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換頁桑】Mein Osten,Ich liebe Dich.

嗚啊!!!!!!!!!!!!!!!
換頁桑生日快樂耶
現在香家冷死了…
第一個認識的灣家萌獨普的萌友呢…
有機會膜拜你向你表白甚麽的實茌太美好了"
於是以下是生日禮物…
獨普砂糖短文v(對不起我寫太多虐文寫瘋了"|||
對不起我文筆差劣orz
換頁桑喜歡就好了"

注意(請自行避雷)
◆CP=絕對100%ルーギル
◆笨蛋夫妻甜蜜日常吵架生活有(天音:這是愛!)
◆基爾離家出走
◆作者私心有

「West是騙子…」
「West是肌肉白痴…」
「West是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碧眸對上血眸,無奈地眨了眨。
一個良好的日耳曼人並不會輕易發怒,那樣等同有辱於自身高尚的鐵血。
「哥哥…」
「乖…別任性了,快點去睡。已經十一時了…你要是不去睡,那明天的早飯我就不弄楓糖烤餅了…」他的嘴角輕輕勾起,臉上浮現一抹温柔寵溺的微笑,然後緩步走到基爾伯特面前,打算抱他回房間,卻被他推開了。
落空了…?路德維希睜大碧色的瞳孔。
「不弄就不弄啊…反正…West答應本大爺的事都沒有實行過!你這種人…這種人…我最討厭你了!」
基爾伯特不滿地大吼,廣大的房間把他的聲音放大,使路德維希不得不直視他。
「你…!」
目前的狀況使路德維希感到錯愣,怒意旋即充滿全身。
不對…有甚麼很不對勁…
基爾伯特的態度跟往常有很大差異。
假若平日基爾伯特向他撒嬌,每當他用力將他抱着、或是深情地吻向他蒼白的薄唇,他馬上便會像一隻貓兒般温馴地回抱他了。
但如今,那一個每夜安睡在他懷中的男人卻反抗甚至拒絕他的懷抱。
某道被稱之為【耐性】的關卡啪一聲被在路德繨希的金色腦袋中關上。
他才剛踏進客廳,兩隻樣子呆板的幸運熊貓布偶便撲向他的臉,害他一向梳得整齊的髮型被弄得一片糟,瀏海被迫垂下來;抑起頭,看到兄長一副宛然欲泣的樣子,オ剛走近他,想拭去他的淚、安慰他,可又無故被莫名其妙的笨蛋宣言責罵…
雖然哥哥這個可憐夸夸的樣子的確蠻可愛沒錯。
雖然被熊貓布偶打到的臉一點也不痛。
可是…
有誰可以告訴他親愛的兄長,撒嬌也不可以太超過?
這樣也太無理取鬧了吧?
他可不記得自己做了些甚麼惹到他啊。
「望着我!告訴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他用力抓緊哥哥的手,沒發現過份重的力度害基爾伯特痛得抖起來。「為甚麼突然耍孩子氣?你知不知道我會擔心你!」
「放手…路德維希…本大爺的手好痛!」
「你叫我放手!?」
「全都是West的錯…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你是天下第一大混蛋!我寧願離家出走也不要和你一起睡!」語畢,基爾伯特隨即抱起掉在地上的幸運布偶,一言不發的跑回自己的房間裏去。
「他到底怎麼了,不停罵我笨蛋…」
天氣這麼冷…哥哥一個人睡一定不會蓋好被子…他一定會冷病…
而且他很少會用這麼強調的語氣…
好擔心。
「算了…反正他只是在撒嬌…」
只是自己想多了吧?



翌日。
「哥哥,快起牀…」
叩了又叩,門的另一端仍是半點聲音也沒有。
「哥哥…?別玩了…快…」
沒有回應。
從一開始就沒有回應。
汗珠滑下路德維希的鎖骨,他打開兄長的房門,卻看不到任何人。
半點呼吸的氣色也沒有。
…就像消失了一樣,不留痕跡地。
凌亂得很的牀上置着一張字條。
『給混蛋路德維希:
本大爺離家出走去了,不會回來,不用找我。
像小鳥一樣帥斃了的基爾伯特大人上。』
「基爾你這個笨蛋…」
「這麼冷你跑去哪了!」
近乎悲鳴的怒吼聲在拜爾修米特家中響起。
路德維希放下手中的東西,一個勁兒往門外跑去。

雪,很美。像天使一樣從蒼穹落下。
可路德維希沒有那個欣賞雪花的心情。
「可惡…!」
他的兄長不見了。
他愛的人不見了。
他忽然想起昨晚基爾伯特那異常神經質的表現。
『我最討厭你了!』
…二戰結束後兩年,當普.魯.士被迫取消建制的時候,基爾伯特也曾哭着這樣對他說。
而在那之後,鐵絲網、圍牆,將他們分成兩個對方的個體。
想着想着,路德維希俊朗的臉越見煞白,白得近乎透明。
會不會…他又要消失了?
再一次自他眼前消失。
「嗚!」不小心一個人倒在地上,鮮紅妖艷的紋路從手背綻放,成了一朵又一朵彼岸之花。
不可以…
不能再放開那隻手。
絕對不能!
路德維希赤着手,從單薄的外套底下撫摸着別在胸前的鐵十字。
「哥哥…」
不要再離我而去…

再一次踏進家門,路德維希嚇呆了。
「哥…?」
「啊…West,歡迎回家。」
「你不是離家出去的嗎…為甚麼會在家!?」
「因為你今天準時回家了,所以本大爺我不氣你了…」
像矢車菊一樣幸福燦爛的笑靨在基爾伯特帥氣的臉上繪畫成一幅絕美的圖畫。
「準時…?」
「West你答應過本大爺每天八時回到家的…可你昨晚遲了整整三個小時…本…本大爺會寂寞啊…」
是嗎…
原來他在氣這個…不是消失了…
太好了。
「我以後一定會準時回到家的了…放心…」
吻輕輕的落下,重重的抽離,兩個人的臉上也染上緋紅色。
「Mein Osten,Ich liebe Dich.」
『我的東邊,我愛你。』
「啾…冷死了…昨晚都睡不好…還下雪啊…West…抱我…」
「好了好了,我們去睡吧,哥哥。」路德維希脫下脖子上的圍巾,把它圍到兄長身上,然後一臉甜絲絲的從背後抱着他,不願放手。
哥哥…
我愛你。
我會一直愛你。
真到地老天荒。
直到我從世上消失那刻。
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