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獨普】World behind my wall

[尸-`l-]尸 (尸 `フ´)尸 壁崩壊記念日オメデトーザイ~Prosit
恭喜東西組再會23年啦我今年終於趕上正日放賀文啦!!!!(因為好久之前就寫好了所以沒遲到
不知不覺間圍牆篇(。)已經寫了3年了~~正能趕在末日前完結實在太好啦。
最初只是覺得隔著牆互寄情書的情節好可愛所以才開始寫,沒想到居然會寫那麼久 艸
今年居然連1003也沒動過筆就把1109放上來令我覺得有點微妙啊www
結局後話(笨蛋夫婦日常閃光)會在這個月內放上來,一直以來謝謝大家~

p.s. 阿普在這篇的設定有點輕微的第5卷捏他,「個性有點童話」(?)
希望大家別介意(❀´∀`❀)ノ(原句是由德文(Märchen)變日文的所以我也不會說…"|||

全文內收。


    不要。不要帶這個人走。我求你不要。 
    那一天的自己是這樣哭著朝那個背向自己、沒有回過頭的人說的。
    明明在戰敗那下已經開始作心理準備,但當那刻真的來到時,他的心卻還是很不好受。
    想像與現實之間,依然有一大截差距。
    他想,對方此時此刻,大概也在強顏歡笑吧。 
    因為他可是在自己沒留意的時候賭氣把那道牆築起的。
 
  
  
哈囉,聽到我說話的聲音嗎?我在這裡,一直也在遙望台的另一邊看著你啊。 
    在牆後的另一片天,是不是擁有和另一邊相同的景色?你那邊總是冷冰冰的,你可有穿好衣服才出去?電視機上的你看起來明明就快要冷死了,你卻還是穿得那麼單薄,是故意要來氣我的對吧?就算要和我賭氣,也不要拿自己的身體作賭注品嘛。

    哥哥你這個笨蛋,不要老是幹一些令人擔心的事好不好?我也好想快點接你回波恩啊。

    於是,等不到回覆的他,在這幾十年依然不厭其煩地拿起信封和預先束好的矢車菊,來到同一個地方。

    哈囉。你還好嗎?哥哥。

    我好想見你。


                                                  *        *        *

   
最初聽「那個男人」說「他」這陣子常常跑來柏林的時候爾伯特還以為那只是個劣質的玩笑。
   
那個人的心臟已經不在牆的另一面了他又豈會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來這裡?他明明應該待在波恩才對。 
   
近三千公里外的另一片天空不可能存在讓他留下來的理由。 
   
至少自己不值得他那樣做。
    他走到再也熟悉不過的位置,準備放下昨晚就寫好的信,然後無視警衛的目光,大刺刺地回到柏林的別墅裡。他緩緩地蹲下身,卻發現這個他和他之間的「老地方」今天有什麼不同了。

    在那個用來放密信的小小洞穴裡,並沒有矢車菊的影子,什麼也沒有,這還是這二十多年第一次發生的事,那個在西邊的人平日可是準時下午二時來放回信啊,怎麼今天連身影也看不見

    「混帳,他該不會是忘了吧!枉本大爺還跑得那麼快……結果居無功而回。

    可是他又沒有跟他約好過,一直以來,也許只是自己一廂情願以為,他會一直守這個無言的承諾吧。

    他差點忘了,另一個他早就搬離了柏林,在另一個城市生活了
  
  
如果叫他每隔兩三天來回柏林和波恩,即使他沒說抱怨的話也好,也一定會累死吧,更何況他現在的家離這裡那麼遠。

    喏,那要先回「家」嗎?他不自覺的蹙起了眉,想。
    不,那一個只有他一個人住的小小空間,才不是他的「家」。

    還是先把信丟下,在周圍逛逛再回來?反正就連警衛也阻止不了他,乾脆靠著牆邊睡個午覺就好了。

    只是,當他腦海中冒起了這個念頭之後不久,他卻清楚聽得見沉重的腳步聲。

    朝這邊發出的聲音。

    不可能是由這邊發出來的吧?在東邊,能夠走到離圍牆那麼近的位置而又不受到射殺的大概只有他一個而已,莫說是那群只會執行任務的警衛,只要是生活在東柏林的人,誰也離不開這座被捆縛的城市。就算是職位多高的職員,也不會被允許離開這裡半步。

    因為那種事,只能在造夢的時候實現吧。

    所以,那把朝這個方向走過來的腳步聲,的而且確是由另一邊傳過來的。

    也許,只是一個不相識、打算踏上遙望台的陌生人吧。然而,在他的心底裡依然傳來了一陣不置可否的暖意。

    賭,還是不賭。

    於是,男人蹲了下來,在一無所有的空地上,一個能看到洞穴的另一邊的位置上,凝視著前方。

    三、二、一。原來空空如也的小小洞穴,真的被某個人放下了紫藍的矢車菊,只是,那個人的動作顯然變得遲疑了,好像在猶豫些什麼一樣。

    那隻手,那雙抓住矢車菊的手,停下來了,彷彿,在等待什麼似的。

    想著想著,他把自己的左手疊了上去,抓住了。它並沒有縮起上來,也沒任何吃驚的跡象。
   
但是爾伯特卻認為,那隻手的主人一定怔住了吧。

    「你的手比電視上看到的還要瘦啊,在東邊吃不飽嗎,————。」
    ——「哥哥」。

    那是比隔著電視螢幕聽得見的還要立體的,聲音。

    「那個人」的聲音。

    「你才是,阿爾弗雷德那傢伙有沒有欺負你?你就是一個不會拒絕別人要求的濫好人,所以才會老是改不掉公文啊,我看,West你這小子又熬夜了對吧,電視機上的你看起來總是呆呆滯滯的,西邊的工作有多到讓你夜夜不眠的地步嗎?至少你應該留意自己的健康啊,笨蛋。」
   
除了在電視之外看到幾乎有二十多年之久沒有見過的臉,第一句和對方說的居然會是這些恰似日常對話的客套話語,老實說,連他自己也嚇一跳。

    或許應該說,他從沒有想過自己的「開場白」會是這麼普通的一句。明明想要直接面對面跟他說的話有那麼多,多得他也挑不出來了,可是,到了一直以來的妄想變成了真實的時候,自己居然能如此利落地跟他說話,讓他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原本還以為,自己會一句話說不出呢。

    像是在回應自己唐突的舉動一樣,原來被自己牢牢抓住的那一隻手,已經像冷手套一樣覆上自己的手了,甚至比剛剛的自己更加用力、回握自己的手。
    『好想見你。』『嗯,我也是啊。』
    手心傳來的溫度代替那道越來越幼的紅線,把他倆重新連繫在一起。 
    自己的想法和一直以來抑壓著的情感,終於也越過這道高牆,成功傳遞過去了。 

    「我可是每天也有正常地吃三餐啊,哥哥。」

    「是嘛,那我就放心了……」他輕輕撫了撫左手臂,泛起一抺滿足的笑。「我問你,West。」

    為什麼,你從來也不登上遙望台看我呢。
    明明只要這樣做我們就不用等了那麼久才能見面了啊?可是在這些年裡,我卻從來也看不見你的身影出現在亟欲與失散親人、朋友、戀人見面的人群裡,我們之間,彷彿只剩下冷冰冰的書信而已。 
    除此之外,就是對方在電視上那副「官腔」的表情。

    要不是當初撿到你的回信,我還以為,你已經把我這個哥哥忘得一乾二淨了。

    即使知道你不可能常常待在一牆後的那個城市,可是,我還是想親耳聽到你口中的答案。
    好想聽到你的聲音。

 「有些話假如不是在面對的情況下說,是沒有意義的。我現在根本就無法好好看著你的臉說話,是哥哥你在很久以前說過的吧,在跟人說話時不看著人家的眼睛是沒禮貌的行為。」

 「那你只是登上來就可以面對面看我呀?還有,老是過來這邊不回去波恩,你那邊的上司不會有怨言嗎?我家那位可是常常說我不會工作耶。」
    明知對方看不到,但他還是朝前方咋了舌。

 所以,不要管我了,回去工作吧。

 「我覺得波恩跟柏林一點也不遠……如果每一次以這種方式見面後也不能回同一個家,那麼,即使我能每星期﹑每幾個月見你一次也是徒勞的吧?更何況,信裡一些,我想…對我來說有點難以啟齒,但不說出來你又不會知道,所以我才會回信給哥哥你啊。」

 不是兩個人一起生活的那個家,根本就沒有意義。

 所以,在我能把你接回家之前,倒不如不要見面吧

 「我一定會接你回家的,哥哥。在那天來到之前,你就好好的工作,在東邊等我回去吧。」

 這是,你在某一封信裡對自己許下的承諾。

 「到時候,我可沒想過要輸給你。」

 那個只有他倆知道的比賽。
   
「你別把那些弄丟啊要是被我知道了你把它們跟公文放在一起或者搞混了本大爺以後也不和你說話。」
   
「那麼看來我得把它們放到保險箱才行了。」

 語畢,那隻放在自己左手上的手溫柔地摸了摸凸起的關節位,然後,緩緩的鬆開了。

 差不多是時候了,再不走的話,警衛就會懷疑自己了。路德維希的動作提醒了他這件事,但腿就是不肯聽大腦的指示,動也不動。

 糟了,再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哭出來的。這樣的話,他就不能把回信給他了。

 以現在如斯緊張的局勢而言,就算說這已經是他倆這輩子最後一次對話,他也找不到理由去反駁。

 也許,他們已經把十輩子儲下來的「幸福」都用掉了,也許,他們又要回到只能在電視上看到對方臉孔的日子,再也不能見面了。

 可是,路德維希說,他會接「自己」回到「他們」的家。

 住著三頭狗,一鳥,兩個人的家。
    吶,路德。

 「本大爺,曾經夢到『這以後』的事啊,要被我施下魔法的人才能『看』得見,怎樣,很厲害吧?」

 他沒有抓著那隻手,也沒要求他留下來,而是丟下了這句話。

 「……是嗎?那裡面有沒有我?」

 「這個魔法要面對面才能施啊,沒被施法而被告知真相的人會受到詛咒,所以,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再告訴你吧。」

 「嗯,好啊。對了,這是你要的信,下次再過來的時候我會嘗試帶點別的東西過來給你,每次也送花給你,我想哥哥你也差不多是時候覺得了吧?」基爾伯特的手被放進一份預先摺好的信紙,至於那朵花,早就在他的右手中了。

 「吓?我什麼時候說過我不喜歡矢車菊啊?你之前送我的我都拿去當花書籤了,我才不會丟掉!」

 「…以前送玫瑰給你的時候你明明就一副不滿的樣子,你還不認帳。」

 縱使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他卻能肯定,牆後的那一個他,大概在賭氣吧,真是的,明明已經長得那麼高大,骨子裡卻還是個小孩子,總是為一些莫名奇妙的理由鬧彆扭,還要罵人長不大,到底是誰在耍賴?

 「總之,West你送我的我通通都不會丟,OK?」

 我會等你,不會讓你找到丟下我的機會,所以,路德維希‧爾修米特,你就好好走著瞧吧。

 「知道了,那麼,哥哥,下次見了。」

 「下次見咯。」

 最後,就連道別的話語也說過了,基爾伯特卻忘了要把信交給路德維希。
    不過,沒關係吧。反正,他也和自己說了「下次見」,以他的個性,他一定會把這個約定守下去的,基爾伯特如此想道。

    在「下一次」,才把這封信交給他吧。

    一定,還有機會見面的。他輕輕地撫了撫剛才他碰到他的地方,安心地笑了。


                                                  *        *        *

    那年十一月,他終於也找到機會把那疊越來越厚的「情書」原封不動地還給他了。只是,在把信交到他手上之前,他卻先弄傷了背。因為,那個男人也帶著差不多厚度的信,從他的背後環抱自己。那個力度,完全不在他能承受的範圍裡,結果,受不住過大衝擊的自己,反而整個人連人帶信跌倒了。

    「嗚……好痛……混帳!明明快三十年沒見過你哥真人的英姿了,你居然忍心壓死自己親大哥!」他往背後大喊,語氣卻無法掩飾自己的喜悅。「……慘了,腳踝好像扭傷了。」

    「對不起……哥哥你還好吧?」他走上前,低頭看向兄長的「傷口」。

    「走不動了,West你揹我回家吧!你說過要當我的街燈的耶!所以你要負起這個重任啊。」他嘟起嘴唇,像個孩子一樣對多年不見的兄弟撤嬌。「不要說你揹不動啊?我死也不信你的。」

    「我好像麼也沒說啊?是不是哥哥你聽錯了?」他擺出一副困擾的樣子,嘴角勾起的卻是寵溺的微笑。「哥哥你是不是瘦了?總覺得以前抱起來還比較重啊。」

    這樣才是本大爺專用的坐騎(),也許是你記錯了啊?我明明比以前更壯了,話說,West你是不是又長高了?上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好像才跟我差不多高耶?怎麼現在卻比本大爺還要高了……」他故意提高了腳尖,再用手比了比自己和對方的身高。

    「不知道呢,或許是你變小了也說不定啊?話說,哥哥,你能告訴我那個有關『那之後』的事了吧,來,快點施魔法,我這段日子裡一直也很想知道,到底故事的主人翁在最後的最後有沒有重遇那個叫路德維希的男人。」

    假若基爾伯特沒有看錯的話,在路德維希的臉上,確實刻了一個充滿挑釁性的笑容,應該說,那個表情有夠像昔日在戰場上的自己。

    那是,知道自己一定會得到勝利的表情。
    他看著他,沒好氣地笑了。

    「……嘖,你先閉上雙眼,千萬不要看過來,也不能偷看啊,不然魔法就會失效了。」

    語畢,他那個只懂服從規則、不懂變通的戀人真的乖乖聽話合上眼皮,動也不動。他強忍著笑意,眼尾不曾離開過對方滑稽的神態,然後,他將身體微微向前傾,最後,將自己的唇瓣疊上。

    他說過,誰也離不開誰,就算鳥已經無法飛翔,翅膀也離不開牠;而他說,他永遠也是自己回家的路燈,無論如何,也會領他到那條回家的路。

    「被我施了這個魔法的人,可是會被我迷得死死的,永遠也離不開我啊,怎麼樣,很厲害吧!」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回答自己的問題。

    「……這樣的話,我一定會出現在你的未來了吧。」

    「誰知道呢,你沒聽說過『驕兵必敗』這個詞語嗎。」

    他清楚看見,那一個夾雜著淚水和滿足的笑容。

    Hey Brother, please remember one thing.

    I will never ever give you up.
    Never ever.
    「我就說,柏林和波恩,其實一點也不遠。
    一點也不。


                                                  *        *        *

    僅致在西邊的某個濫好人。

    你給我記住,你這輩子也不可能甩得掉我的,所以,你就做好心理準備吧,我會花上一輩子的時間把牢牢地困住,你休想在某個地方偷偷逃出來啊。

    還有,謝謝你願意等我。 
   
就像我以前說過的一樣,即使你想後悔曾緊緊抓過我的手,我也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因為,從二百年前起,你就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本大爺絕對會令你想丟也丟不下我的。

    某個在東邊的人,上。


全文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