在真正離別的時候…就不用受到傷害了。
對不起…請不要擺出一副快要哭的表情看著我…
我會哭的。
…原諒我用這種方式離開你…原諒我的自私…原諒我…
再見了,我最愛的人啊…
我是那麼的深愛着你。
我好痛苦…好想把一切全都忘掉喔。
不想再記起你那時的表情…
對不起呢…

在粼粼波光中,男孩一直也在墜落…一直也在往下沉…
在這片汪洋之中,他只看到一片無盡的藍色。
而這一片藍,重重的把他抱住。
泡沫一直在聚在他的鼻咽,不讓他呼吸。
「嗄呀…嗚…嗄呀…」
好難受…呼吸不了…這樣子…真的死掉了嗎…而且居然是因為溺水這種可恥的理由…
不甘心…他真的好不甘心。
他才剛出生不久…
為甚麽…沒有人來救我?
大家都沒發現我不見了嗎?
男孩冷笑着,不帶一絲感情地。
說甚麽德意志聯邦很重要…是一族最重要的存在…
原來是騙人的嗎…
是的。我只不過是第一帝國的代替品…只是為了整頓失去君王的日耳曼人的存在。
為了我等日耳曼人的榮耀,我必須犧牲自己。
這是必然的。
這時,他聽到兩把屬於小孩的稚嫩嗓音。
『我由公元九百年前開始便喜歡你了…你要等我回來啊!』
『我會等你的…你一定要回來…一定要啊!』
然後,他眼前出現了一些怪異的影像…他看見一個跟七個蘋果差不多高的男孩正在跟一個女孩吻別。
這是幻覺吧…這兒可是水底吶…
可是,那個人令他相當在意…
金髮碧眼…是純種日耳曼人的外貌特徵…而這,往往也是日耳曼民族君主的象徵。
最重要的是…那孩子跟他的樣子,像得就如鏡子的倒影一樣。
男孩望向另一自己,目不轉睛地。
你為甚麼長得跟我一模一樣…?
為甚麼…明明在向所愛的人表達愛意…眼神卻不是停留在他身上?
你在看著誰?是一個…比所愛的人還重要的存在?
抑或,在那遙遠的彼岸的另一端,才是你真正愛的人唄?
『絕不可以…記起來…』
絕不可以…絕不可以…你絕不能把那段過去記起來。
你必須遺忘一切和他有關係的事情…
這句話在男孩腦海中縈繞着。
遺忘。這兩個字讓他想到自己。
想不起來…
他並沒有誕生的記憶。
男孩伸出纖幼的小手,想抓住那些虛幻的影像。
「你是不…是知…道…我…忘記了的…記憶?」
在觸碰到「男孩」的手時,他那隻手被抓住了。
「嗚咿…誰…」
是誰來了?
「神聖羅馬…神聖羅馬!」
神聖羅馬?是第一帝國的名字呢…又有人把我跟第一帝國弄混了…
真好…即使滅亡了…仍然有人關心…
跟我一點也不像。
視線,變得模糊不清…
有人抱住了他,輕輕的,把他摟進懷裏。
這份不屬於我的温柔…
好溫暖…

「…嗯?」
剛剛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他會整身濕透的?難道說…
「你醒來了嗎?你嚇壞本大爺了…哪有小孩會整個人跳進萊茵河玩的!」
跳進…萊茵河…玩?
那跟自盡有甚麼分別?
如藍寶石一般閃爍的瞳色、耀眼的金髮。這些也是小孩再次張開雙眼後第一樣看到的東西。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眸子。
…既熟識,又陌生的五官。
「抱歉,請問…」他走到男子身旁,問道。
你是誰…為甚麼要來救我?
「來找無家可歸的小孩子回家…你不是被那個娘娘腔的笨蛋少爺丟了出來嗎…」
「娘娘腔少…少爺?」
這個人說的是…羅德里赫先生嗎?我真的好像…是被他…丟下萊茵河的…
「喂…到底怎麼了?神聖羅…」
「你剛剛想說…『神聖羅馬』?」
男孩臉上出現了妒意。
又是第一帝國…
「不是…不是…我不是神聖羅馬!是德意志邦聯啊!」他以乾澀沙啞的聲音反駁着,眼泛淚光。
我不是神聖羅馬!是德意志邦聯啊!
不是甚麼代替品…不是甚麼傀儡…
是有思想的國家!
我是確實在這裡世界存在著的…
可為甚麼我非得跟神聖羅馬牽連到關係不可?
長久以來一直也不敢說出來的話,一下子全都湧了出來。
「為甚麼…為甚麼大家也把我當作神聖羅馬的影子?為甚麼我要當他的替身,你告訴我啊!」
『條頓…你告訴我…為甚麼大家也把我視為一統日耳曼的王…為甚麼要喚我做王…我明明沒有那個資格!』
「被這樣盲目的忠信着…好辛苦…我不想…不想再做甚麼一族的希望了…」
『只是為了存在而生存着又有甚麼意義…?我不想再當日耳曼的王了…』
男子默默地脫下身上的大衣,把它圍在男孩身上,他沒有責備男孩,只是溫柔地親吻男孩的髮絲。
「小心冷倒…本大爺知道了,別哭…你叫甚麽名字?」
「德意志聯邦…才不是第一帝國甚麼的。」男孩用力地說出自己的名字。
「德意志聯邦…這個名字蠻奇怪的…讓本大爺替你取個新名字好了…路德…就路德維希吧?」
不過本大爺喜歡叫你做West就是了。他接著又補充道。
「差點忘了介紹,我是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條頓…不…正確的名字是普魯士。」
普魯士,男孩聽過這個名字。
————那是一個作為騎士守護日耳曼王者的國家。
但是,對比男子的身份,男孩對男子剛才所說的話更感興趣。
「West…?」
「嗯,因為你是在萊茵河的西面遇溺的,所以就叫West…以後你便是本大爺的弟弟了。」
「弟弟…?」
「本大爺就是為了成為你的兄長大人才來的!」
弟弟…嗎…
自稱德意志聯邦的男孩眨了眨雙眼,努カ消化著這個新學會的字詞。
那不是娃娃與奴隸的同義詞。
那,這個人就是我的…「哥哥」?
好安心…好溫暖…男孩這樣想。
終於…不用再被視為代替品…終於…能被正視…
「那…我以後就叫哥哥你做基爾哥哥吧…可以…嗎?」
「隨你喜歡吧…West,你知道嗎?」
德意志聯邦就是德意志邦聯,神聖羅馬就是神聖羅馬。
你們不是同一個人,是有分別的…
所以,你無須為了這點小事而哭。亦不需要勉強自己在別人面前笑。
難過的時候就哭出來,高興的時候就笑著。
…我會保護你的。
聽到這句話以後,淚水更放肆地從男孩雙眼湧出來。
他等別人跟他說這句話,已經很久了…
終於…有人願意承認他的存在了…
或許是哭累了的關係,男孩開始感到有點睏。眼皮變得很重、很重,重得快要蓋過瞳仁。
「睏了嗎…來…本大爺把肩膀借給你睡。」
「嗯…」
他虛弱地靠近男子,在失去意識前,他問了男子一個問題。
「哥哥…」
「怎麼了?」男子向他溫柔地笑着。
「為甚麼你會出現在這兒…我在這之前…認識你的嗎…」
語畢,他便像個白瓷娃娃一樣,淡金色的眼睫毛動也不動。
男子知道,這個自稱德意志聯邦的孩子已經睡了。
他走近男孩,輕撫那張天真的臉。
金髮碧瞳…跟「那個人」一樣,是純種日耳曼人。
很像。
不論語氣、外貌還是性格,都跟他唯一效忠的王如出一撤…就連那雙傍徨無助的眼珠子也一樣…
男子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男孩跟他的王,很可能是同一個人。
「本大爺一直在等你…一直也很想再見你…」
好想見你…每天…也很想見你…
神聖羅馬…
「在你消失了以後的這些年裏,我一直在尋找著你…」
當你上司放棄神聖羅馬帝國帝位、你在城堡失去蹤影,當所有族人也以為你已消失不見的時候,只有我一個堅信著的沒死…
『神聖羅馬…你在哪裏…出來吧…神聖羅馬…!』
一直、一直搜遍整個城堡。
即使在最後還是無法找到你,我還是相信着。
我相信你不會丟下我一個人…
因為,你是我的王啊,王是不會丟下騎士的。
現在,終於能夠再見面,我終於…再見到你了。
可是…
男子緊抿着唇,用力的咬着,直到血絲沿著唇邊吐出來。
『我認識你的嗎?』
你卻把一切也忘了。
他抖着嗓子,把話接下去。
「你已經忘了本大爺是誰了…對不?」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聲線一下子變了調。
背負整族的命運,這個負擔對小孩來說,未免太大了吧?
「你會永遠…留在我身邊的,對吧?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
可悲的孩子…忘記,也許會變得更幸福也說不定…
但請別忘了…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的位置。你是日耳曼人的王,這一點永遠也無法改變的事實。
本大爺絕對不會再讓你消失。
即使你把過去的事全都遺忘了…本大爺唯一忠誠的王,永遠也只有你一個。
「放心好了,我會令你成為真正的帝國…不會再讓你受到如三十年戰爭般的痛苦…」
我會讓你君臨天下。
我會讓你成為泱泱大國。
我不會再離開你…
以我自身的日耳曼鐵血為誓。
「這次…我不會再把你讓給別人的了。」
所以…所以…
可不可以,不要再像那時一樣…離我而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