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獨普】Romantik

我覺得自己對於拖文這回事已經習慣了…我的天|д`)д`)
不過今年終於也能慶祝他倆生日啦我好滿足♥((前幾年也沒敲到…"|||
這年應該會比較空閒所以我會去填坑清文債的了(啥)大家等我((◎ノ・U・`)ノ



2012.02.04 文章已修改w


   「肥啾二號加快你的速度沒錯就像這樣一直往前衝再快一點也可以啊本大爺才不會那麼容易就被丟出車外GO

    有點刺耳的破嗓子劃破了夜宵的寧靜,在聲音的主人開始思考自己的聲量會不會過大而吵醒宿舍哩的人前被他縷住腰部的男人已經住他的口不讓他再作聲。

    放開手。轉過身。用手指肚抹了抹唇角。男人像是習慣了似的做著這三個連貫的動作像是每個人的自然反應一樣臉上泛起淡淡苦澀的笑。

    「既然哥哥你是在指定時間外溜出宿舍請你不要發出無謂的聲音不然要是吵醒了其他人的話哥哥你的成績單就會變得更花了你也不想這些事發生吧?」
   
......明明就說得理氣壯你這傢伙還不是和本大爺一起溜出來West你又有甚麼資格罵本大爺你可是我的共犯啊」基爾伯特瞪著眼睛鼓起腮子氣沖沖地問道。「再說就算我真的被抓了那也是因為我被某個品學兼優的風紀委員抓了去幽會的緣故絕對不是本大靠的錯吧

    他在沒有任何停頓的情況下一口氣把話說完一副「自己的就是真理」的樣子等待著路德維希的回應。

   「而且這輛單行車是你的啊共犯先生。」他挑起銀眉說。 「怎麼樣?無話可說了吧?」
    
「要是拜爾修米特學長你今天不用到圖書館補課的話
我也不用半夜約你出來吧再者我記得好像有人在午休的時候甩了我害我一個人拿著冷掉的便當在天台吃飯呢......我有沒有記錯哥哥。」

    糟糕害他生氣了……生氣起來的路德可不是能吵架的對象,搞不好本大爺接下來那星期也吃不到楓糖蛋糕了……

    對不起!是本大爺的錯我道歉了所以你快點繼續往前走吧這次我甚麼也不說乖乖坐在後面這樣你滿意了沒有」他壓低嗓子小心翼翼問道。

   ......你做得到的話我就不用那煩了。」

    「嘖吝嗇鬼。對了West你帶了甚麼蛋糕呢禮物呢怎麼我找不到啊」他把手伸進路德維希的背包裡,不安分地亂搜蹙箸眉說道。

    ...拜託,哥哥你抓緊一點可以嗎?我已經在飆車了,你不抓緊的話很容易受傷的。蛋糕和禮物我放在學校,一會我帶你去拿出來,所以你別再亂翻了,好嗎?」路德維希微微轉身,對上基爾伯特的視線。「說到禮物,哥哥你今年打算買甚麼給我?還是你其實一開始就打算不送給我了?」

    路德維希再三提到禮物二字想看看身後那個人的反應,只見基爾伯特一言不發的盯著自己的臉支支吾吾地把話接下去。

    ......在你眼前那一份就是了啊,怎麼樣,快點給我簽收啊。」

  「你耍賴去年你好像也是送這份給我的,前年也是,不是嗎?我明明就沒有退貨,為甚麼你每年也是送這份給我啊?」

    「怎麼啊,你不滿意嗎?枉本大爺還準備了那麼久!」

  「啊?可是我無論如何也看不到你和平日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啊?是我的錯覺嗎?抑或哥哥你還準備了其他東西?」他把視線挪移到被赤紅外套裹住的東西上,邊想像內容物的模樣邊問,卻沒有再轉過身,專心的駕著單行車。

  「待會上到天台你不就知道了嘛,總之今年本大爺一定會給你大大的驚喜,肌肉笨蛋你就走著瞧吧!到時候就算你想退貨也辦不了!」

    那顯然是賭氣時才會用上的語氣,即使如此,路德維希還是一副拿他沒辦法的樣子回應了他的話。

    「嗯,那說好了啊。」

    從那溫柔厚實的聲線聽不到的喜悅全都盡在男人的表情上,只是因為看不清對方的五官,所以基爾伯特並不知道他說這句話時的心情,只是,他總覺得有股暖意流進子裡,令他不想把手鬆開。

    開玩笑的啦,只要是你送的,我也會喜歡。

    微微發熱的耳畔傳來了這樣一句話。

   
                                                  *        *        *

    「那個... ...路德維希先生,你到底在這裡做甚麼?」
      
基爾伯特滿臉疑惑地站在一列又一列儲物櫃的前面,看向比自己還要高上一點的男人,問道。
    
「拿禮物啊,今天放學的時候我把它放進去了。」他邊打開鎖邊回答道,還不忘補充一句。「就在哥哥你被抓去圖書館的時候,我還去了買包裝紙把禮物包得漂漂亮亮,所以你放心,今年的禮物一定能讓你很意外。」

    「你今天不是要和小菲尼他們一些去班會活動需要的東西嗎?哪有閒餘時間去弄本大爺的禮物啊,少騙人了,我才不會相信你的話。」紫紅色的視線卻離不開男人手中的袋子,從表情就可以知道在基爾伯特眼中這份禮物對他來說意義有多重,不自覺地抓起自己的袋子,用路德維希看不到的角度把袋子拉開,在確定裡面的東西沒有在那驚險的飆車之旅弄壞之後,他才安心地笑了起來,眼中溢著數之不盡的幸福。「... ...說起來,今天我己經吃過蛋糕了,法蘭西斯他們不知道在哪裡買了個超好吃的蛋糕回來,所以West你可以先把半個蛋糕留起來,本大爺的胃還沒有把飯後甜品消化好。」
   
不過,假如你弄了
糕的話本大爺倒也會給你面子把它整個吃光啦,我最喜歡吃你弄的東西了。
   
路德維希溫柔地笑了笑,說:「蛋糕我放了在家政室的冰箱內,我們現在就過去吧,我有那悝的鎖鑰... ...一天吃兩個蛋糕,哥哥你就不怕會變胖嗎?雖然你現在真的太輕了...但是... ...
    
「欸?你該不會想跟我說本大爺變胖的話你就不要我啊?我會傷心死的,路德維希先生你可要為欺騙你大哥感情這件事負上責任啊,不然我就跟那群低年級的女生說你冷酷無情、無仁無義、感情騙子... ...總之所有關於你的負面名詞我也會搬出來,你當心比較好。」基爾伯特一臉得意地回答,根本就沒有留意到路德維希的眼神由深情轉到無可奈何,只管把話說完。
    
「你放心,這種事就算世界末日來到了
不會發生的,話說哥哥你為甚麼不問我從哪裡把課室的鎖鑰拿到手?我還以為你會嚇一跳。」
    
「不是本大爺誇口,你這種人見人愛的好學生呀,只要隨便找個藉口,家政科的老師一定樂得把鎖鑰交給你保管,別以為我這種天天翹課的人會甚麼也不知道啊。」

    別忘了,我可是你大哥耶!

    「所以,第二份禮物到底是甚麼?哥哥你能告訴我嗎?」不知不覺間,路德維希已經為儲物櫃重新上了鎖,走到基爾伯特的身旁,提起他身上的袋子,作勢要把袋子的扣子打開,而後者除了一臉的不滿之外,根本無法作出其他反抗。

    在空氣中縈繞的始終是那句咒語似的話。
 
  『待會上到天台你不就知道了嘛。』

    這是我們在一起的第N個生日。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連一個樹輪也沒有。
    「雖然我知道你每年也會很喜歡這份禮物啦,可是每年也送同一份禮物的話,West你也會膩吧?所以啊本大爺今年還預備了另一份禮物送你,雖然也沒差就是了,但是這次本大爺不許你嫌棄它們啊!」他單手翹起銀絲,低聲呢喃。
    「總之本大爺保證你一定會很喜歡這份禮物就是了!」他一臉得意地拍了拍胸膛,說。

    倏地,那又大又暖的手緊緊地拉住那五冷得幾乎無溫度可言的手指,牢牢的,不肯把手放開。

    「走吧,本大爺肚子餓了。」他默默地回扣弟弟的手,施施然的說。

 
                                                  *        *        *

    如果說日本流傳的學園七大不可思議是真的,那麼,還會不會有那份勇氣夜闖校園?恐怕是沒有吧。

    當基爾伯特牽住路德維希的手走上通往天台的樓梯時,他顯然是猶豫了,可是當他想到剛剛自己的氣勢時,他卻死命往上走,深恐再遲疑下去只會丟自己臉一樣,認命繼續走,只是,在這不算長的路途中,他卻一句話也沒說過,而這當然引起了路德維希的注意了,俊俏的臉上掛著彎彎的淺笑,他看著怯生生的兄長,眼角的笑意也竟變得更深更深。

    「怎麼了,怕了嗎?只是沒開到總電制罷了,哥哥你剛剛那一臉神氣的氣勢都往哪去了?」

    「不要多管閒事,才沒有這回事,當心本大爺不把禮物送你耶!」

    「知道了,不要鬆開手,這裡太黑了,看不清路,哥哥你亂走的話可能會滾下去... ...」語畢,他還意味深長的看向基爾伯特,不語。

    打開大門的時候,他還以為那些寒風會劃破他的皮膚,夜裡的天台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冷,他以後也不要到這裡翹課了,基爾伯特不禁如此想道。

    不過是一片烏溜溜的黑嘛,為甚麼要提議到這裡約會呢?West該不會是打算抄襲外國劇集的喬段,在這無人的環境吃燭光晚餐吧?這樣真的會冷死啊,West這個笨蛋... …

    「哥哥?怎樣了?」

    「不...沒甚麼......只是覺得有點冷而已,對了,不如本大爺先送第二份禮物給你,好不好?」他抬眸,對上路德維希的視線。「你也知道啦,送禮物這回事可是要看氣氛的嘛,現在不把它送到你手上的話,我怕效果會沒我想般那麼完美啊,所以嘛,先讓我送就好了。」
    
畢對方的話以後,路德維希親暱地從基爾伯特的背後環抱著他的脖子,默默點頭。在得到允許之後,他淺淺笑了一下,從袋子裡拿出一個長方形的黑色小盒子,然而輕輕的撫了撫盒身,那是部很漂亮的口琴。

    路德維希見狀,微微皺起眉,以不信任的語氣問:「哥哥,你懂玩這玩意嗎,除了長笛之外,這些年來我也沒有見過你玩其他樂器...

     「不過是一部口琴啊,本大爺還沒學會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會吹了,你不信的話可以聽聽啊,本大爺可是有精湛的音樂才華,我要你後悔你說過這句那麼沒禮貌的話。」語畢,他便隨即動作純熟地拿起它,把它放在嘴前,緩緩地含住它的鍵,然後吹出氣來。「看啦,就是那麼簡單的一回事。」

    吹氣。吸氣。吹氣。他不斷重複這兩個動作,而那部精細的樂器亦因而發出了悅耳的旋律,即使並不深諳於任何一種樂器,亦不曾留意過甚麼流行曲子,路德維希還是認出了這段音樂,這段全世界理應也知道的歌謠。

    HAPPY BIRTHDAY TO YOU.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你,哥哥,這兩份禮物我也很喜歡。」他蹭了蹭兄長的銀腦袋,然後揉亂那頭亂得快成了鳥巢的銀髮,接著用手強行把他轉過身,看著那雙妖異的紫紅瞳子。「那麼,在切蛋糕之前,我先把這年的禮物送給你。作為回禮的話,我相信你一定會很喜歡這件禮物的。」

    「就是剛剛你從儲物櫃裡拿出來的那份?」

    「對,我把它包得有點過... ...所以你應該看不出那是甚麼,我把它交給你,由你去把包裝拆掉,好不好?」路德維希笑笑,說。

    要數神秘感和驚喜程度,這些年也是由路德維希獲勝的,他每年送自己的東西都令他愛不釋手。比方說大前年送的數碼相機、前年送的幸福熊貓掛飾、還有去年的相冊,這些全部看得出是花過一番心思挑選的。記得有一年,他一臉不滿地掠諸劉海,語帶埋怨地問他為什麼不曾送自己給他當禮物,他還笑著跟自己開玩笑,一臉認真地說自己早就是他的了,那染上幸福色彩的笑容,讓他整個人也暖了起來,所以,他每年也特別重視這一天。

    一月十八日,除了是他的生日,還是他弟弟的生日。

    雖然他不知道有沒有同年同月同日死這回事,他倆亦非同一年出生,但是,他還是格外重視這一天。

    於是,他滿臉笑意地回話了:「好呀,反正和你一樣,只要是你送的我也會喜歡。」
    「雖然哥哥你沒有說錯,不過你還真的充滿自信呢…」
    「彼此彼此,濫用職權的優等生。」

他伸出手,拿過弟弟手上的盒子,開始粗暴地撕拆包裝紙,只是,當他拆到最後那層包裝紙時,他卻愕住了,正在拆包裝紙的手亦僵了在半空,動也不動。

    「吶,West,那是……什麼啊?本大爺沒有看錯吧?」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路德維希,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見路德維希笑著點頭,彷彿收到禮物的人是他一樣,像個陽光大男孩一般笑著。

    「真的是送我的?」

    「嗯,對不起,今年沒時間準備禮物所以只準備了這個,因為哥哥你前陣子說過想要這東西,但是我那時候又不夠錢,所以沒買到給你……抱歉,不是什麼名貴的禮物。」

    他聽著聽著,眼眶卻開始溫熱起來,只是,前方本來就是一片無止境的黑,所以他不知道視線有沒有模糊了,他拿著盒子裡的禮物,靜靜在路德維希的臂彎裡站著,加重了左手的力度,抖著身子。

    「才不會不喜歡……所以你不用道歉啦!事事也低頭認錯什麼的一點也不像你……」他吸了吸鼻子,把話接下去。「這東西不是一般的貴啊……你這傢伙哪來那麼多錢把它買回來啊?況且那時候我只是隨口說說啊,你根本沒必要那麼認真……」

    收到生日禮物還會感動到哭什麼的,他長到那麼大也沒有試過。那雙溫暖的手拭去快要溢出來的淚水,只是由得他一個人靜靜,什也沒說。

    在那瘦得可憐的手臂裡的,是一雙赤紅色的跑鞋。

    那是幾個月前他和路德維希放學一起去約會(其實只是一起買晚餐的材料而已)時,他無意在某家店的櫥窗看到的,當時他只是跟他嚷著這對鞋子很酷,穿在他身上一定會令他變得更帥,只是,當他們看到價錢牌以後便很有默契地轉身離開了。

    他還記得當時路德維希說,這種玩意只是毫無意義地浪費金錢的行為,說絕對不能買什麼的,還揚言要是某天在家裡發現他亂買東西回家的話就把他的零用錢扣掉,所以他一直也沒有打那雙鞋子的主意。

    騙子。如果真的毫不重要、毫無意義,那為什麼還要記著這件如此瑣碎的事呢?他看他根本就早有預備了吧……還用零用錢作藉口去唬我,這種招數有夠爛,卻讓他感到有點莫名的幸福

    「其實我之所以會買這東西給你也不是純粹想要送你的,這點我想澄清一下……因為這對鞋子的顏色和哥哥的瞳色好像,所以我才會買下來的……總之你喜歡就好了。」

    在宿舍和學校裡的時候也一樣,根本就無法走近你,每代想找你好好聊天,你又不知跑到哪裡去,又不傳簡訊聯絡我……所以只好在半夜拖你出來補送禮物了。

    「謝啦,本大爺好喜歡,你沒有勉強自己吧……」
    「買自己想要的東西自然要經過自己的努力不懈才有意義嘛,更何況那可是要送你的東西,又怎可以半點誠意也不付出呢?我也很喜歡你的禮物,謝謝。」

    「……喂,West,我們還是切蛋糕吧,雖然這裡有些暗所以可能看得不清楚,可是再這樣被風吹下去,本大爺在吃到蛋糕之前就已經變成冰棒了……這裡的風好大,剛剛過來的時候我只拿了件外套就走了,晚飯也只吃了一點,現在超餓啊我。」受不住對方的甜言蜜語,基爾伯特邊伸手投降邊嚷道,讓有點走神的路德維希有點無所適從,他盯著兄長那個鼓鼓作聲的肚子,只好沒好氣地輕聲歎息,臉上卻依然帶著笑意。

   「嗯,哥哥你坐下來吧,今年吃的是奧地利的沙架蛋糕,雖然我不嗜甜,可是我有調較過份量,所以我想該沒問題的……我想。」他再三強調道,雖然語氣充斥著拭不掉的不滿,但他的表情卻又異常的柔和,基爾伯特也看不透他在想什麼了。

   「不會吧!?你居然會弄那個塗滿巧克力的蛋糕,連本大爺仔覺得他甜膩過頭了,你這小子本來就不喜歡這種東西,為什麼還……」話說到一半,他卻又止住了,他想來想去也不明白為什麼他要如此勉強自己,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嘛,不是嗎?

    該不會是和自己有關的吧?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果真聽到和自己想法沒差的回應。

    「因為你喜歡嘛,咯,你明明就喜歡這些甜死人不償命的東西嘛,我又沒有說錯。」

    見他一臉正經的回應自己,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他想說些什麼去反駁路德維希的話,卻無法在腦海中找到適合的字詞。最後,他合上眼眸,走到路德維希身邊,吐息一般說了這樣一句話。

    West,生日快樂。以後這些年我也不許你和別人過生日,一月十八日這天只能和我約會,知道了沒有?」

    面對兄長的要求,他只是回了句「哥哥,生日快樂」便一笑置之了,的粒子卻一直在空氣中彌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Prosit

    生日快樂。HAPPY BIRTHDAYHerzlichen  Glückwunsch  zum  Geburtstag

這些年來有你在身邊,真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