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獨普】Dye it Blue

內收《藍染》故事後的HE: )
CW31無料配報本《Dye it Blue》的內文w


終章墓園與花。
我比誰也要喜歡你
然而你卻比誰也要討厭這個被我愛著的你自己。
為甚麼你那時候不肯相信我呢
為甚麼你要違反約定……對於十七年前所發生的那件事直到現在我也想不透。
我不明白為甚麼哥哥你要離我而去。人會死
而被留下來的人們會為了不把那些逝去的人遺忘他們會為那些人建立墓
因為重要
所以不希被抹掉生存過的證明。
我愛你
即使你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這也是不會被改變的事實你在我的世界裡永遠也佔有一個特別的位置。對我來說忘記你就等同失去一切你就是我的世界啊我摯愛的兄長。 

         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West。我就在這裡啊在你的身一直守護著你我並沒有離開過從來也沒有。
        
對不起原諒我最一次任性吧我保證不會有第二次了。
        
終有一天我會以另一個方式回到你身的。

                                                   *        *        *

        
在德國首都柏林的一塊荒無土地上有一個長滿白薔的墓園而在那裡安置著許多離去了的人來探訪的人卻寥寥無幾 
         
墓園裡靜謐的氣氛彷彿把空氣冷卻了在那裡沒有一絲活人的氣息只有死寂的沉默。
         
「早安拜爾修米特先生今天也來探訪你家兄長啊兩兄感情真好呢。」墓園的職員友善地向眼前身形修長的金髮男子打招呼不太誇張的烏黑曲髮給人一種和藹可親的感覺。 
        
「是的兄長就麻你們照把他置在這裡長眠我也比較安心。」
        
「哪裡的話呢若果你哥知道你這些年來每天也來看他他在極樂世那邊一定會感到很欣慰吧。」
        
「……我也這樣希望。」路德維希回以一抹苦澀的笑便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天空依舊被染上憂鬱的藍放眼開去盡是一片無止境的雪白在無數死者安眠的土地上築起了一個又一個十字架路德維希在其中一個十字墓碑前蹲了下來把左手拿著的白花緩放下蒼白的唇瓣輕貼住花瓣一言不地注視著墓上的名字。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那是路德維希所愛著的人的名字,同時那也是他親兄長的名字。 
        
「哥哥我來看你了。」路德維希放輕聲線溫柔地撫了撫凹下去的位置。
        
其實在他踐踏著的那片草地下除了空氣以外甚麼也沒有,裡面也是空的他仍很清楚自己的行為會被其他人當作瘋子但他仍堅持每天到墓園裡去。人類假若死亡他們會留下屍首;然而一個國的滅亡就只有灰飛煙滅這條路可以挑選連想為他們建立墳的這項選擇也被撤底抹除。
         
就如同不曾在這個世界存在過一樣。
        
「對不起因為哥哥你曾經說過討厭矢車菊所以我今天帶了百合花來。」
        
國家是沒有屬的墳可是德維希還是替兄長建了一個 
        
他不希望任何人把自己深愛的男人遺忘。
        
那個自己喜歡了二百多年、比誰也更親密、自己唯一愛過的人。
        
除了他之外他無法愛上另一個人,二百年前至今一直沒有改過。
        
忘記了就等於失去一切他記得兄長曾對他這樣說過。
        
然而那個男人已不在了。 
        
普魯士已經變成了歷史專用的名詞了。
        
那個男人由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就已經很喜歡逞強無論發事也好他不曾主動告自己總是默默把所有痛楚徹骨的事情承受面對外人的嘲諷謾罵他總會戴上名為笑容獨自一人把他們解決掉為的就是能好好保到自己。不知道由哪時開始那個男人再也沒有向任何人真心展露過笑靨就連面對自己血色的嘴角也維持著同樣的弧度。
        
他不懂甚麼那個人總是要獨自承這一切。
        
也許那個人早遺忘了微笑的方法。
        
裹著糖果包裝紙的醜陋真相。
        
這樣的兄長讓他感到好可怕。 
        
人類是擁有感情的高智慧生物同樣擁有感情所以那個人不可能會不懂得怎樣笑的。
        
『不要忘了誰是騎士、誰才君王本大爺是你的騎士守護你當然是本大爺的職責吧你給我乖乖待在這裡不要動讓哥哥把會傷害到你的人除掉我的主子。』
        
West你是本大爺最重要的寶物。』
        
『我不能失去你。』
        
『路德維希你是我的生存意義啊。』 
        
我的信仰我愛你。
        
正因為兄長所說的這些話德維希一直也認為之所以會變得孤單,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全都是他的錯是他把局面鬧得這麼疆、是他令到哥哥被各國孤立的。因為德意志帝國的統一普魯王國被迫退出歷史的舞台消失。
        
這才是沒有被史書記載的事實。
        
於是為了令兄長安心、為了成為兄心目中的「最強帝他用盡各種手法令自己變成最強強得足以守護到那個人的程度他以為這樣做的話就會變回以前那個溫的人了。
        
那麼一切就能回到從前了。 
        
而,在雙手染上腥紅血液的時候他才赫然發現原來自己一直也在傷害自己最重要的人。
        
二戰過後普魯被貫以「教峻德意志帝踏入軍國主義」的罪名從世界上消失。那個人一下子失去了土地失去了國民也失去了當國家的資格可是他並沒有死亡而是以「東德」的姿態眼睜的在自己面前被蘇帶走。
        
『伊萬我跟你走但你不許再找West的麻煩。』
        
以為能保護他的方法最終變成致命的毒藥一次又一次傷害了那個人的自尊。
        
而為了補償自己犯下的錯兄長當了犧牲品。 
        
他失去了一直以來努力保護的東西脆弱的琉璃城堡最終成了沒有用處的碎片。
        
好不容易熬過了沒有兄長在身邊的二十八年爾伯特也回到自己身邊了失去國土的虛弱身體卻每況越下最後兄長甚至失去了記憶把他存在過的證明都一一遺忘。在兄長倒下之前他們曾打賭過「假如基爾伯特無法回復記憶路德維希有沒有能力令兄長再一次愛上自己。」那時候爾伯特一臉不認地說了一句話。
        
『喂West假如我到最後還是沒法子恢復記憶也沒有愛上了你的話請你把我殺了吧。』
        
他一直也以為兄長是在開玩笑從沒有認真看待過這句話。
        
因為自己絕對下不了手他不可能會把所愛殺死。 
        
為甚麼當時自己沒有留意兄長的心理變化甚麼及早發兄長變得不對勁為甚麼自己沒有顧慮到他的感受 
        
他再一次放開那雙努力抓緊的手十七年前那一天他看到被血染紅的矢車而躺在那之上的是他最重要的人。 
        
當他趕到去的時候那個人已沒有呼胸口的位置染上濃烈的鮮紅 
        
那個人自刎了。而他永遠不可能回 
        
直到現在路德維希也覺是他當時那個吻把兄長迫到盡頭的。
        
「對不起…哥哥…我把原本屬於你的一切都搶走了。」 
        
從二百年前自己說兄長像矢車菊那一天就已有意無意地傷害著那個人。
        
「我好想見你……」

         不要氣我了回來吧好嗎就算對象不是我也沒有關係……回來吧哥哥
         
「喂~~~~那邊的人你對著空氣自言自語是為了甚麼裡明明甚也沒有吧。」驀地一把路德維希最為熟悉的聲線很背後響起劃破了時間的流逝。
         
碧綠眸子猛然收緊停止了所有動作。
        
不可能不會的。
        
West你這小子還是跟以前一樣那麼愛哭哦真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明明已經十七年沒有見過面了… 
        
可是這明明就是兄長的聲音他絕對不認錯的。
        
「你以為是幻聽啊拭去淚水轉過身本大爺不就在這裡了嗎
        
路德維希抬起金黃色的腦袋自模糊的視中看到一個銀髮血眸的人影。
        
「哥哥
        
不會有錯的眼前這個人確實是自己唯一的兄長他輕撫那個人的臉龐感到一絲暖流從手指流入身深處。
        
「現在的本大爺成了人類所以終有一天還是會離你而去然後不斷轉生……不斷再與你重逢不論我死掉多少次也好我還是會回到你身邊的。 
        
我回來了哦West所以別哭了在本大爺哭之前我不許你哭。
        
「歡迎回來哥哥。」
        
人會長大、死亡但國家不會變老、亦不會輕易滅亡。
        
所以不管多少次也好我也會去找你。 
        
然後再一次回到你身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