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he Weihnachten【獨普聖誕賀文】

各位Frohe Weihnachten★Merry Christmas~~~~~;)
喜歡上東西組後的第1個聖誕節…
居然要和功課過orz

-設定-
◆CP=ルーギル
◆砂糖文
◆阿普=病嬌屬性
◆阿普=微中ニ(?)
◆法英、親子分打醬油
◆統一後19年的聖誕
◆夫婦吵架(←萬年愛用的梗
【賀文收內】panda_18.gif

哥哥,聖誕快樂唷。
有沒有甚麼想要的禮物?
只許一次…你想要甚麼,我也會送給你的。
嗯?你問為甚麼?
Weil Ich liebe Dich.

*
「West…我想你待在我身邊…那裡也不要去…行不行?難得今天是假期…不要回去工作吧…」基爾伯特噙著淚,一雙血紅的瞳眸把焦點落在弟弟路德維希手中的公文上。「別走…」
「哥哥…」
假如讓我選擇,我絕不會留下你一個在家,或是令你感到半絲不安。
假如讓我選擇,我寧可一整天留在你身邊。
假如。一個虛無飄渺的用詞。
基爾伯特扁起嘴,故意飄開眼神。
路德維希拭去基爾伯特眼眶中溢滿了的淚,在心中歎了一口氣。
「對不起呢…明天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如果今天不處理好會議資料,那明天就會…」
「不要…不…嗚…不要……」
基爾伯特兩隻蒼白用力纏着路德維希的腰。
「我不許West你離本大爺而去!」
「哥…」
「我不許…我不許我不許我不許我不許我不許我不許我不許我不許我不許!」
血眸充滿委屈,淡灰淺白的腦袋埋在路德維希的背後,湛藍整齊的西装隨即被弄淚弄濕了一大片。
他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子。
知道自己這樣很蠻不講理。
也知道…路德維希連假日也要回去工作是為了不讓自己辛苦。
就算平日加班遲了回家也是為了自己…
可是,他感到不安。
總覺得,只要觸碰不到他的手、感受不到他的體温,這個他朝思暮想的男人就會自他眼前消失。
他甚至連自己的存在也感不到…
「West…求你…」他語帶哭音地哽咽着,嗓音無比沙啞。
拭去我的不安吧…
鐵絲網。圍牆。
這些曾將他的心撕開撕裂的東西早就不在了…
祇是,他打從一開始就感到不對勁。
他,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是普.魯.士.,而不是東.德.。
總覺得自己在某天會消失…
所以,留下來陪我吧。
我好怕…
「哥哥你別撒嬌了…我也很想留下來…可是…今天真的不行。」
放開那兩條縷着自己的手,路德維希搖了搖濃金的青絲。
他走上前,温柔地覆蓋兄長薄唇。
咬!
「嗚!哥哥你幹甚麼!?」被牙齒咬到的唇流出些微血絲,碧眸憤怒地瞥了瞥血眸。
「不留下來嘛…好啊,那你快給本大爺滾出去工作,我不管你了…反正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要不本大爺待會去找安東尼奥和法蘭西斯去喝酒看美女好了!」
「你又賭甚麼氣…晚上回到家不就可以陪你了嗎?我還打算買蛋糕回來…」
「還不去上班!不怕遲到嗎!?」
「…那我走了,今晚會很遲才回家。基爾哥哥你自己留在家裏別亂跑,乖乖等我回家。」
「你說誰在家亂跑…」
呯。
門,關上了。
「West!?」
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的走了!?
我只是說笑啦"
「混蛋路德維希…居然丟下如此帥氣的哥哥滾了去上班…也不想想是誰把你養大的…」
可惡…那臭小子剛剛竟敢頭也不回地離開…他只是想他留在他身邊而已啊…一般戀人不也像這樣子的嗎…為甚麽就是他不可以!?
明明小時候那麼可愛…可愛得令人想一口吃掉…
「算了…打給法蘭西斯叫他來陪本大爺喝酒…」
路德維希…本大爺才不要你可憐我!
*
「喂…是基爾伯特嗎…咦?要哥哥我陪你喝酒?不行喇…我今天約了亞瑟去高級餐廳喝紅酒吃安格斯牛扒…你去找安東尼奥吧…」
「…法蘭西斯。」
「怎了?」
「你是故意的對不對!認識到你是本大爺一生的污點…我去找安東尼奥…再·見·了!」
卡。
「喂…基爾伯特?基爾伯特!收線了…!?」
奇怪了…聖誕節不是該和情…不…愛人一起過的嗎?
路德維希由今天起開始放假嘛…明天又不用開會…他應該在基爾伯特身邊才是…
「難道…這兩個白痴兄弟終於吵架了…?」
法蘭西斯置下手中的紅酒,想。

「喂…是基爾伯特嗎…不行啊…對不起…今天我要和羅馬諾去蕃茄園玩…路德呢?你不找他陪你?」
「你去死吧!不許再給本大爺說那個混蛋的名字!!!!!!!!!!!!!!!!!」
「啥…?」
………沒有回應。
「他…又和路德吵架了?真是的…路德有一星期的假期陪他…還不足夠嗎…」


關掉手提電話的電源,基爾伯特勁自走出房間。
「親父啊…我這是不是叫做交友不慎…交到的全都是重色輕友的混蛋…」
今年…真的要一個人過聖誕節麼…
血眸披上一層薄薄的輕紗。
「啾!」
「小鳥…果然你才是本大爺真正的朋友…啊啊…是雪…」
好美…
「橫豎West一定會很晚才回來的了…倒不如去玩一玩吧…」
於是,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25歲,在聖誕節的早上,只穿着一件薄得不能再薄的外衣和褲子,走了出去玩雪。
*
「哥哥今早可憐夸夸的樣子好可愛…雖然看着他哭並不是甚麼有趣的事…」
騙他自己會晚回家好像太過份了…希望他別鬧彆扭才好…
不管他怎麽樣也好,我還是會愛着他。只愛他一個…
看着懷中的禮物,路德維希勾起嘴角,卻不小心碰到今早被基爾伯特咬傷的唇。
「…回去再教訓他吧。」
「德.意.志.!德.意.志.!終於找到你了!」
某個笨蛋朋友的聲音從他腦後傳出,路德維希下意識地轉遇身,果真看到菲利奇亞諾氣喘唹唹的出現在他眼前。
「意.大.利.?你怎麼會在這裏?」
「你你你你先聽我說…剛剛法.國.哥哥打給我,他說…普.魯.士.他發熱…在家門前倒下…」
菲利奇亞諾還沒把「了」字說出來,路德維希已失去理性似的,朝自己的家衝去。
*
「為甚麽這麼亂來…不是約好了別走出家的嗎…」路德維希疼心地撫着銀白的髮絲,吻了又吻。
好燙…哥哥這個笨蛋…衣服那麼薄還出去玩雪…
「誰叫你那麼冷還出去玩!?」
「不是…晚回來的嗎?現在才三時…連吃下午茶的時間也沒到…」
「…我騙你的,我今天不用上班。」
「甚…」
「明天也不用,上司許我放一星期假期。我只是出去挑禮物給你。」
是嗎…
原來我誤會了…
「…吶……West。」基爾伯特虛弱的靠着路德維希冰冷的手臂,柔聲地道。「別哄過來…別抱我…也別吻我…只限今天…行不行…」
「我怕把感冒傳染給你………所以…不要…」
「那就把感冒也傳染給我吧,這是我對你今早的懲罰。」
路德維希俯下身,按着基爾伯特的手,不許他作出任何反抗。
「…West,我對你來說是甚麼?」
唇跟唇抽離以後,基爾伯特這樣問道。
路德維希先是怔了不怔,然後輕笑着回答。
「哥哥你…是我的東西,只屬於我的東西。好了…我陪你睡吧,好好休息一天病就會好了。」
「可是禮物…蛋糕……」
「晚上再吃吧,乖乖的換一件比較厚的衣服。」
「…嗯。」
現在,他可以感受到他的體温。
「哥哥。」
「West?又怎了…」
「Frohe Weihnachten.」
*
20年了,我仍躺在你懷中,像個孩子一樣依戀你。
今後…我們還可以在一起吧?
嘛…我的West,
永遠待在你身邊,就是我最想要的聖誕禮物。
Ich liebe Di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