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設定】うちの東西組☂

因為最近在噗浪河道上飄浮的某個風,我發現原來自己寫了這麼久東西組也沒有發過設定(炸)
也許是因為有關這對兄弟的故事寫也寫不完亦寫不膩,所以才會有種自己很易滿足的錯覺吧。
雖然應該沒什麼人會去留意,不過我怕有人會看不懂我寫什麼(居然現在才發現這問題
其實基本上我家的(?)東西組一直也是以這些設定為前提寫的所以沒考慮過這個問題(人ω<`;)
人物基本資料之類的我就不貼了,反正這些大家應該也知道的甘-`l-)❤(`フ´*)

那麼,東西組私心設定內收,希望大家能看懂其他文章某些比較突兀的地方吧m(・ω・m)

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Ludwig Beilschmidt ミ-」-]
因為和阿普是兄弟所以設定上跟他哥一樣姓拜爾修米特,兩兄弟的生日均為1月18日。
外表維持在20歲上下,比較年輕的國家,屬於「出得廳堂,入得廚房」的家庭主夫類型。
由於我不是神羅=阿西派(歷史上亦非如此),所以筆下的阿西是在神羅消失後幾年後被阿普撿回家養的。
因此,筆下的東西文裡偶爾會提到他其實已經喜歡了自己大哥快200年而非100多年
小時候比當時的阿普矮小很多,所以不敢翹掉阿普的練習(現在根本就反了啦…

原則上對阿普持過度保護主義,可是有時候卻會忍不住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獨佔欲很強,私底下對阿普要求自己依情況喚他做「大哥」和「哥哥」感到很滿足。
有潔癖,對兄長猶如雜物室的房間相當不滿,曾以扣減零用威脅他別亂買東西但從來沒有成功過。
往往把認真用在奇怪的地方上,卻依然改不了過度依賴說明書的習慣。
和阿普用同一款手機(大概是黑色吧w),一直也偷偷地把婚戒戴在身上,喜歡在特別日子送花。

基於阿普有突然消失不見的前科(圍牆事件),所以對此相當敏感,除非要到其他地方工作否則盡可能會能在他身邊,某程度上很缺安全感,因而間接助長獨佔欲變得越來越強卻沒有半點自覺(腹黒+ドS)。
因為幾乎每天也需要閱讀大量文件,眼睛太累的時候會戴上眼鏡方便工作。本人堅稱自己絕非老花。
生氣的時候會直呼阿普的人類名字(比較少直呼國名),但一般情況下也只會喚對方做哥哥。
每次和阿普吵架也會和樞軸組相量和好的方法,不擅長處理感情方面的問題,將戀愛小說視為參考範本。

雖然家裡有很多兄弟(以おそうじプロイセンさん為準阿西大概有6個哥哥),但只會叫阿普做「哥哥」,其餘直呼其名。兄弟們偶爾會約出來玩之類,每次阿普和其他哥哥打起上來也會負責當中間人阻止他們。
認真謹慎卻不曉變通的個性是來自小時候眼裡的鬼教官阿普,但本人貌似沒留意到這一點。
由於自己是被阿普養大的,所以在對方面前偶爾會做出和平日跟其他人相處時不一樣的表現,例如睡在阿普的膝蓋上或者吃醋撒嬌什麼的,待在對方身邊會有莫名的安心感,比想像中更依賴他。
一句總結,其實阿西只是個有點完美主義的兄控而已。(都是你的錯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Gilbert Beilschmidt (`フ´+.
看上去很怠惰但其實私底下有偷偷替弟弟改公文,兩兄弟的生日均為1月18日但年齡差距很大。
外表維持在25歲上下,很會做些簡單的菜式可是因為覺得麻煩所以往往三餐也是由阿西代勞(。・ω・。)ノ♡ 
之所以會喜歡吃楓糖蛋糕是因為甜點相對上比較易做,而且喜歡看弟弟認真的樣子。
雖然自己有一間獨立的房間但平日也會在弟弟的房間裡睡(所以某程度上前者已經成了雜物室了),
但是和阿西吵架或對方外出工作時會賭氣回自己房間睡,不過前者從沒持續超過3天。

初戀對象是神羅,如大家所知並無修成正果。(只是單相思而已,對不起可是我萌黒鷲主従 艸)
筆下的阿普原則上假定為東德,但有時候會被當成「思想體」、「只是阿西的哥哥」一般的存在。
曾經妄想過後者才是「事實」的話,那由兩個阿西(兩德)一直等哥哥回來一定是件很痛苦的事吧?至於消失ネタ,我能說的只有「既然本家沒說過那阿普一定沒消失過啦!」,所以無論如何他也會好端端的活著。

跟阿西約定過不會沒事先說好就消失不見(見上面),對這件事亦沒什麼特別想法。至少以現在這個情況來說,他大概是既放不下他,又認為和世上最親密的人開開心心過日子才不會留下遺憾吧。
所以那個約定對他而言,應該是一個「自己能繼續待在對方身邊」的證明,而非約束。

在從前東邊的領土有所別墅,統一後偶爾會到那邊走走,現在那兒成了另一個大型雜物室。
目前主要活動範圍是自己的家和附近幾條街的設施,認路的能力卻意外地好。
因為長期擔當自宅警備員所以每當阿西拿「帶你去想去的地方」壓他他就會認輸了。(兩兄弟的惡性循環)
分裂時期時被迫當露樣的下屬,跟波羅的海3人組差不多的,這兩個人頂多只是上司下屬的關係而已。

有體溫依存症,喜歡被人抱腰和被吻耳垂,但筆下的阿普應該更喜歡被人像隻糭子一樣包著吧。
偶爾會幫瑞士的忙去那邊工作,不過絕大部也是待在自己家裡的,與其說黏家不如說他只是純粹黏弟弟。
喜歡買奇怪的東西是因為能從中找到弟弟小時候的影子,才不是戀童癖或者戀物癖啦!
即使和阿西結婚了卻還是當弟弟做小孩子,這兩個人大概有不同程度的依存症吧。
一輩子也被某樣東西連起來,或許這些只能在虛構故事裡實現,但這的確是我心目中他倆之間的關係。

独普ばんざい!

畢竟真的有些敏感(?),所以我省略了很多歷史相關的沒說。原則上除了架空故事之外我家東西組也是以這個設定為基礎發展的吧,短篇也是喔w((而且有些設定又很少人用我想整理一下比較好~
有一點忘了補充: 雖然筆下的兩人的獨佔欲也很重,但如果是為了讓對方幸福的話,這兩個人是會讓步甚至放手的,相比起自己,對方的幸福應該更重要吧這樣…(´;ω;`)(不過也是吵架的原因之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