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獨普】Amethystine Buds

Clematis本篇後續的番外篇,晚些會再附上關於角色們的補充設定。(會看不懂的
對於這個故事,我的感想就只有:想寫的東西實在太多,結果寫得不夠平衡(ノД`)・゜・。

那麼,文章內收喔w

    「歡迎光臨~一位對吧,那一邊有位置喔。」

    穿著蛋糕店制服的女生用甜絲絲的音調朝眼前的青年說,只要有稍為留意就不難發現女生的臉頰泛著一層淡淡的紅暈了,可身後的那一位顯然完全不把她放在眼內。
   
在正前方的「前情敵」,青年隨即露出一副極度不屑的表情,但那也只不過是維持了數十秒而已。他可不要在戀人面前擺出一副臭臉,那樣的話,那個對周遭事物過度敏感的人,絕對又會以為發生了什麼事了。

    他可不想被人用一張不安的臉「拷問」。

    「那麼,如果先生需要點餐的話只要喚我們就可以了喔,我們今天的下午茶餐有沙架蛋糕配熱紅茶,是店長特別推薦的那一種呢。」服務生在領基爾伯特走到座位後,便額外熱情地遞上餐牌,視線離不開對方觸目的銀髮。「假如你比較喜歡苦一點的口味,配黑咖啡也可以啊,只要找我們就行了。」

    「謝謝你,不過可以先麻煩你給我多一份餐牌嗎?我在等人,我想如果只有一份餐牌的話會有點不方便,畢竟對方和我喜歡的口味差很遠,如果我點了些他不喜歡吃的東西,我一定會被他宰了的。」他合上雙手,一副懇求對方的模樣,甚至故意露出載上指環的無名指。「麻煩你咯。」

    事實上,今天他其實約了路德維希在做完兼職後一起去逛街,順便充當約會,只是他卻不經意早到了半小時,在蛋糕店外面站半小時又會被人質疑,與其讓事情變得這麼難搞,他寧願花點錢在他工作的地方等他下班。

    在戀人工作的地方等對方下班可是宣示主權的好方法,他可沒笨到忘記這一點,雖然被對方知道之後又會被碎碎念,但他還是想做些什麼去「解」開自己之前那一個「結」。

    前陣子,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

    因為路德維希總是很晚才回家,而自己又習慣了等對方回到家才一起吃晚飯,所以每當他回到家時飯菜也冷掉了。再加上他往往露出一副下一秒累斃也不奇怪的表情,所以在他一句話也不肯說出來的情況下,他暗自決定要偷偷跟在他身後了解清楚,看看他是不是隱瞞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連身為兄長的自己也不知道的事。

    關心戀人的身體狀況可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他用這個「光明正大」的理由說服了自己,然後挑了一天去跟蹤自己唯一的親弟弟放學。那是他第一次來到這家蛋糕店,因為那時候他喬裝了,所以店員們認不出他也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情吧,更何況他本來就很少光顧這種店。

    當他知道弟弟幾乎夜夜晚歸是由於外出做兼職的時候,他也沒察覺到什麼奇怪的地方,可是,當他看到一直也有個女生跟在他身後最後甚至發展成他送她回家之後,他卻想收回前言了
   
後來,他還因為這件事而跟路德維希吵架了。

    「我想我們還是分手吧。」,他是這樣

    最後,這個小小的誤會當然被解決得漂漂亮亮但他可不想再想起自己所做過的蠢事
經過那笨拙得教他無法忘記的一夜,他好像發現了一件相當「不要得」的事。

    或許…只是或許啊。
或許,路德維希在自己心目中的所佔的位置,比他想像中還要多。

  一直以來也是由對方採取主動的(無論是表白還是和好),所以,這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在這三年裡這傢伙居然變得那麼有男子氣概害他都有點動搖了。

    『你是那種戀人變心,就會把他殺掉,然後自殺的人嗎?』

    想到另一個被自己當作弟弟的人說的那句話,他不由得想得走神,差點以為自己又回到那一天了。

  『我以為,你又要消失不見了。』

    說到底,之所以會發生這種蠢事,是自己不夠相信對方的緣故吧。

    ……果然,在現階段叫他別隨便胡思亂想,還是有點困難。

    雖然事後路德維希已經嚇得把什麼也招出來了,但他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只是不對勁的可不是路德維希而是他。

    明明路德維希只是想儲點錢買點禮物送給自己而已,為什麼自己的腦海裡會出現那麼多可能性?根本從一開始就沒有這一個必要啊。如果自己有東西想買又不夠錢的話搞不好也會去找兼職做(畢竟當學校教學助理又不能領太多薪水)到底為什麼自己在那時候要懷疑他跟另一個她有什麼曖昧關係?連他也想不通。

    現在回想過來,那時候的自己還有夠莫名其妙。不過自從路德維希在蛋糕店當兼職的事曝光了以後,他常常也會帶一些店裡賣剩的蛋糕或者甜點回家,所以即使因為他倆之間欠缺溝通才出現這些不必要誤會,也沒關係吧。

    聽到他親口把在做兼職這件事說出來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也想太多了。既然小菲尼也不過是奉命()不能把這件事說出去,看來自己真的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了。

    你以為…我花了多少時間才成功令你接納我們現在的關係?我原本還以為你很易察覺到我對你的感情,可是你居然在那一吻之前也沒有任何頭緒……哥哥你實在太遲鈍了。他邊抺乾自己身上的水珠,然後輕輕吻了一下他的耳根。你真的壓根兒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嗎?

  即使知道那是對方精挑細算才拼到出來的肉麻句子,可是,在那種丟面的情況下,他無法說任何反駁的話語。

    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提醒自己一直也想把這份感情看得很重。他知道,過去那三年路德維希冷淡的語氣並不是衝他而來的,而是關心的表現。就跟過去的自己和那個人一樣。

    他是知道的,卻又往往假裝毫不知情。

    自己才是最過分的那個吧。自己一定在一個不知的時空裡讓路德維希受傷害了。
結果為了補償這個錯誤……就演變成他等他下班再一起逛街的局面了。

    不過,像現在一樣在他兼職的地方等他下班也不壞啊,既可以吃很多很多好吃的蛋糕,又能打發放學後的時間(教學助理的工作相對上真的輕鬆得多),所以他才會說,就算比約好的時間早到了也不會有任何問題,而且這裡的紅茶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喝。

    記得在他對自己坦白那一天,他有問過這個問題。

    『附近明明還有很多不同的店,為什麼West 偏偏要在蛋糕店做兼職賺外快啊?我還以為你不喜歡吃甜吃。』他待在他溫暖的臂彎之中,像在索取對方體溫一樣,蹭著他平坦的胸膛。『還是,你其實也想找機會認識女孩子啊?West你長得那麼帥,根本不需要擔心這方面的問題……』

    『哥哥你吃醋嗎?』

    『你才吃醋啊!本大爺只是好奇而已!是好奇!』

    『……我的確是不喜歡甜吃,那家店的薪水也不是特別吸引,可是,哥哥你喜歡吃甜吃吧?』

    不是有一句話說,要留住一個人的心,就得先勾住他的胃嗎?他挪開視線,沒有看著自己的眼睛,用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聲線跟自己說這句話。

    那時候,他就在想,即使外觀在這三年間改變了,但路德維希終究還是自己可愛的弟弟。

    自己還是和以前一樣拿他沒

    「麻煩你我想要一件黑森林蛋糕,我喝巧克力就可以了。」

    「好的,那麼另一位呢?」

    「他啊,先點一份抺茶蛋糕就。」

    服務生離開以後,他無聊地把玩著自己套上指環的手指,沒有再說話。

    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跟你約好八時在圖書館那邊等嗎?驀地,一個跟剛剛的服務生穿著同一系列制服的男生走到他的座位旁,以疑惑的目光注視著他「現在才剛過了七時不久啊……」

    「少管我,我只是來探班的。」他鼓起腮子,眼神充斥著不滿。「我可是把學校的東西幹好了,餵好那群小動物才出門的啊?而且我還換了衣服,就算在這附近碰到同校生也不怕,你不用擔心,回去工作啦,我在這裡等你下班。」

    我又不是沒有等過你一起回家,你就別那麼在意啦。

    他笑著對他這樣說。

    「……你一個人坐在這裡不會無聊嗎?」

   路德維希的眼神裡顯然帶著一絲憂慮,不安地看著自己的大哥。

    「都說沒有問題了!無論要待多久我也會等你,聽懂了沒有!」

    「知道了……」

    「而且我這樣做是為了你們的營業額著想啊,我有點蛋糕,連你的份也點好了啊。」他指了指對面的位置,示意路德維希坐下去。「這一頓我請客,所以待會看電影的門票錢要由你付啊~!」

    「……其實你只是想說最後那一句吧。你再等我一下,我回一回去收拾一點東西就能走了,今天早放。」他歎了一口氣,寵溺地看向他。「總之,謝謝你的蛋糕,哥哥。」

    「不用客氣啦!那你快點回去!順便把蛋糕拿過來!你哥我餓了。」

    「知道了……你再等一下。」
   
來來回回的繞了一大個圈他好像又回到了原點還是回到那個人消失不見、回到那個自己掉下去的地方。
   
不過。
   
這一次有人抓住了他的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