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獨普】Brilliant Days(real ending of Blue Dye)

一個我拖欠了兩年的結局(我賭現在的讀者群裡應該沒人看過《藍染》吧www)
雖然事隔兩年才寫這個正傳後的真正結局真的有點過份……(滾)但我終於也能了結一個心結。
因為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這本,所以一直也在內疚自己因為時間分配不好而用BE來混。
不知道有沒有人記得這個故事,但假如你看過這個故事,希望這篇能勾起你丁點回憶,畢竟年代真的有點久遠了,我不確定有沒有人由那時候就看我的文章…應該也沒人記得這本本應是雙線結局(´ノωノ`)
賣一下廣告,《渲白》半年後就能和大家見面了,請大家期待這個所謂續集到底會寫些什麼吧!


那是我對於獨普最美好的回憶,永不褪色。



  I tried my best to recall my memories, but I still forget who you are.

  Brother, my dearest Ludwig, if you cannot find any methods to let me recall you , please ...

  那是,他和他之間的約定,而他,顯然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把遵守那一個諾言。只有千萬分之一的機會才會出現的奇蹟根本就不可能以那麼容易的方法發生在他倆身上。

  或許,東西之間那道高牆倒下了,已經花上十萬個奇蹟的份量。如果到時候路德維希無法下手,那就由他自我了結就好。
   
他本來,是這樣想的。

  自己製造出來的問題,本來就應該由自己一個解決,而不是倚賴﹑甚至麻煩到自己最重要的人。所以,令那個人傷心難過,變得和跟自己一樣無法自然展露笑容的「自己」,絕對是無法得到寬恕的吧。

   『不要忘了誰是騎士、誰才君王本大爺是你的騎士守護你當然是本大爺的職責吧你給我乖乖待在這裡不要動讓哥哥把會傷害到你的人除掉我的主子。』
  
West你是本大爺最重要的寶物。』
  
『我不能失去你。』
  
『路德維希你是我的生存意義啊。』
  
『我只會害了你。』

  在最初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

  自己的存在,只會害了路德維希而已。於是,在意外把一切想起來的那一天,他帶著從廚房偷偷拿走的刀子,打算在充滿他倆回憶的矢車菊園作一個了斷。
   
路德維希身邊總是有很多人包圍著即使自己不在了,他也不會感到孤單。
   
就算再也不能感受他的體溫,就算只能像背後靈一樣守在他身邊,自己也不會後悔。
    
沒所謂,不要緊的。
  就算明知道被留下的人那種痛苦,那一刻的自己確實有這一個打算,也沒有任何打消念頭的意思。

  可是到最後,那個最壞最壞的喜劇收場,終究還是沒有發生。 
       
他的自私行為被阻止了。

因為,路德維希在最後趕上了因為,他用一副快哭到崩壞的樣子,喚著自己的名諱,那是他在失去意識之前聽到的聲音。
         
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在家裡的床上了,還沒有適應光線之前,就已經被某人抱住了。 
         
牢牢地抱著。
        
「痛路德你壓到我的傷……」

  「……你不是說過不會再食言的嗎?騙子。」

  騙子。他說。

  明明不原諒我也可以,明明,不相信我,我也不會怪你。

  「欸,我還以為見不到你了…你怎麼趕上了…」

  為什麼,你要哭呢。如果我消失了,你應該是最大受益者吧?為什麼。我根本就不值得你那樣做。

  「因為,你每一句話也沒說就不見蹤影的時候,往往都是打算做什麼危險或者我不喜歡的事,要不是法蘭西斯告訴我你去了他那邊,我還以為……你消失了……」
        
看來這次他被自己的損友出賣了,可是唯獨這次,基爾伯特很想跟他說句謝謝。
         
因為這個人,結局被改寫了,徹底地改寫了。
        
一個沒有任何人被留下的結局。

  被留下來的人,才是最可憐的一群吧。因為另一群自以為犧牲自己就能改變世界的人,而被永永遠遠的推向陰霾所在的最深處,再也走不出來。

  「就算我消失了,我也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啦。」彷彿忘了胸口的疼痛感,他微微傾前了身子,把臉靠在弟弟肩膀上。「人類啊,不是有些傳說,說死去的人不是變成天上的星星默默守候仍在世的親人﹑摯愛,就是成為幽靈,靈魂一直在最愛自己的人的身邊徘徊不散嗎?雖然我不知道國家滅亡與這些傳說有沒有關係啦,可是,如果這是真的話,我的靈魂應該十輩子也離不開你吧。」

  這個身體,還有這微弱的心跳,也是你分給我的。

因為我推開了那道牆,所以,才會連累你跟我一起身體變得虛弱吧?以前的你,才不會那府容易感冒,絕對是因為我的事情而把我身上的「病菌」一拼傳染給你了。

  你當真認為,我能這樣若無其事地繼續待在你身邊嗎?
我不可能辦到的。

  要是,你因為我的關係而倒下來了,那麼你要我如何是好?你跟我不一樣,我的胸口已經不會再跳動了,實在的軀體也失去了,所以就算發生了什麼事也好,我也不用跟任何人負責任。
   
但是,West你跟我不同,你,還有整個民族要去照顧。

  你只要連我的份好好活著就足夠了。

  作為本來就不應該繼續存在的幽靈,我才不會去定什麼目標給自己去達成。

  太貪心的話,可是會令重要的人不幸的。

  「幽靈,根本連可以回去的地方,也沒有啊。」他看向自己染滿鮮血的傷口,臉上掛苦笑。「你看,連矢車菊…也染上紅色了。」

  矢車菊在說謊。以藍色作自己的保護色,不讓人接觸自己的騙子。
        不應該存在的東西,會成為別人包袱的東西,由一開始就該消失,不要佔據別人的位置,就跟他一樣,這個世界已經沒有能讓他立足的地方、可以回的家。
   
路德維希只是默默地看著基爾伯特也沒說。

        更何況,這裡,已經沒有我能待的地方了。他舉起手指,指向戀人心臟所在的位置。不要用那樣的表情看我,我不是那個意思,絕對不是不相信你啊!
       
我只是不相信自己罷了。

        你看,無論我的記憶有沒有恢復也好,我也只是一個令你難過困擾的存在而已。如果我不在了,令你難受的東西也會相對減少,對吧?

        我這樣,也是為你好而已。

        「是誰說你令我困擾的,哥哥你未免對自己太有信心了……你果改掉自視過高這個缺點嗎。」路德維希垂起眸,露出一抺苦笑。「你應該要給自己多點自信的地方,不是在這方面。哥哥你應該要相信沒有你的世界真的會停止轉動的,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沒錯。」

        失去你的世界,對我來說,根本就毫無意義。
       
你不在了我也不會活下去。

        別那麼自私好嗎?還是失去記憶的副作用作祟,所以你忘了我們再會之前,我們要多辛苦才能跟對方碰上一面嗎?
       
不過是短短一年時間就要我再放手這樣也太不負責任了。

        West 你啊……太溫柔了,好容易令人誤會。」

        「我連把你接回家後最想做的事也還未,你不會以為我會就這樣放棄吧,你太小看我了,哥哥。」

        他痛惜地撫了撫他的手背,然後閉上眼睛,吻著他的後頸

        還好他在最後趕上了,不然,他實在無法想像,失去這個人的世界會變成怎樣。 
       
一定會連黑白兩色也不再存在了吧。

        「……我可是騙子啊。」

        「那麼,你就把我當成一個少腦筋的笨蛋就好了,居然會相信你打算守諾言。」

        「我這些叫做體貼,儘可能把自己對你造成的負面影響減到最少,懂得為戀人設想的人可是少之有少的啊。」 
        
「……我以為我已經夠珍惜你了。」

         我沒有忘記。

我還記得,再見面那天你臉上的表情。印象中,你從沒有哭得那麼厲害過,你的眼淚卻因為我的緣故而溢出來了。 
        
每一次也是因為我戰後赴傷回來的時候,設立波森走廊的時候,47條法令頒布的時候,決定代你到東面的時……這也是。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幻想自己能和你再次生活在同一個家裡了,也許在你踏入凡爾賽宮那刻開始,我就知道在不久的將來,我會以一種方式在世界之中退場。撫心自問,我從沒想過自己能和你生活一起生活那麼久,可是,「普魯士」現在已經是專有歷史名詞了,就連我本身也不知道自己是怨靈還是什麼東西。

        我原本可是打算在跟你再會之前,就帥氣地消失到一個你找不到的國度的,你居我的大計

        和你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對我來說也許太幸福了,一點真實性也沒有,就連再次回到個家,也活像作夢似的,令我不敢去想自己不在了之後你會過著甚麼樣的生活。

        你說,不要把我的身體狀況告訴任何人,把它當作一個只有我倆才知道的秘密,我其實也沒什麼意見,反而覺得能和你維持這種共犯關係,實在太好了。

        告訴你啊,West,其實我真的好幸福。

        失憶。也許就是我再也不是國家、卻一直待在你身邊安然無恙的代價也說不定。明明已經不再擁有任何土地了,卻依然垂死掙扎,以這種傷害你的方式繼續苟且偷生。 
        
所以,我才會在這種看似最幸福的時刻受到這種懲罰吧。

        你從來也沒有說過,你「需要」我。你甚至還想過,要是我把你的存在忘得徹徹底底,我會活得比較輕鬆吧。正因如此,你忘了失去土地的我,如果把歸宿給忘了,我就會失去存在的意義了。

        你一定,沒考慮過這點吧。
所以你能贏這場打賭實在太好了……我真的沒想過自己會輸的。

        「那麼,如你所願,這場遊戲由你勝出了,你有沒有什麼想要的戰利品?在我能力範圍內辦到的話,我也可以給你啊,事先聲明說『只要你能繼留在我身邊就好』之類的話可是違反規則的啊然我也沒資格和你說什麼規則就是……」基爾伯特吸了吸鼻子,低語。「話說,那件『你一直也很想做的事』到底是甚麼?」
       
 「……。」

        West﹖有什麼你很想做但又說不出口的事情嗎﹖他疑惑地看向湛藍色的眼睛。「喂,你什麼也不說的話我就當我們沒有打過賭了啊。」

        「你肯定你不會後悔嗎﹖」倏然,路德維希說了這樣一句話。「那是一件你能力範圍內應付得來的事,但是,我不想你因為打賭才答應我。」

        「吓﹖你在說什麼啊﹖我搞不懂你的意思。」
       
不會是色色的事吧……他才不要被這個像熊一樣的男人給活活壓死。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能夠接你回家,那我一定要想一個更有效的理由去把你留在身邊……」

        「所、所以﹖你別在這種時候跟我表白啊,我才不管你!West你一點也不適合油腔滑調…」

        對,一點也不適合。單是回想一次已經讓他雞皮疙瘩了。 
       
只是不懂看氣的路德維希卻說出一句令他更錯愕的話。

        「我們,結婚吧。」

        彷彿要讓當事人聽得更清楚一樣,他突意放慢了語速。幾乎是一個字接一個字的把整句話說出來。至於才剛剛醒過來的基爾伯特,依然像個布娃娃,動也不動。

        連半點反應也沒有。

       「哥哥……果然是不行嘛…」

       白痴!那已經不是『行不行』的問題了!先不說結婚的問題,在你成為帝國之後我就一直是你的『洲』吧﹖根本就沒有結婚的需要啊!﹖」

   「有,至少對我來說,我絕對有這個需要。」

       「就算我現在是東德我們也沒需要結婚!我不答應!我們是兄弟!」

       「我又不會像羅德里希那樣跟很多人結婚,哥哥你完全不需要擔心我會偷吃或變心啊﹖就算要結婚,我的對象也只有哥哥你一個而已,而且哥哥你喜歡的對象…照道理也只有我一個吧。」
       「把這種話說出來你不害羞嗎笨蛋!」

        在看清弟弟閃閃發亮的眼神後,他才後悔自己把打賭的事提起來了。

        慘了,看來路德維希已經聽不見自己說話的聲音了,而且,他貌似不會在短時間之內恢復過來……

        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後退的餘地了。或許應該說,路德維希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所以,唯有拼一拼吧。

       「那個,路德維希先生﹖你大哥我好像剛剛才受過刀傷,在好好休養啊﹖現在就談人生、國家大事會不會稍微早了一點點﹖本大爺完全沒有那個精神去回答你的問題呀﹖而且…我們好不容易才跨過戀人的界線……現在就走到下一步會不會太早啊,我半點準備也沒有
        
我一點、不我完全沒有被人突然求婚的心理準備! 
       
這已經是他的「最兵器」了,要是這樣也不聽的話,基爾伯特身上已經沒有任何令路德維希折服的方法了。

        「原來你在擔心這件事嗎﹖沒關係,我們有的是時間啊,等哥哥你身體的狀況轉好了我們才繼續聊吧,我會先跟上司那邊聊聊細節的了。」

        「等、我完全不是那個意思啊﹖」

        「結婚的事,我們就下個月再談吧,在這之前,請你務必好好照顧自己,我會注意哥哥你的起居飲食的,所以,楓糖沒收。」他無視兄長微弱的反抗,把唇貼近他的耳根。

        「到了那時候,我會準備一個更完的求婚儀式的,你就好好期待。」

   語畢,他便留下基爾伯特一個人,回到廚房繼做飯了

   而當事人之一的基爾伯特卻久久不能自,耳邊依然縈繞剛剛弟弟對自己的話。

   他好像被人迫婚了(根本連拒絕的權利也沒有),可是,他卻笑得很愉快的樣子。
       在他倆之間再建立多一個關係,以另一個身份和他一起生活下去…嗎……這樣聽起來也不錯啊。

   尋尋覓覓,他終於也找到一個能讓自己繼續留在這個世界的理由了。

   「對不起,神聖羅馬,看來我是不可能跟隨你的步伐了,我們的弟弟啊,看來還需要我…」

        我那長不大,長不高,過去最尊敬的人啊。

        我已經不能,再為你而停滯不前了。
       
所以。
        請你一定要在極樂世界,好好看守我們。


                                                   *        *        *

         「藍色就像矢車菊的保護色一樣,不讓我們接觸原來的樣子。」————《藍染》
         
「既然如此,我願意為了你,將這個世界染回最初始的顏色。」————《渲白


今もまだ君の声聞こえそうで、泣き出した。
目を閉じれば浮かぶ笑顔、今は何処で何してるの﹖

許さないで、私を憎み続け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