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鷲主從】Lycoris Radiata.1

300同繪文使用題目:020藍色光,025刺青
黑鷲主從在我心目中永遠是個虐到不行的CP啊其實我好想他們能HE啊。゚(゚ノД`゚)゚。
原本打算一篇寫好這篇的但想寫的實在太多了我忍不住就…(RY
然後下篇是獨普(戰場或者圍牆…?),大概在考完試之後更新這樣。
*在這篇裡阿普性轉出沒注意&捏造設定有,沒問題的話請用力按下Read more v


        因為大家都討厭壞孩子,所以他們現在一定高興得不得了吧,因為對他們來說,沒有比「我」從他們眼前消失更值得慶祝,絕對是這樣沒錯,反正他們從很久以前開始就已經看「我」不爽了。 
       
那個人也一定是這樣想的吧,想著「神聖羅馬死掉了實在太好了」之類的,雖然這個想法很悲觀,但也是不折不扣的「事實」。
       
這樣的話她就可以將一直扛著的沉重包伏給丟掉,過自己一直也嚮往的生活了。
       
「瑪莉亞」,這是只有他才知道的名字,只屬於他一個的名字。
        其實她的本名並不難唸,而且唸起來還比較好聽,但他想在自己消失以前讓她牢牢記住自己,所以才會在最後的時候喚了這個名字吧。

       
『瑪莉亞,拜託了,不要忘了我啊。』他笑著對她說這句話,然後,蓋上眼簾。
       
總覺得,這樣做的自己很自私,說不定,他對她幹了最殘酷的事,而且,她肯定不會原諒自己。 
       
想到這裡,少年苦澀的笑了。
       
「絕對不可能會得到原諒吧…」
       
他在向她「道別」的時候,就沒有想過能夠被她寬恕。 
       
畢竟,是他讓她孤單一人的。
       
『你這個…混蛋…』
       
她哭了,一直以來也沒有在任何人面前掉過淚的她,在他面前哭了。
       
在意識漸漸划遠時那個人到底對他說了些甚麼,他已經無法記起。 
       
他能確定的只有一件事,她一定被自己傷害了。
       
自己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差勁。
       
不被別人需要的感覺,較他想像中還要難受,他現在才知道,原來被遺忘的感覺,是那麼痛。 
       
驀地,金髮少年看到一道藍光,而在那道光裡懸掛著一朵被染上淡紫的花。
       
正確一點的說法,是被藍光染成紫色的緋紅之花。
       
蔓珠莎華…?為甚麼這裡會有這種花……?」少年喚出花的名字,滿臉疑惑地緊蹙眉毛,但他很快便放鬆了臉部的肌肉,自嘲似的在臉上漾起笑靨。 
       
對啊,他差點忘了,這裡是他死後的世界,他已經死了,而蔓珠莎華是朵讓亡者憶起前世記憶的花,可是他並不是人類,所以輪迴轉世甚麼的應該跟他沒有關係才對。
       
「不對啊…『我』由一開始就已經不是『國家』了。」
       
這是在諷刺他吧由他在「世界」呼出第一口氣起,自己就一直被否定,僅此一人承認自己是「國」,甚至把他視作「王」一樣對待,他的「騎士」,不過,這與他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對不起,不原諒我也可以。
       
反正…我不會再回去了,所以,把那時候我說的話,忘了吧。
       
茱麗葉。


                                                  *        *        *

        已經忘了,最初是為了誰而去留長髮,只是現在偶爾想起來的時候,她會覺得當時的自己很可笑而已 
       
可是,她卻捨不得剪掉這一頭長髮。 
        為一個人去改變自己,根本就沒可能嘛,不是嗎 
       
『給我記住…就算你不在了也好…我這輩子也不會原諒你
       
那時候的自己哭著對那個男人這樣說,但對方卻像聽到笑話一樣笑了,白皙的臉龐上勾起一道漂亮的弧度。
       
像是要告訴她「就算妳哭了也無法改變事實」一樣,他漠視血紅的傷口,對自己笑了。 
       
一抹宛然欲泣的笑。
       
那個人對她來說,就像兄長般的存在。
       
『妳…為甚麼……要哭 
        
你別給我…在這種時候笑…
       
為甚麼還要在自己面前笑呢,這樣的他完全跟笨蛋沒兩樣。
       
明明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為甚麼還要強顏歡笑。 
       
除了哭,她不知道自己還有甚麼話能夠跟他說。
       
已經不夠時間了,她是知道的。只是,她無法把最重要的那句話說出口。

最重要的那三個字。
       
明明知道現在不說出來的話就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淚水還是不聽話地溢出來了。 
        
少年只是靜靜地直視紫藍瞳孔的深處,甚麼也沒說,也沒有伸手拭去她臉上的淚。
       
偌大的空間只剩下少女的啜泣聲,少年身上的那片血紅亦漸漸擴大。
       
良久,少年終於再次發出沙啞的嗓音。 
       
對不起,我不會再回來了。但是,我有一個很過分的要求,希望妳能夠答應我。
       
『瑪莉亞,拜託了,不要忘了我,好嗎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本小姐的名字唸做茱麗葉 
       
茱麗葉.拜爾修米特。
       
「瑪莉亞」,從第一次見面被他取了這個名字那天起已經過了多少百年了?然而,他從沒有認真喚過自己做「茱麗葉」。直到最後,他還是不願意喚自己真正的名字。直到最後,他還是沒有正視自己,而他從來沒有告訴過她不肯叫她做「茱麗葉」的真正原因。
       
即使她在很久以前就把名字改掉了,他還是繼續喚自己做「瑪莉亞」。
       
如今,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會把她的名字唸錯的人,已經不在了。 
       
所以,她永遠也無法在他口中得到那個答案了。
       
『可是…妳不覺得瑪莉亞這個名字比較可愛嗎…嗯?而且…
       
我可不是妳的「羅密歐」啊,所以我才不要喚妳做「茱麗葉」。 
       
『你這個…混蛋…除了你之外…我根本就沒有另一個王…你留我一個人在這裡有甚麼意義啊混帳
       
每當她想起他當時的表情,她就會很想揍人,因為她比誰也更清楚,那個男人絕對在逞強,而自己跟他一樣害怕寂寞。

      會認識這種人,只能說自己不走運吧。 
       
她不知道,失去了王的騎士,還有甚麼存在價值可言,既然神聖羅馬亡國了,那麼普魯士留在這個世上還有甚麼意義
       
大概…沒有吧。
       
少女翹了翹銀絲,整個人倚在緊緊合上的大門上,然後整個人沿著大門滑下,修長的指尖撫上右眼下突兀的傷疤。 
       
那是她在戰場上所留下的傷,臉上那道無法復原的傷痕猶如烙印般,深深刻在心扉之上,沒法子拭去。
       
要是她能代替他死去的話,就不會感到難過了吧。
       
被別人遺留下來的感覺讓她好不舒服,而為了排解這種感覺,她在後頸附近的位置刺了一個跟眼睛相同色調的鐵十字刺青。 
       
為的,只是想自己別忘了那個她曾經愛過的男人而已。
       
回憶是件不值得信任的副產品。
        就算是多重要的人也會隨著時間流逝而被淡忘,變得不曾存在。

       
『不要忘了我。』因為害怕被人忘掉,他在最後這樣跟她說道。
        
那是每個人也要跟時間玩的遊戲,終有一天,她會想不起他的臉、他的五官。 
       
為了不讓這件事發生,她違反了遊戲規則。
       
約好了的事,她絕不要失約。
       
一個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一個人。 
       
倏地,擁有一頭金髮的小男孩緩緩地從大門探出頭來,在看清男孩的臉孔後,茱麗葉鬆了一口氣,她眨了眨紫藍色的眸子,在把過長的銀色劉海撥向後腦,轉向男孩所在的方向,笑了。
       
或許是自己想事情想得太出神才沒有注意到有人站在門後吧。
       
「怎麼了嗎,West?有事要找姐姐商量嗎?進來吧,沒關係啊。」 
        
「可是……」
       
「你站在外面很久了,不是嗎?別像個女人一樣磨磨蹭蹭了,快點給我進來,你可是我弟弟吧。
       
就是因為我是你弟弟我才不敢進來…名為路德維希的男孩小聲嘀咕道,他先是鬧彆扭似的看了看四周,然後害羞的走進了茱麗葉的房間,看向她的眼神有點小心翼翼。 
       
「姐姐臉上的傷口還在痛嗎…」
       
「已經不痛了啊,即使現在碰它也不會覺得不舒服耶,你沒必要擔心姐姐啊。」她揉亂了弟弟梳得異常整齊的頭髮,接下來把金黃色的腦袋埋進自己的胸膛之中。
       
 「姐姐脖子上的刺青好漂亮。」
        為了不要令自己忘掉過去愚昧的烙印。
        聽罷,茱麗葉加重了雙手的力度。
       
「姐、姐姐… 
       
「……我一個人在戰場上才不會有問題,不要小看我,臭小子。」 
       
這一次,她絕不會再放開那隻手。
       
「所以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我不會讓歷史重演的。 
       
像是安慰自己一樣,茱麗葉再三重覆這句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