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Gingerbread man at doomsday Part 1

あなたが死ぬそのまさに一日前に
僕の息を止めてください 
これが一生のお願い

————RADWIMPS《25コ目の染色体》


因為這篇的篇幅太長,一次過看完的話會有點吃力,所以我把文章分成了兩半。
由去年末寫到將近白色情人節,終於也把這篇寫好了,我寫文真的好沒效率(。´-д-)
然後,雖然又不能把這篇當生日賀文了…不過換頁桑加油!!!我用這篇來替你集氣!!!!
等我考完了我就來台灣找你玩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那麼,Part 1內收。

僅致 親愛的聖誕老人先生
   
你好我是路德維希已經很多年沒有寫過信給你了你最近過得還好嗎
   
今年的聖誕節我和兄長也在戰場上由於我倆負責的戰線不同而且從他在和我分開之後、直到目前為止也還沒收到他的消息他也不曾聯過我敵方說聖誕節就應該停戰一天好好享受節日氣氛……可是我就是放心不下天知道我哥會不會收不到這個通知呢。
   
雖然我曾經罵過友人「不論戰場上發生什麼事都不要自亂陣腳」唯獨那個人的事情讓我很想收回這句話。那個人不會成為我的負擔相反他總是在戰場上幫了我很多忙有好幾次也是因為他豐富的作戰經驗才能讓一切化險為夷只是我不希望他再因為我而受傷了。
    所以你收到這封信請你務必實現我這個有點貪心的聖誕願望。
   
————我希望在將來無數個聖誕節裡也能夠和那個人一起平安渡過。
                                                                                       
一九四X年年末
                                                                                                     
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 上

                                                  *        *        *

   
基爾伯特把雙手交疊在胸前將身其他部分收進一件比自己身型還要大一點的外套裡獨自在這不太熟悉的大街上徘徊著
    眼前一切建築物也整齊地覆上一層白在斯圖加特的街道上遠遠就能看到聚集在聖誕市集前雜沓的人群。事實上這個情況已持續了整整一個月可人潮卻完全沒有半要散去的意思。
   
沒錯是聖市集而他本來在好幾星期前就已和路德維希約好一起聖誕裝飾和特色小吃了要不是弟弟在這幾天爽約、一個人跑了去法蘭西斯家工作他也不會特地由柏走到斯圖加特消氣(能一氣之下往南跑去斯圖加特「渡假」看來基爾伯特這次真的氣到極點德維希恐怕要花更多功夫才能哄回他了) 所以說一切都是路德維希錯。
    「可惡……簡直豈有此理那臭小子居然真的把我一個人丟在家裡走著瞧吧我不會讓你好受的你回來之後就自己弄聖誕大餐吧
    每次也只會向自己開空頭支票說假日想兩個人一起逛街什麼的又在自己滿心歡喜時將所有諾言都打破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也不知德維希這種「習」是從哪裡學回來的了該不會是巴伐利亞那群混帳教他的吧。
   
奈何自己每次也會相信這些騙小孩的把戲而跟弟弟和好看來他也需要反省一下這點。
   
就算心裡也很清楚以目前歐洲的局勢而言要讓那個工作狂有空陪自己近乎不可能爾伯特很期能和路德維希一起出去玩的於是乎對對方的不滿就更深了。
   
既然早就預測過自己到最後會接到突如其來的額外工作或來自其他國家的求救訊號那為什麼最初要答應自己呢還是說在他心目中工作比起一家兩口三犬一鳥(或許說成「一家六口」會比較好)的相處時間更為重要所以約定之類的可以口頭上說過就能了事
   
如果說自己是路德維希的戀人、兄長那工作就一定是他的情人吧。
   
當然基爾伯特也很清楚一切只是自己單方面拗彆扭,但每當腦袋冒起這個想法他就沒法阻止自己繼續鑽牛角尖
   
於是為了防止自己再胡思亂想、甚至進一步演變成傷害雙方感情的鬧劇在弟弟出發的同一個下午他以「散心」為由向上司申請了休假三天也許是擔心自己的身體因為工作壓力太大而出現毛病的緣故吧上司居破天荒准許自己放假(最近國內國外的問題實在複雜得有點過要是他倒下了留下來處理國務的人手也會相對減少在這個非常時期裡大概上司並不希望這個情況發生吧)
   
雖然他曾想過路德維希會不會因為自己倒下了而留下來照顧自己但當被丟下的強烈意識越來越強他就已把這個想法拋諸腦後。
   
至於那個原本來自自己家的上司有沒有出賣自己在事後知會路德維希他就無從得知了。
   
現在已經是第二天的晚上。明天早上也就是路德維希回國的前一天他就得回去柏林。
   
跟往年比起來這年斯圖加特的旅客人數明顯少了很多很多也許是「末」恐慌做的好事吧人們都不去買聖誕商品害很多小商店也關門了「離家出走」的這段時間裡他也只買了些吃的回去不過這些帶動經發展的問本來就不在他的管轄範圍,所以對此他並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是自家國民鬧的鬼而已反正他又沒研過馬雅一族的文明。
   
他才不會連路德維希的工作也搶著完成。
   
末日嘛當他還只是個寂寂無名的騎士團時他好像從法蘭西斯口中聽過這回事。什麼金色毛毛蟲在二百年前吵著說要在世界終結前和他一起過簡直比死更難受……印象中那時他才剛出生不久耶又怎可能記得這些瑣事呢。
   
對啊那時候「他」也還在世這到底是多少百年前的事了。
   
末日毀掉的只會是人類的文明而不是國家本身國家即使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也未至於連軀殼也失去才對。所謂末日不過是針對人類而已。
   
現在的自己已經連「國家」也不是了末日對他做成的影響不會太大吧。
   
他的末日早在六十多年前已來過一次了而這個世界依然有他立足的位置。
   
可是……如果他說如果。
   
如果以後也見不到路德維希的臉時針回溯到那二十八年,停止不動那路德維希會變成怎樣他絕對會哭吧。
   
管那個沒半點浪漫細胞的死腦筋會有什麼行動反正他現在又不會馬上趕回家……在他回家向自己道歉之前他死也不會回去
   
「哎喲那不是普魯士先生
   
正當基爾伯特在想要不要買點什麼回家時他卻被背後的聲音叫住了。
   
他下意識地轉過身卻看見一個在市集旁有著一頭栗色曲髮的女生正在向自己的方向招手。
   
那是在一家自己很喜歡的餐廳工作的女生搬回家裡後到斯圖加特的次數並不高但因為那家店的黑森林蛋糕實在太好吃了所以他不消幾分鐘就記起對方的身份了就是想不起她的名字。
   
「好久不見了我就想為什麼在報導裡看不見您在德國先生旁邊原來您留了在國內處理國務啊……德先生最近還好吧真希望歐洲的情況能快點恢復正常呢也很擔心他。」
   
原來自己翹班會被國民認知為「留在國內處理國務」而不是「公私不分」嗎爾伯特還是頭一回知道這件事看來在弟弟的影響下他的形也不壞啊。他想了想笑著回應「你好。我弟他最近工作很忙啊…雖然也快聖誕節了也沒有時陪我而且還罕地爽約了呢本來今天他也會過來這邊的但是……你大概也知道原因所以就由我這個代理來買聖裝飾了待在柏林我也沒什可以幫忙的地方……倒不如幫忙處理私事更好我一點也不辛啊。」
   
論辛苦我遠不及那個工作狂啦。他笑著說臉部的表情卻緊繃了幾分。
    
巧妙地跳過自己跑來斯圖加特的最主要原因卻在說爽約兩個字時加重語氣恐怕連一個普通人也聽得出當中的弦外之音吧德維希你這次完蛋了爾伯特滿臉得意地想只見剛才和自己聊天的女生向他投來了佩服的目光沒有受他所說的話影響。
   
「這樣啊……說起來您也是來斯圖加特的聖誕市集玩的吧要到店裡坐坐嗎店裡有些酒可以拿來暖身子順道也帶一點回去給德國先生作慰勞品吧他一定會很高興的。」她不忘向基爾伯特推銷自己的店說。「而且為了令德國先生放鬆而特地到這邊買東西回柏林那就證明普魯士先生您是個關弟弟的好哥哥又怎可能扯他後腿呢您想太多了喔。」
    「天知道那傢伙在想什麼……那麼就麻煩你了,我也有點渴還有我想帶一個蛋回去可以嗎塗滿巧克力醬的那種
   
「欸可是店裡只剩木頭蛋不要緊嗎而且搞不好德先生已預備了。」
   
「沒關係店的蛋好吃得足以拿『本大爺榮譽獎』啦那小子也不會介意吧。」
   
「那麼我現在就回去準備今天店裡還有很多位置在等待期間就請您隨便坐吧不用跟我們客氣的。」
   
面對這位重要的客人她在把他領到店裡後就不見了怕是去了拿蛋糕吧。
   
而基爾伯特亦把背包放下便找了個位置就坐下了。
    
果然連這兒也受到那個傳言影響吧幾年前和路德維希一起來吃蘋果批時這家店幾乎座無虛席如今卻還剩三分之二的座位這個反差也未免太誇了……雖然他很想欺負路德維希好好實行他的報復大計不過回去後還是和他說說看吧這個情況持續下去或多或少會對他倆的健康狀況做成影響。
   
察覺到自己又不自覺地想到路德維希而令耳根發熱的時候那個女孩已經帶著一個大大的盒子跑回來了。
   
在離去那家店前爾伯特一直看著牆角的裝飾用聖誕樹。
   
這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在德南部發生的一段小小插曲。

                                                  *        *        *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國時間上午九時三十分。
 
    回到熟悉的家後他就發現家裡有什麼不同了。
   
……當然這並不是指兄長沒有出門迎接他這次畢竟是自己理虧在先所以接下來基爾伯特會如何刁難他他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只是看這場持久戰會拖到什麼時才完結。
     
「今天由你們看家嗎吃了東西沒」路德維希蹲了下來摸了摸愛犬的腦袋差點忘了要脫掉西裝外套只見牠們興奮地搖著尾巴一副想回答主人問題的樣子牠們看起很起勁但沒學習過狗語的他當然聽不懂牠們在說些什麼只好繼自言自語。
   
玄關除了自己飼養的小動物外還有一隻黃色的小鳥。
   
假如他沒有記錯這隻應該是肥啾…二號吧好像是這喚牠的。
   
或許是注意到路德維希的視線那隻鳥倏然從餐桌飛到他的肩膀上那細又尖又細的鳥啄似乎還咬著一張字條。
   
「……
   
接過字條後德維希馬上就認出兄長的字跡。
   
【你好我是肥啾二號。主人說他不要和負心漢說話所以叫我轉告你以後再爽約就不要回家以上。】
   
負心漢……情況有嚴峻到這個地步嗎
   
「是啊……你是哥哥派來的代表嗎」他看著吱吱叫的鳥兒不禁苦笑。
   
也就是說還在生氣吧至於他在氣什麼……他大概也猜到了。
   
還記上次突然被上司通知要到菲利奇亞諾家的時候他花了近兩星期才洗脫了偷吃的嫌疑也是突然安排不了假期、而他又以要有人看家為由不許兄跟過去但這次的對象還要是那個變態大國他也不知道應怎樣做才能得到兄長的原諒了。
   
要是他懂得和動物溝通就好了一定會好方便……
   
原本在電視旁空出來的位置放了一棵佈滿彩帶的聖誕高度應和路德維希差不多,樹上還掛滿了裝飾長的手一點也不巧花了很多時間才把這棵樹佈置好吧而且他在歸家途中還聽說兄長在昨日之前也不在柏林境內換句話說這應該是兄長撤夜趕工完成的作品。到他在回家後有沒有好好休息過啊帶著些許疑惑德維希還是朝走廊的方向呼喊。
   
「我回來了哥哥你已吃過早餐了吧抱歉沒法和你一起去買聖誕裝飾在客裡的是什…
   
「不要問我還有在你好好反省過來之前你別跟我說話
   
聽到階梯傳來的回應後德維希就知事情的發展和自己的預想相差不遠。
   
看哪兄長果生氣了。
   
無論每年聖誕節工作有多繁忙也好他倆也會一起去聖誕市集買東西但今年他卻沒法遵守這個不成文的協定爾伯特會生氣也是沒辦法的事。早知道法蘭西斯會抓住自己不放就不去他家好了這次恐怕要花點功夫吧。
   
搞不好法蘭西斯就是抱著看戲的心態玩弄他們才把自己叫到他的家。
   
還好基爾伯特沒有把「離婚」這兩個字也搬出來……不然他就要改變作戰策略了要打動前軍國從來也不是一件簡的事但他才不要在這些小事上輸給他德軍必須在這場「戰役」上大敗普魯士軍不可。
   
這可不單單是面子的問題還關乎他倆的終身幸福。
   
接下來他應先讓兄長冷靜一下還是漠視他的警告直接到他房間說清楚比較好但是拖得越久就越難哄回他了…這可是他從過去多次和這個人吵架所累積回來的實戰經驗就算是對方無理取鬧在先結果也相差不遠。
    在考慮下一步應該怎樣做的時候德維希再次把視線落到客廳中央。
   
「嗯這個……」
    看著聖誕樹上的掛飾德維希旋即露出一副「要敗給他了」的表情。看來他要預一個更漂亮的攻勢還擊了不然吃虧的可是自己
    「哥哥你這樣分明就是放水嘛……」
   
他強忍著笑意地解下領帶然後對著空空如也的餐桌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