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Crimson Joker.

4月RG9出的畫集ネタ突發本再錄,設定是國王獨×惡魔普(才不是Alice in the Wonderland
以下幾點希望大家留意,沒問題再按下去~~

架空向,あにうえ這個稱呼真的唸多少次也不會膩。
如本子後記所言,這篇的故事尚未完結,有機會的話會寫成長篇,但就未必會出本了w
在完整故事裡阿普只會在阿西外出征戰時才會賴在店裡工作,所以在這篇裡可以理解成阿西為了能在最短時間內看到哥哥的臉所以才會去交委託書強迫阿普到城堡找他。

ccmj.jpg 

        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流傳過這樣一段歌謠。
        啊,不對。應該是「傳言」才對吧。 
        『只要你敢惡作劇, JOKER就會來把你吃掉了啊。』
        這首歌,幾乎人人知曉。 
        你看,在那邊的小孩都被嚇得煞白了臉,所以說,JOKER到底是哪一號人物呢?
        每一個住在這個國家、這個大陸的人也聽過這個名字,卻誰也沒目睹過他的模樣。
        只是,能把小孩嚇到這個樣子的人,一定長得像怪物一樣吧。 
        「紅心王國的小丑」、「紅心國王的追隨者」,一個誰也不能接近的存在。
        他的名字,喚作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
        這是一個關於惡魔和他所愛之人的故事。
 

 
                                                  *        *        *

小時候,他有一個很仰慕、很喜歡的人。平日上完課或者不用練劍的時候,他總會偷偷的溜去書庫看那個人寫的日記,渴望透過有限的文字去理解他那廣闊的世界,把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悄悄拉近。幸運的話還能看到他在樹下休歇的樣子。

那時候的自己,很享受默默注視那個人的時光。僅是在遠處遙望他的一舉一動,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希望他一直留在自己身邊、一直出現在自己眼前,除此之外,他別無所求。

可是,有一天,「那個人」不見了。連一聲「再見」或是「後會有期」也沒有,就消失在這座他無比熟悉的空殼裡,再沒出現過。他曾向相熟的侍女打探過那個人的下落,即使內容各有不同,說的卻都是同一件事。

『因為如果惡魔之子留在城堡的話,會為國家帶來厄運的。』

她們說。

『殿下您應該把心思放在其他地方上我明白您擔心那個人的心情,只是、比起那份感情,這個國家千千萬萬的人民才是您要注重、放最多心神上去的事。』

她們這樣說。

『殿下……他不能再踏入這裡半步了,這是陛下的命令,所以您還是死心吧。』
   
她們是這樣說的。

就因為他比他們長多了一雙毛茸茸的耳朵和惡魔尾巴,他被人趕了出去。
    
而自己,亦在毫不知情的情況奪去了原本屬於他的東西。
   
王位、身份、還有過去十餘年所得到的一切,全都在剎那間化作虛無,一切歸零。
 
在那段封塵的記憶中往往有一個特別的存在照亮著他的道路。他從沒看過那麼漂亮的紅色,不同於蘋果那種透徹見底的紅,也跟顏料不一樣,那種目中無人的傲漫讓那兩顆剔透的紅寶石看起來更可貴明知道是得來不易,卻更加挑起了他佔有的意欲,好使自己以最短的時間宣示主權。
   
好漂亮,好想把它據為己有,好想變得跟他一樣。
   
於是,他這樣跟他說。
   
『吶,告訴我,我什麼時候才能像你那樣長出惡魔耳和尾巴啊
   
明知道這是不該問出口的問題,他還是頂著稚氣的面具問了。
   
而他,只是似笑非笑的用哄小孩的口吻說了這樣一句話。
   
『怎麼樣本大爺的耳朵很帥氣吧你長大之後也會把這個長出來啊,所以你絕對不用為了這點小事而感到困擾呀。』
    『這樣啊那我一定要快點長大才行。』
   
『傻孩子,為什麼你會對它們那麼感興趣呀明明一點也不特別……
   
『因為他們很漂亮哦,皇兄。』
   
因為那是屬於你的東西。
 
所以、所以。
 
在我得到它們之前你能一直陪在我身嗎。
 
『就算將來發生什麼事也好我也會遵守諾言的啦。』
 
那是他離開之前最後一次和自己說的話。
 
可惜的是他並沒有留在這個籠子裡。

                                                  *        *        *

  
夜深,男人的臉上閃著紫紅的光,有點狡猾地漾起微笑。
 
「咯」的一聲,他緩緩地把背部貼上牆角,然後沿著冷冰冰的溫度往下滑,眼瞳裡盡是那向人炫耀的得意。

    像是壓不下倦意一樣,迷離的視線冒上了一層薄霧,視野亦因而變得模糊不清,但眼神卻依然銳利,看不出任何放鬆的跡象。男人垂下頭,不語,只是把唇線抿得緊緊的。

  驀地,窗外的大樹被刮起的大風吹得沙沙作響,在微弱的光線照射下,一張薄薄的卡片出現在他的視線範圍之內,乍看之下還以為這是哪裡來的利器。男人攏著銀絲,動作純熟地把它撿起。

    「好久沒有收過『委託』了啊,本大爺還以為不會有人來找我幫忙呢,也罷,反正這堆要求也是經過『處理』才送到來的,所以應該是一些安全的『委託』吧……還繫上了絲帶耶,很高級的樣子,讓本大爺來看一下吧。」他垂下眸,說。「欸?」

    這一次,他停下了一切動作,整個人愕在身處的位置上。

    「不會吧那傢伙要回國了?怎麼之前一點消息也沒有?至少也應該找個臣子來這裡告訴我啊,沒回去那麼久這個國家的皇室真的越來越寒酸了,實在令人看不下去,而且啊為什麼在卡上連半點近況也沒有提過!?至少也跟本大爺說一下這次的戰況嘛,我早就看葵扇那邊的人很不爽了,正好讓我消消氣。」男人擺出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彷彿恨不得馬上把提到的人撕開似的。
   
已經兩個月沒有見過他了……不知道他最近怎麼了呢。
   
如果是平日的話他早就直接跑到店內找自己了。

    他納悶地搖著尾巴,用左手撫著染成淡紅的耳根,許久之後,那抺不懷好意的笑漸漸轉化成期待的笑靨。他一臉不在意的把卡片擱在窗前,並沒有察覺到臉上的紅暈。

    回來了啊,那個長年赴戰場的男人。

    那個讓他朝思暮想的人。

  他的——————

    ……你是笨蛋嗎?路德維希。本大爺可是JOKER大人啊,居然用『委託』來強迫我服從你。」

    明明你就知道的,不是嗎?

    明明你就知道,即使你不來委託我,我也一定會來到你的身邊,一定會一直留在你身邊,為什麼還要做這種看似沒經過大腦思考的傻事?本大爺又不會用魔法飛來城堡,你這樣做也是無補於事的呀。

    有些事情,就算沒有得到允許、沒有得到指令,也一定辦得到。他實在不明白,能迫使那個沒半點情調的男人做出這個決定的到底是什麼,或者,此時此刻,剛從戰場歸來的他,是在什麼東西驅使之下委託自己去達成他的要求。

    沒錯,的而且確,他並沒有這樣做的必要。

    要見面的話,他大可繞過那些繁複的程序,直接來這裡見自己,他為什麼叫他到城堡呢?根本就不可能,他應該也有想過這個問題才對,到底怎麼了……

  算了,既然這份委託已經送到自己手上了,那就用最短的時間完成了它,然後跑去問過清楚吧。

  到時候,他一定要跟他說。

    『從得到王位繼承權開始到現在,小子你還只是個喜歡黏著哥哥不放的小孩而已,一點也沒長大過。』

    因為他知道,那個不坦率的男人最在意的就是被人當作小孩子看待了,所以他才更想知道他這樣做的原因。

    「居然懂得用『委託』這一招,小子你還蠻厲害的嘛。」與月光一樣幾乎透明的臉露出了苦澀的笑,卻同時帶著半點寵溺。「本大爺真的敗給你了,你這樣叫我怎樣丟下你不再回這個國家啊把本大爺處心積慮的計劃都泡湯了,想走也走不了。」

    JOKER,紙牌裡的特別角色,不屬於任何一方。

    KING OF HEART,領導整群紙牌軍團的重要角色。
   
他們從一開始就不該被聯繫在一起。

    僅此而已。

    「吶,West,你的委託,本大爺收下了啊,所以……

    他說。

    男人的名字,喚作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除了JOKER這個「特別」的角色之外,他還有另一個名字。

    「紅心王國的亡靈」。不祥之使。
這些稱謂,不過是在說那雙異於常人的紫紅眸子而已。

    他是「亡靈」,至少對某些人來說,他衹是帶來厄運的象徵罷了,就因為紙牌上的他笑得如此詭譎,所以才會被其他居民取下這個名字。
   
至於被人這樣叫的原因他其也不是很清楚。
   
不知是巧合還是什麼的

    被人當作「亡靈」,自然會被人當作不存在一樣遺忘,於是他搬離了紅心王國的首都,隨意找了個偏僻的森林開始辦起接受任何「人」委託工作的玩意,以便打發時間。偶爾他也會出去走走,但絕對不會走近城堡的範圍。

    走近了,就不可能回去了吧。會回不到來。

    「真是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一定是小時候被人寵壞了。」

    他笑著,輕輕的。

    沒法子了,既然是「工作」就一定要幹下去,這是他的左右銘想改也改不了

    誰叫當初寵壞他的人就是自己呢,這個爛攤子當然要由自己收拾啦

                                                  *        *        *
   
   
路德維希往自己寢室門前瞥了一眼蹙起金眉輕輕的把門推開。
   
看著坐在自己床上那個以後他一臉不可置信地盯著床邊良久才能把話接下去。
   
「基爾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不…應你是怎樣進來的
   
「你管我啊怎樣說也好我待在這裡的時比你還要多總會知道一些不為人所知的暗道的位置吧可不要太小看我啊『國王陛下』。」男人攏著自己的頭髮垂下頭回答從衣服的口袋裡拿出之前收到的卡片。「不要誤會啊我是收到別人的委託才會來這裡的你可別想多了。」
   
面對對方目中無人的態度德維希並沒有生氣或許是早就習以為常的緣故吧他也不是很清楚。
   
只是他不捨得去怪責他。
   
他轉過身關上大門一副拿對方沒轍的樣子嘆了一口氣。
   
「聽你的語氣你好像對這份委託相當不滿啊『皇』。」
   
「嘖不要這叫我。本大爺完全搞不懂…明明不用以這種方法也能把我叫出來,為什麼那個委託我的笨蛋就是想不到這點還要大費周章的寄委託書過來那個人到底是不是白痴啊……」
   
「不知道啊…或許是因為他知道這是最快能見到你的方法吧」他把鼻子貼在他的臉頰上低語。「我回來了。」 
    那些要把你趕出去的人,已經不在了。
      所以,從森林回來吧。

   
「……歡迎回來West。」

                                                  *        *        *
   
   
「致 JOKER
        
我回來了所以說你能跟我見面嗎皇兄。
                                                                      
路德維希  
                                                                                              

   
一定是因為自己從他出生那刻起就放不下他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