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俺はいつも貴方のそばにいる

其實拖了那麼久我也不好意思說這篇是獨普結婚賀文了…嗯,到底過了多久了((拖
還有順便補回一句AK太生日快樂((人家生日已經過了兩個月了好不好
看樣子我今年兩篇也會拖超久的樣子,就說我半點效率也沒有啊…(つω・`)很久也沒有打過日常閃光文了,結果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這種嘛w((清好稿債所以寫得好開心
話說這次的BGM其實是JAYED跟JUJU的《永遠はただの一秒から》,歌詞意外地很合這兩隻就是w
「愛して、愛した、ふたりで幾つも夜を超えて。」所以說他倆到底有多萌呢(RY
歌詞的部分真的好棒,所以如果可以的話邊聽邊看就最好不過啦,真的(*´∀`*)



那麼,沒問題的話,請用力(?)按下ReadMore~
2011.11.19:後記已補+文章已修改


    基爾伯特漫無目的地在空虛的雙人床上輾轉反側著
紫紅色的眼卻離不開空出來的半邊沒有將視線挪移。
   
也許是因為整間房間也只有自己獨自一人的關係看著四周、尋某個身影的動作令他更為空虛然而他還是不肯放棄似的拿起純白色的手機在確認沒有任何新訊息以後男人重新把腦袋埋進被子裡雙手牢牢地緊抱著懷裡的布偶然後把眼簾覆上。
   
十月二日上午六時三十分一個在天氣開始轉冷的假不可會醒過來的時間。
   
只是在不該醒過來的時候把眼睛睜開的話也很難度入眠。
   
「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你這個冷血的死腦筋…居然連本大爺的短訊也不回……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對不對。」
   
對方上一次回覆已經是昨晚的事了使自己發了多長的短訊也好他總是回以寥寥數句便算有時跟他通電也只不過是聊些有的沒的除此之外什也沒有。
   
一個人睡的雙人床就連一點屬於人體的溫度也沒有。
   
好冷。
   
左手的位置好冷觸感也快要痲即使如此他還是不肯將手放進被子裡任由冷意侵蝕他一寸又一寸的皮膚。
   
他在賭賭房的主人在這幾到底有沒有回過家。
   
從上星期開始他便故意沒蓋好被子便跑到弟弟的房間睡只是每次醒來的時候,一切還是保持原狀另一邊的床還是整齊得叫人咋舌。
   
……不在那個男人不在這裡,或者應那個男人這幾天大概又忙得連回家的時也沒有。
   
假如他有回過來麼,他一定不會讓自己這無論自己如何反抗也好那個男人也絕對不會棄他於不顧不厭其煩地把自己喚醒然後說他應該要學會好好照顧的方法。
    
West你這個混帳快點給本大回家……又不知道我每天等到多晚才去睡…工作真的那麼多的話帶點回來分給我做也可以嘛你以為你哥我是誰…以前我每天打倒的敵人可是比你每天改的公文還要多好幾倍啊。」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頰後他還是無法打起精神卻又無法睡得著他只好繼盯著從指縫之間瀉出的微光自己閉上眼睛回去睡覺卻又事與願違
   
說起來他有多久沒有近距看著那雙比起藍寶石還要漂亮的瞳仁了呢差不多已快一個星了吧。這陣子他幾乎每天晚上也會躺在客廳的沙發上邊玩遊戲機邊等著門鈴的聲音響起只是他總是在門鎖被人打開之前便失去了意識到了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置在地上的啤權全都失去蹤影白皙的皮上卻披上了一件淺褐色的大衣還有一張叫自己小心著涼的便條紙。
   
即使閉上雙眼他也能認出便條上的字跡是誰寫的。
   
根本就不可能認不出來不是嗎他已和這些字跡的主人相處多少百年了他敢說一定沒有人會比自己更清對方的事情。
   
也罷反正從那個男人懂事那天起便一直罵他不會照顧自己、老是讓人放心不下什麼的他早就沒把這些放在心裡了有時候只要他想到把路德維希教成這樣的就是自己他也會感不可思
   
他們到底哪裡像被血緣連繫著的兄弟就連他也搞不懂。
   
或者只有對某些毫不顯眼的小事異常執著這一點才是他唯一相似的地方吧。只要是有關對方的任何事情也會理所當然似的把它們放到最前而且毫不猶豫,彷彿對方比起世界上任何東西更為重要一樣所以把他當作衡量輕重的指標把他放在心裡一個特別的位置上。
   
路德維希想必也是這樣吧他最近的工作量才有增無減連最近和自己見面的次數也變少了。
   
他是為了自己才會把所有事情也揹在自己身上的。
   
他不是不懂弟弟沒時間無時無刻地陪在自己身邊的理由是,有時候理性還是敵不過感性就算是一些早已明白的道理也好也總會有想要顛倒它的一天所以即使他比任何人也清楚他不能回家的原因、即使他知道讓事情發展成這樣的就是自己他還是會因為這樣而動輒就感的寂寞孤單。
   
對他來說比起過著跟法蘭西斯一樣奢華的生活單單是和路德維希待在同一個空他就已很滿足。只要被他愛著已經足夠了啊一個卑微到沒人會察覺到的願望。他只不過是想永遠留在他身邊享受只屬於兩個人的純粹幸福感而已他根本就沒想要改變些什麼,為什麼路德維希就是不懂自己的意思呢。
   
為什麼他就是不懂自己最需要的是什麼。
   
只要是和他在一起無論是多難過的事也好他也會覺得很幸
   
這大概是因能一直在對方身邊的緣故吧。
   
他喜歡被那雙粗壯的手臂擁進懷裡的感覺只有在肌膚貼肌膚地抱著他的時候他僅有的安感才不會被抹掉。
   
另一邊空出來的睡床讓他憶起那段令人無法忘懷的日子假若可以的話他不想再想起四十多年前只透過電視看到弟弟的生活。在那個時候無論他多想在他身邊待多久時間也好他也沒被人賜予能得到那種權利的資格待在那個空間的衹有無言的死寂罷。
   
螢幕上弟弟機械式的講話、緊繃著的臉、還有他那疲憊不堪的身影這就是他的整個世界。
   
即使自己已經回到這個「家」二十多年了他還是覺得現在和那時候分別不大他的安感依然少得可憐很容就會消失不見。
   
他和他之間仍然築著一道看不見的牆。那裡是被自己鎖上的地方。心扉唯一通往只屬自己的世界的通道打開門扉的鎖匙一直也在路德維希手上只是他不曉他在什麼時候才會用它來解去付在心房上的枷鎖。
   
在自己那個狹隘細小的世界裡對方所佔有的位越來越大再漠了。他知道這些年來路德維希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變得越來越重要亦清這份感情不會有變淡的一天自己只會更加深陷其中罷了正因為很在意他所以他不在身邊的時候才會感到焦躁不安吧那是太喜一個人時附帶的副產品。
   
僅此而已。
   
愛戀從來也是種複雜得無法解讀的情感。
   
如果他說如果。
   
如果他能夠為他做點什麼就好了他不想再看到弟弟那張嚴重睡眠不足的臉了。
   
自己什麼也辦不到對於這點他心知肚明
   
他發洩似的把那隻聲稱能為人帶來幸福的熊貓布偶摔到地上卻還是無法把壞情緒全部消除掉。
   
「可惡…完全睡不著都是那個肌肉笨的錯……都是他害本大爺想到些奇怪的事。」
   
他有好多好多話想要面對面告訴他他的嗓音做的話又會令對方感到困擾吧。
   
『快點給我回家』這種跟任性小孩撒嬌沒有分別的話他說不出口。
   
他才不要看到弟弟又因為自己而露出難堪的表情他不要。
    「……先去弄點吃的吧今天還沒餵肥。」
   
在路德維希回到家之前要做些什來消磨時較好不管了今天乾脆整天在家、哪裡也別去就好明天要和他一起去統一慶典玩、又要跟那幾個很久沒見的弟弟碰碰面今天晚上絕會回來的。
   
這種時候就該擺出一副兄長的樣子啊就算自己心裡有多不舒服也好也絕不能成為那個人的累贅當別人的包實在太丟臉了何況那個人還要是自己的親弟弟呢。
   
他絕對不要。

                                                  *        *        *

   
湛藍色的眸子邊看著手機寬闊的液晶螢幕、邊用眼角僅餘的位置盯著桌上那堆積如山的公文無意間把金眉蹙得更緊更深在他身後的秘不禁嚇得不敢作聲。
   
也許是因為被人長期盯著感到不舒服的關係德維希抬起頭色的雙眼對上秘書慌張的視線。
   
「工作已經做好了嗎怎麼一直看著這一邊把你整理好的資料拿給我看看。」從嗓子發出的顯然是因為睡眠不足而沒有精神的聲線但他那因為精不足而顯得更為凌厲的眼神卻還是把對方懾服了。
   
「不、這堆資料還沒有處理好德維希先生我只是在想…既然您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我要不要給您倒一杯咖啡提神罷了…」他怯生生地回答的焦一直落在手中那一大疊會議記錄沒有看向路德維希的臉心想眼前這個男人的表情就像想要把自己殺死一樣恐怖他已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才不會被對方斥責了。
   
「這樣啊……那麻煩你給我倒一杯咖啡回來吧這幾天要你陪一起熬真的辛苦你了可以的話我想要一杯黑咖啡,一會兒順便把統一慶典的時表拿給我看看吧。」
   
「好、好的我明白了我就先失倍了。」
   
意外的是面對自己失常的狀況路德維希卻一臉淡然地回了話這反而讓他感到很奇怪以對方凡事也追求完美的性格在心情不好的時發現自己在做工作時恍神的話他絕對會毫不留情地責罵自己的還會把自己抓去訓話所以說有這種上司的話就不用妄想自己能輕鬆完成任何工作啊也難怪周圍的大家也買了一堆胃藥在家備用吧想在這個工作環下沒有壓力的生存下去根本就是一件沒可能會發生的事。
   
發生了什麼事了嗎關於這點他並沒有加以追問只是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路德維希的工作室。
   
在目送秘書滿臉慌張地離去以後德維希揉著自己的太陽穴神情卻沒有因而放鬆過。
   
從早上開始哥就沒有再傳短訊給自己了就連一通電話也沒有打過來換作是平日的話他傳過來的短訊早已把收件箱填滿了。
   
果然是生氣了吧…哥哥絕對是生氣了要是自身上沒有家裡大門的鎖匙的話他想基爾伯特也許會賭氣不讓自己踏進家門一步也說不定。
   
嘛…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想著想著德維希下意識地嘆了一口氣,隨即把跟兄長同款的手機合上。
   
他倆已經快整星期也沒有面對面聊過天了之間一直也只是透過短訊和電話聯繫對方這幾天自己一直也忙著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又不自地冷落了他即使收到他的短訊也只回幾句重點就沒下文了自己又從不會主動打電話或者傳短訊給對方也難怪他會生自己的氣吧。每次只要聽到他興高采烈地跟自己說那幾隻比起主人更像小孩子的愛犬們的近況、或者跟自己交代日常生活的聲音時路德維希也會感到很安心。
   
那個人的聲音聽起來這麼精神實在太好了這是他對電另一邊那個人的想法他還以他這幾天一直也睡得不好看來完全不是這樣一回事當然他也不會排除這是兄長故意裝給自己看、好使自己不用擔心的可能性但他還是想去相信他。
   
最初決定和哥哥走在一起除了是不想他再突消失不見所以想把他留在自己身邊外還有更多是因為想要保護他、不再讓他受到任何傷害的人隨時也會自己面前失去蹤影的恐怖感他已經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明明就在距離那麼近的地方卻連觸碰他的指尖、感受他的偏低的體溫也辦不到的事情他也不想再發生了。
   
知道兄長對自己抱著同樣特別的某種情愫時他其很高興。
    『我愛你。』 
   比世上任何事物也更愛你,為了你,即使要將這個世界毀掉,我也在所不惜。
 
   
那是他第一次知曉他原來是跟自己是心靈相通的。
   
無論在什麼時候也好他也不無法對兄長的事情置之不理,也無法放棄他或許應該說他想也沒想過要再一次放開那隻自己努力抓緊的手。
   
從來沒有。
   
抓住了就永遠不會放開在世界末日來臨之前、甚至世界毀滅以後也會一直在一起。
   
這是再次看到他那張蒼白得近乎透明的臉龐時想到的事情。
   
原本以為這輩子也不會再相見的那個人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身邊就應比以前更珍惜和他一起共處的時間所以他才會拼命工作以換取和喜歡的人一起的時間罷了。
   
算了明天開始就是連續一星的休假今天晚上回到家一定要跟哥好好解釋才行不然他又會生悶氣了…要讓這個喜歡胡思亂想的人消氣從來也不是一件看來這次自己又要想辦法像哄小孩一樣他了。
   
回到家之前給哥哥一通電話好了。
   
想到一會回到家便能看到兄長的臉孔原本抿緊的唇線不自覺地勾起了一道漂亮的弧度泛起淡淡的笑意。
   
所以…今年到底要送什麼給哥哥作週年禮物好呢

                                                  *        *        *

   
甫從路德維希踏進客廳那刻起整個空就寂靜得奇怪修長的手指按了按燈光的總制卻連半點回音也沒有那個熟悉的身影亦沒有出來迎接自己。
   
「哥哥你睡了沒有聽到的話就回一下我吧。
    脫下了西裝以後他朝走廊的位置前進往兄長的房嚷道。
   
還是沒有任何回應走進兄長的房裡卻發現裡面根本就空無一人自己的房亦一樣這讓路德維希更加心生疑慮,他凝視著客廳的大鐘十月二日晚上十一時五十分比起前幾天回到家的時間,今天也不算太晚回家吧照道理哥哥也應該還沒去睡才對他到底去了哪
   
他下意識地走回去客廳卻看到一幅滿地啤酒罐的光景差不多整部電視也要被它們覆蓋了在啤酒罐旁邊的沙發上傳來了穩定的呼吸聲那個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正蓋著被子在那兒睡得死死的像沒有意識一樣昏睡過去對於這德維希像是完全拿兄長沒輒一樣走近了他。
     真是的…說過多少次了……睡覺就該回房間睡嘛。
 
   
「我記得我跟哥哥你說過很多遍在沙發上睡覺會著涼的吧你怎麼就是不聽人說話呢…抑或你想讓我擔心所以才這樣做
   
回房睡吧你再不動我就把你抱回去了啊。
   
知道哥哥睡得很淺路德維希懷著惡意地把臉哄過去他白嫩的耳根在他的耳邊低聲呢喃道把唇覆在兄長的唇上。 
    當四片唇瓣分開了以後,被自己的重量壓住的男人終於作出些許回應,像在反抗似的推開了自己的臉。
   
「嘖……我還以為你忘了明天是什麼日子原來本大爺低估了你嗎還真的對不起啊。」基爾伯特轉過身雙眼迷離的看著弟弟語帶不滿地說道。「我原本還打算通宵玩遊機耶都怪你壞了本大的好事又整天不回家本大可是為了等你才會在沙發上睡著這全都是你的錯所以West你不給我好好道個歉的話我以後也不理你了!
   
「知道了…我才不會忘記明天是什麼日子是哥哥你想多了。」
     永遠也忘不了,那個再度向他表明心跡、再次跟他走在一起的夜晚。
     永遠也不可能會忘記,二十一年前的這一天
   
「哼德維希,不要以為你哥我會被同一句話騙第二次我不會再上當了。」
   
「哥哥……」
   
看吶他就說了每當自己晚了下班這個人也會像孩子一樣鬧彆扭而且什也不會聽。
   
……不過這次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所以就算了吧。
   
「好了我投降。對不起…這幾天也那麼晚才回到家我哪也不會去統一慶典之後不如一起去玩吧我也很久沒跟哥哥你人單獨去約會了去哪裡由你作主就算是去遊樂場裡玩也可以哥哥你說好不好」路德維希張開了手把基爾伯特強行拉進臂彎裡愛惜地翹起耀眼的銀髮柔聲說道。「所以你就原諒我吧明天可是我的『大日子』呢。」
   
「…West你說真的真的去哪也可以」顯然是對路德維希的提議相當動心爾伯特抓著路德維希的領口再三確認似的問道。
   
「嗯我從來沒有騙你,不是嗎所以如你有什麼好地點想要提出來的話就回房間跟我說吧我會好好聽的。」
   
只要是你說的話我也會一一聽下來為我最喜的就是你的聲音了。
   
最喜歡你了比起世上任何事物沒有東西比你更為重要。
   
你就是我整個世界的中心失去你的話它就再也無法運作了。
    
好想跟你待在同一個空間裡呼吸著相同的空氣
   
請不要忘了我摯的你無論在任何地方也好有你的地方就會有我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也不會離開。
   
我愛你我的半身永遠也只愛你一個直到地老天荒、至死不渝,這份感情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我把我一輩子份量的愛,全都送給你。
    所以、所以。
    在世界末日來臨之前,請你一直待在我身邊,不要離開。

   
他在這裡發誓。


這裡開始是後記✿
PROSIT!+゚*。:゚+(人*´∀`)ウットリ+゚:。*゚+.
雖然今年有點晚,不過還是祝他倆能夠永遠快樂,只要他們幸福就足夠了。゚+.甘-`l-)♥(`フ´+.゚。
這是萌上獨普的第三個結婚記念日,一直覺得每年這個日子不做點什麼會好奇怪,結果就變成現在那樣寫賀文了w這種慶祝方式一點也不壞嘛只是升上高中之後都沒什麼時間寫了(´・ω・`)(望產文量
再過年半就畢業了,希望接下來這麼多年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來紀念這一天就好了(∩ω∩*)
也許有些人已經把他倆忘了,可是對我來說獨普之愛是永垂不朽的w再次恭喜再統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