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問卷】小說寫手進化論

從夜亞桑那裡偷來的問卷。
看回以前的文我超恥但我有進步到我超開心Q口Q!!!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拜託點下去要有心理準備我說真的啊!!!(用力哭)

*2012.09.09 修改了一點BUG*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APH獨普1109賀文《Letters to Letters@2010.11

開頭

一開始的時候,他只感到冷意,甚麼也不知道。

當他察覺到有甚麼變得不一樣時,他已經待在「這裡」。

而在身後的,是一道無法看到盡頭的高牆。

這裡,白得教人空虛。從天而降的霜花就像要把每一層皮膚也侵蝕掉一樣,逐漸麻痺了他的意志, 染上血紅色的繃帶在白雪底下顯得份外奪目,但他卻沒有想過替他包紮傷口的人是誰。應該說知道又如何?一切也是徒然的,反正沒有人會去在意,所以他也沒有去想。

他曾經以為,自己已經不再屬於這個世界了;也以為,在宣佈解體的那天,自己就會灰飛煙滅。

就像神聖羅馬帝國,消失了,也沒有留下任何活過的痕跡。

每天睡醒,他也會一再重覆思考一件事。

自己現在到底是幽靈、思想體,還是甚麼?而自己又是為了甚麼而生存?

 

結尾

他拿著這一小朵紫藍色的花,有點乾燥的唇角微微向上彎起,蒼白的臉龐夾雜著笑意,頭也不回地走到大街的中心。

「就說你是笨蛋了…白痴。」

這個世上,只有一個男人,會這樣喚他。

僅此一人而已。

「不用你來接,本大爺也懂得回去!」

「你忘了本大爺是誰了嗎?我可是普魯士!不要小看你哥哥我!」

吶,在西邊的你。

請不要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即使國家滅亡了,這點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我會永遠在你身邊。

有你的地方,就有我。

那個讓我們同時仰視天空的地方,才是德意志哦。

而那裡,是我們兩個人的家。

只屬於我們的。

「…可是為了不丟你臉,我會等你的。」

到再會的時候,就把這些一直也說不出口的話,一字不漏地,全都告訴對方吧。

然後,再拿著這些信,嘲笑對方的膽怯。

不管多少時間逝去,我還是會等你。

西邊跟東邊連在一起,才是完整的我們。

然後,我們再也不會分開。

 

最喜歡

他並不是一個擅於表達自己的人,他是知道的。

於是,他每天也走來這裡。

拿著一封又一封明知還沒有人會看到的信,把它們摺成厚厚一疊,再塞進圍牆的小洞裡,讓色彩鮮豔的塗鴉蓋過途人的視線,使那一小疊沒有標明收件人的信變得毫不顯眼。

在萬紫千紅之中,那半點無暇的白。

因為東柏林的人不能夠走到這個如此接近西柏林界線的地方,甚至連警衛也不允許走過去,所以,放在那裡是最安全的。

每天、每天,他都把不能面對面說的話寫下來,然後把它們藏起來,不讓警衛發現。

他開始告訴自己,這些話不知道還有沒有說出來的機會,他或許再也不能到西邊,永遠也要待在這冰封的城堡裡,當個聽話的下人。

在未知的情況底下,他只好把想到的都寫下來。

就像日記一樣,把所有事情都記下。

那個人看不到也沒有關係,只要有西邊的人注意到就好了。

希望,西邊的人活得快樂。

那些無法說出口的話語和無法用行動表達的感情,只要有人注意到就已經足夠。


這篇是在和AP子聊天時想到的故事…梗也是一起想的XDD

透過圍牆空隙互相寫信給對方但又不能夠見面超萌不是嗎TT((有病

最少他倆最後HE!!!!!!!!(不要強調)


☆-----★-----☆-----★-----☆-----★-----☆-----★-----☆-----★-----☆-----★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APH獨普獨2010年暑假場新刊《藍染》 @2010.06-08

開頭

朵朵綺麗的矢車菊正在嫩藍色的天空下盛放著,空氣中傳來淡淡誘人的清香。

曾有人這樣跟基爾伯特說過,矢車菊是一種為所有人帶來幸福的魔法之花。

現在回想起來,第一次看見這種花,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吧…?

不知多少百年前的某天,基爾伯特如常走過華美的長廊,卻看到一個金髮碧眼的純種日耳曼小孩正吃力地拿著一束束紫藍色的花蕾,搖搖欲墜。

「路德?你怎麼…」他輕聲呢喃年輕帝國的名字,怎料對方在轉過身子時卻因視野被完全封鎖而絆倒了。

於是,為了不讓那小孩跌倒在地,基爾伯特連忙停了下來,從孩子手上取過那多得足以掩蓋自己視野的花,語帶寵溺地問道:「為甚麼要採那麼多花回來…這種花不是到處也有的嗎…而且…路德你採那麼多花回來的話,城堡也不夠地方處置它們喔…」
 

結尾

他的右手握著抖震不已的左手,像是要給予它勇氣一樣,他閉上眼睛,面露苦笑,將短刃對準心臟的位置,往前推進。

不到三秒,他穿著的衣服已被沾染成血紅色。

感受著體溫流失的感覺,紫紅色的雙瞳開始矇上一片薄霧。

「對…對不起…」

果然只有自殺才是最適合他的,他苦笑。

路德維希會恨他吧,明明約定了要永遠在一起的,自己卻走到極樂世界去了。

所以吶,這場打賭到底是誰贏了?已經無法得知了……

直到閉上雙眼,抹去那僅餘的留戀,他在那沉黑一片的世界裡,聽到一陣慟哭聲。

路德維希趕上了?不過也太遲了。

在開始看不清色彩的時候,他看到自己身下的矢車菊染上更深的顏色。

阿阿。

好美。

好美的血紅色。


最喜歡

「理由只有一個,而且很簡單,哥哥你要不要聽?」路德維希朝基爾伯特詭異地笑著,還未得到對方同意,便一個勁兒靠近兄長的耳朵,輕挑地吐出氣來,讓基爾伯特全身起了疙瘩。「我這二百多年,可不是白活的。」

聽罷,基爾伯特笑了。

「你喜歡了我二百多年嗎,怎麼我都不知道的?」

「你就別管好了,都不知道是誰的錯,害我連欣賞矢車菊的興致也沒了。」

「太自負只會失敗啊?本大爺還是收回前言好了,你最好別對自己太有信心,驕傲只會讓你跌得更快啊?你沒有在戰場學習過這個技巧嗎?驕兵必敗,這是作為軍人應該懂的規則吧。」

「天知道?這不是哥哥你教我的嗎?自卑的人在戰場上不會有好處,所以不要一副要向我說教的樣子。」

「那,要不要打賭?在本大爺還有記憶的時候,下一個賭注。」

「說出來吧,我會陪你玩的。」

這裡只有我倆在,你不需要害怕。

我不會傷害你的。

《藍染》是個很愉快的回憶…而且是個耗了整個暑假的青春www有太多話已經在正常版後記說了所以對這篇已經沒什麼想要說了…當初只是為了想寫虐而寫了這篇故事真的對不起…居然是因為一個如此單純的理由。不過我想這是目前為止我寫得最好的一本吧XDDD


☆-----★-----☆-----★-----☆-----★-----☆-----★-----☆-----★-----☆-----★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APH獨普獨2010年寒假場新刊《Harmoine》第1短篇@2009.08-2010.02

開頭

你是罪人,是一切罪惡的根源,支持德意志罪行的始作俑者。

如果你從不存在…那德意志就不會犯下這般嚴重的罪行。

有人曾經在他的耳畔這般呢喃。

這句話化作文字,在銀白淺灰的髮絲上烙下印記。

名為「罪人」的枷鎖將男子關進一間密封的房間,雙手被鐵造的手扣封鎖著一切行動,只要動一根指頭,沸騰的血液就會自蒼白的手臂溢出。可是,擁有一雙赤紅眸子的男子卻對此不以為然,只是用舌頭舔了舔這些腥甜得讓人嘔吐的液體。

「罪人…也對…」

他的確犯下了無法讓人寬恕的罪行。

他的罪名,是令德意志成為一個依靠暴力與戰爭的帝國。

他無疑是世上最不可被原諒的「人」。


結尾

看吧,一片無盡的幽藍的天空擴散著。

有人說, 要德國人用血贖還戰爭犯下的罪。

而且,真的有人這樣做了。

那個人,是他最愛的兄長。

因為他有「罪」。

所以哥哥替他接受處分。

吶…哥哥, 矢車菊, 真的…很美。

West,本大很幸福,我愛你,所以別哭,不許給本大爺哭!

你一定在某處,笑著說出這句話把?

金髮、碧眼的德國人,同時也頓了一,續道。

「你並沒有被歷史遺忘…」…

當你不在了,我才懂得後悔…

從此以後,只能與回憶相伴。

你還活著。

活在我的心裡。


最喜歡
同結尾

筆下第1篇普滅文…《藍染》是第2(印象中是這樣無誤)最近突然想起《藍染》HE跟這篇HE版有點像(這篇HE是阿普成了背後靈一直守護著阿西)…不過重看這篇之後覺得這個阿普有點太弱XDD

 

☆-----★-----☆-----★-----☆-----★-----☆-----★-----☆-----★-----☆-----★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原創本《蘿莉塔娃娃》@2008.08-2009.01

開頭

女孩在走廊上,嘆了一口氣。

母親大人到那兒去了?

明明跟我約定好,今天會來我的生日宴會的。

我今天已七歲了!

今天的宴會很熱鬧喔,貝魯菲特老師也說很想見你,…又不在…

忽然間,走廊傳出了濃烈的血腥味。

「唔…?

女孩慌忙地繞視房間一周,原本白淨的房間,都被染上鮮豔的血紅色。

女孩馬上發現血泊中,倒卧着一名女子。

那是…

「母…母親大人…!?

在血泊旁,有一把長刀,刀背上刻了一個字,但卻被人抹掉了。

「乖…你…要活下…下…活下…去啊。」女子摸了摸女孩的頭,隨而瞌上眼睛。「請你牽記著…別…別接近…接近……」

她嚥下了最後一囗氣以後,就再也沒醒過來了。

「母親大人…別接近甚麼?」女孩失神地低喃。「嗚…」

我們家的人,到底跟其他家族之間發生了甚麽事?

母親大人、父親大人、還有…也被…

他們…

這時,一隻擁有兔子模樣的謎樣生物,緩緩地飄了過來。


結尾

「悠…喂…悠?

悠爾睜開雙眸,看到快要哭的夜璃。

「…怎麽了?你又哭甚麼喔?乖…別哭了。」

原本用來安慰別人的話語,反倒讓夜璃哭得更厲害。

「呆子…你剛才昏了啦…」

悠爾站直身子,拍了拍夜璃的肩膀。

「我現在不就沒事了嗎?所以…別哭了好不好?

「呵呵…你還是怕女生哭喔?

夜璃擦掉淚水,問道。

「咳…別問這種問題…對了…」

「嗯哼?

「跟我一起的的時候會遇到很多危險的,例如…被吸血鬼襲擊、或者又是遇到死神之類的,這些你也不怕嗎?

夜璃先是愣了,然後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嘻嘻…我才不怕呢!我只會怕不可以跟你一起喔…」

最喜歡

別只看着他,好好看一下我。

悠斯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跟夜璃這樣說了…

他是明白的。

夜璃喜歡的「人」是自家的雙生弟弟的事實。

他也知道…夜璃只把他當哥哥一樣…

即使他對她比悠爾對她更好…

在第一次見面時,當他準備好要吸她的血,她喊着「悠…救我…」…

所以她一定是喜歡悠爾

不過…要他做出『放棄』這種事…他辦不到…。

悠斯合上雙眸,血色的眼眸在黑暗中思考着。

要跟她…告白嗎?

不…與其令這段友情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畫上句號,還是和她繼續當朋友吧…

而且…

悠爾那傢伙…失去得…太多了。


幾乎是2年半前寫的文…現在看回有種想叫夜璃去死的衝動XDDDD((不對那時候還沒有被腐化…好令人懷念的初2生活(?)悠斯也好悠爾也好我都愛,但更鐘情於哥哥,喜歡他喜歡到想過要夜璃最後和他在一起…不過在我心目中他是個戀弟的好哥哥TUT好嫩的文筆orz


☆-----★-----☆-----★-----☆-----★-----☆-----★-----☆-----★-----☆-----★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APH獨普獨2010年寒假場新刊《Harmonie》第2短篇 @2009.08-2010.02
粼粼波光中,男孩一直也在墜落…一直也在往下沉…

這片汪洋之中,他只看到一片無盡的藍色。

而這一片藍,重重的把他抱住。

泡沫一直在聚在他的鼻咽,不讓他呼吸。


APH獨普萬聖節賀文《Trick and Treat@2010.11

夜幕輕垂,配合朦朧的月色,天空在一瞬間被染成紫藍色,就如童話故事裡的情景裡一樣,呈現了各種不可能在現實出現的顏色。

像夢境一般的魅藍色天空。

街道充滿孩子的碎笑聲,掛在四周的南瓜造型的燈籠點綴了平日看似單調不過的大街,街道兩旁的裝飾也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他們的頭頂上閃著一圈橙紅色的光,空氣中也隱約透著糖果獨有的甜絲絲的氣味。放眼開去,盡是一片糖果海, 只要走到這道節日氣氛濃厚的大街上,就能看到妖魔裝扮的孩子手上提著一籃又一籃的糖果,滿臉幸福,快樂地笑著。

即使隔著櫥窗也能夠看到店子裡放著各式各樣的糖果,有棉花糖、太妃糖、也有棒棒糖,款式和形狀也各有不同,令人目不暇給。

然而,基爾伯特卻完全沒有欣賞這片景象的興致,被冷手套裹著的手拿著一張手寫的紙條,不甘心地抿緊嘴唇。


所以說原來我2年前不懂寫景XDDDHarmonie》果然是黑歷史(?)


☆-----★-----☆-----★-----☆-----★-----☆-----★-----☆-----★-----☆-----★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APH獨普獨2010年暑假場新刊《藍染》 @2010.06-08

向失去記憶的哥哥發洩甚麼的不會對事情有任何幫助,但他還是按不住怒氣。

基爾伯特顯然被路德維希的氣勢懾住了,發不出聲音,只是看著路德維希,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路德維希放下袋子,抱緊那白得有點透明的瘦小身驅。

由剛才開始便沒有分開過的兩隻手被其中一方抓得很緊,用力得幾欲把另一隻手的骨頭活活扭斷。不理會慢慢在空氣中彌漫的血味、無視對方怔住的神情,路德維希用僅餘的另一隻手抬高基爾伯特的臉龐,撥開他銀色的瀏海,直視他那雙因 驚恐而睜得不能再大的紫紅眸子,朝那兩片微張的嘴唇吻了下去。

他一直看著基爾伯特的表情,那個不甘受辱的倔強表情,眼眶溢著不甘心的淚水。

良久,他才分開那四片重疊在一起的唇瓣,隨即被基爾伯特猛然推開。


APH獨普情人節本《Unsaturated Pink@2011.01-02

  「真的哦,太忙的話不用管我也可以,我懂得照顧自己的,不用管我也沒……喂!」

  沒等兄長把話接下去,路德維希就用手抓住了他那條瘦削的手臂,然後把之前短暫分開過的身子再次靠到他身旁。就在基爾伯特錯愕得連反抗這個如此簡單的動作也忘了要怎樣做的時候,他把唇覆上另一片白白的唇瓣上,不讓他發聲。

  耳邊盡是兄長急促紊亂的呼吸聲,良久,兩片唇也像捨不得離開彼此一樣,完全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唔…嗯…放開我。」

  紫紅色的眼珠子猛然收縮了一下,白皙的耳根染上微微的潮紅色,基爾伯特這才使勁移開身體,喉嚨的部分還殘餘著一點啤酒的氣味。

  望著兄長這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路德維希邊輕笑著,邊撫著基爾伯特翹起了的銀髮,用手掌把他擁入懷裡。

  「我又怎可能不理你呢…不要胡思亂想的是哥哥你才對吧?」

  看著埋進手臂裡的那個人沒有回應,路德維希才把話說下去。


眾所皆知我連1H文也沒寫過所以我唯有放吻戲了XDD怎辦好呢我發現我在這方面完全沒有進步過…(ry H文這東西等我18歲才算吧我什麼也不知道www((拖走

☆-----★-----☆-----★-----☆-----★-----☆-----★-----☆-----★-----☆-----★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APH
獨普友人生日賀文《Rain Drop@2010.09

「……剛才哥哥是在跟我表白…對不對?」

「除了這個答案還有另一個答案嗎!你不會是想要本大爺說多一遍吧!表白完就拔腿而逃的笨蛋!」

「不,我只是在想…哥哥和我很像。」

「那…這場遊戲就當是打平吧…完全分不出勝負呢。」

路德維希轉過身,反抱兄長因淋雨而變得冷冰冰的身體。

「再待在這裡一會,可以嗎?」

我想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冷病了我可不管阿?我早就說過在雨中站了整天會病倒吧…你又不聽……」

「冷病的話也是兩個人一起病吧?只是每次哥哥病倒也很麻煩…不過我會照顧你的,沒有關係吧?」

「誰要你照顧!你信不信我收回剛才說過的話啊!」

「說過了就收不回了。」

青年聽到,從少年俊俏的身上傳出琅琅的碎笑聲,沾濕了頭髮往下垂著。

這是一種默許。

「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所以不要擔心這個問題。」

會永遠在一起的。

此時此刻,他們這樣說道。


Rain Drop》寫的是若獨對阿普表白然後阿普反過來表白多遍的一篇文章w

感覺上我真的不會寫甜文…唔…"(扶額滾地)

 

☆-----★-----☆-----★-----☆-----★-----☆-----★-----☆-----★-----☆-----★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APH獨普獨2010年暑假場新刊《藍染》@2010.06-08

「身體狀況變得比回來時好,卻開始喪失記憶,你以為,是為什麼?」

方才鬆開的十根手指在不知不覺間再度緊扣,或許是話題過放嚴肅的關係,兩條手臂靠得很近,近得能感受彼此的溫度。

「身體一直都孱弱成這個樣子,還沒有死翹翹我應該感到興幸才對吧…對了,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沒有歷史的『國家』不可以算是一個『國家』。」基爾伯特抓著自己被銀髮,說道。「現在失去記憶,我想,應該是希望我將以往的事全都忘掉吧…連自己存在過的事情都……」

將一切忘掉。

把一切歸零,如他所願般,永遠當個旁觀者,不用參與其中。

把存活過的證明都抹殺掉。

就像從沒存在過一樣。


失憶真的是個虐到不能再虐的梗…忘掉阿西比直接殺掉阿普更痛苦…要不阿普最後也不會自殺吧?這裡節錄的是阿普失憶前和阿西的最後對話…現在看回總有種淡淡的悲傷。

☆-----★-----☆-----★-----☆-----★-----☆-----★-----☆-----★-----☆-----★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APH
獨普獨2010年寒假場新刊《Harmonie》第2短篇 @2009.08-2010.02

「你真是個固執的男人,普魯士。你見過『那孩子』了?」

「我只問一次,是、還是不是!」

被金髮男子緊盯着的男子從口中吐出一個音節,單是那一個字,便使對方失去理性。

————————是。他是你的王。

「那為甚麼他會忘掉的!你對神聖羅馬做了甚麼…」

「你就真的那麼想奪回他嗎?告訴我,你把神聖羅馬藏到哪兒去了…?笨蛋先生。」

「你沒那個資格去問我!」

戴着眼鏡的男子彎起嘴角,發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笑聲。    

「哈…你問我為甚麼要『這樣做』吧?答案很簡單啊。」

「因為神聖羅馬他,想忘記你。」

冷不防,用温和的表情,往那件普魯士藍色的軍服刺去。

緋紅的血旋即湧出。

羅德里赫半眯着眼,疑惑地看着基爾伯特。

那個多次把他壓在鞋底下、不可一世的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居然會沒半點掙扎,任由血液濺出來?

難得有點抖S的小少爺寫得我好開心(?)然後我發現我的文每次都只有阿普負傷回來的情景…直接寫打鬥好像真的只有這篇…哈哈哈…orz(心虛笑)

 

☆-----★-----☆-----★-----☆-----★-----☆-----★-----☆-----★-----☆-----★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APH獨普1003賀文《あなた以外愛せないよ》 @2010.10

意識到繼續這樣下去絕非好事,路德維希歎了一口氣,把手放在基爾伯特的頭頂上,把整齊的銀髮揉得亂亂的。

「抱歉…今早到剛才為止也不在家裡…」

「知道的話就不要那麼晚才回來…明明說過會早點回來的…你看現在都幾點了。」

「哥哥你看到了那張卡對吧?

「不然怎會知道你今天跑去哪了!

他察覺到,路德維希的左手在拿著些東西。

一大片紫藍色。

真的是送花啊……不過也罷了。

基爾伯特抓著路德維希的左手,用力把它放下來,將一束矢車菊拿過來,然後伸出自己的右手掌,把手攤在路德維希的手上,五隻手指掙得很開。「其實禮物…不用準備也可以。」

「哥哥?

「你聽好了,本大爺不會將一句話重覆兩次的阿。」

吶,West

答應我,從今以後,也不要再離開我了。

最好的禮物已經在我面前了。

你只要一直待在我身邊,不再在我眼前消失,那就足夠了。

因為你在身邊,所以才會覺得幸福。

「總之…謝謝你的花。」

 

因為結婚紀念日那天阿西一早就不在自己身邊而鬧彆扭的阿普很萌不是嗎!!!()

不想跟阿普吵起上來而一直不出聲的阿西很萌不是嗎!!!(你夠了)

 

☆-----★-----☆-----★-----☆-----★-----☆-----★-----☆-----★-----☆-----★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看到這裡的人你絕對是勇者
!!!!!(哭了)我一直也不敢面對原創黑歷史的TT感覺這3年來文筆稍微進步了…在開始寫獨普之後文筆改變了不少,不過共通之處是出本子幾乎全都有血腥場面和偏虐XDD曾想過滾回去原創界但當年的少女心已經不在了…希望接下來能繼續寫文,能真心愛上自己的文章、寫出滿意的故事…還有各種有關他們的故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