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Sample 2

試閱內收★

此刻,天空被染上灰藍的色彩,一朵又一朵黯淡的雲懸掛在這之上,自天上飄下來的瑞雪把剛剛陽光出現過的痕跡給蓋過了,放眼開去也只有一片看似死氣沉沉的顏色,即使如此,路德維希還是獨自拿著早已冷掉的便當坐在校園天台的長椅上,專注地直視著門扉的位置,就像在等待著誰映入在他眼簾似的,從沒有把湛藍的視線移開過眼前那道小小的門。
    距離午飯時間終結還剩不到半小時,基爾伯特卻仍沒出現,換作是平日的話,基爾伯特幾乎比他還要早到,還會吵著說已經等了自己很久甚麼的,所以每天下課以後,路德維希也會用最快的速度把課堂上的筆記收拾好,然後拿著兩人份量的便當等待兄長的到來。
    這是他倆在校裡最接近對方的秘密場所。
    今天哥哥到底什麼了
難道他又惹上甚麼大麻煩嗎                                     
    要不要去問問哥哥的損友呢?還是直接到三年級的教室裡找哥哥比較好?路德維希開始思考這個問題,臉上出現了一個不符合高中學生年齡的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都沒有跟哥哥聊天的樣子,所以一直也不自覺的忽略了他的事情,他也忘了自己到底有多少個星期沒有跟基爾伯特一起回家……難怪他總覺得每次對上紫紅的目光時都會被不快的目光給注視著。有時他想和他談話,基爾伯特又會賭氣似的轉過身,完全不予他跟自己聊天的「權利」,就算他有意了解兄長的近況,也是徒然的。他並沒有被給予那個機會。

  他覺得兄長在故意逃避自己,而這種「自覺」幾乎襲向他全身每一個細胞,讓他開始有點不安。就如同逐漸瓦解的琉璃碎片一樣。

  長久以來,他倆也一起生活,所以比誰也要清楚對方。察覺對基爾伯特變得不對勁,大概是前幾天回到家的時候吧?他的每一個動作,他的每一個細節,自己也一直注視著,他這陣子的確在躲自己。

  不論是「印象中」還是在「記憶中」,他也不記得自己有做過些甚麼令基爾伯特生氣的事情,他不明白兄長到底是為了些甚麼而不肯和自己說話。

  ……該不會,他在氣自己最近冷落了他吧?路德維希稍微推了推度數不深的眼鏡,眉頭沒有放鬆過,良久也沒有作過聲。

  假如事情真的只是這樣,那依照這個道理,基爾伯特這樣做極有可能是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也說不定。這個跟自己一起生活了那麼久的男人絕對會幹得出這些看似幼稚的行為。有時候,基爾伯特會做出一些讓他匪所思的事情,甚至自己也差點被他嚇個正著,然而,這只是他用以換取安全感的方法罷了。

  足以證明自己被需要的存在感,他能夠理解這一點。

  對他來說,「愛著那個男人」這種難以啟齒的感情,早就滲入骨子裡去,所以他懂,懂這種缺乏安全感的感覺。

  那個男人失去安全感的話,會很不安。

  就是因為討厭這種感覺,所以他老是做一些不可理喻的事去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讓他這個當弟弟的總是擔心他會幹出甚麼危險的事情,可是到了最後,他卻發現自己是在白擔心了。

  抓不住呢。他實在看不透兄長在想甚麼,他抓不住他的步伐。

  彷彿,那是他無法深入釐清的另一個世界。

  就連觸碰琉璃城堡的外牆,他也無法辦得到。

  地,打開門扉的聲音劃了天台的寧靜,湧進路德維希思緒的是他最熟悉的男人的臉孔。基爾伯特喘著氣,銀髮因為沾了汗水的關係而變得翹翹的,原本已經很蒼白的皮膚失去了血色,路德維希訝異地看著自家兄長,一時之間忘了要如何呼吸。

  他看得出,兄長是跑過來的。

  「哥哥…還好吧?」路德維希走上前,把混身虛軟的兄長摟進臂彎中。

  「嗄…嗄…總算在午飯時間結束前跑到上來了…不愧是本大爺我…」

  視著迷離的紫紅瞳子,路息維希把焦點落到眼前毫無血色的臉龐,原本緊的臉部肌肉放鬆過來,輕輕的在險上勾起一個彎彎的笑。

  「哥哥你剛剛蹺課了吧?」路德維希的語調很輕,輕得快要聽不見了。

  「欸?我的樣子像蹺課嗎?」面對突如其來的提問,基爾伯特滿臉不解地抬起頭,反問。「我的頭髮才不是因為這樣才翹起的哦!」

  「你臉上……
「嗯?
毛衣的條紋都印到臉上了哦。」

  看,你的鼻子都冷紅了。他又補充似的在基爾伯特耳畔低喃,寵溺地揉了揉兄長的臉但下一刻卻板起臉孔滿臉認真地看著他

  「哥哥你一定是到草地睡了大半天吧?真是的,現在還沒有到春天…天氣又那麼冷…要是哥哥你病倒了要怎麼辦?如果是一般感冒那還好,但哥哥你每次生病就不肯進食,而且又不肯吃藥……拜託了,蹺不蹺課是你的個人自,可是也請你挑個溫暖一點的地方去睡…這樣下去翹起了的頭髮也會梳不直吧?」
   
嘖…這像伙又把他的認真用在奇怪的地方了。基爾伯特移開視線,在心裡暗忖道。
  「本大爺才不是睡到不知時間所以忘了吃飯!你這個裝老成的混帳!」即使如此,路息維希還是無視兄長的反抗,把自己脖子上的圍巾解下來,然後把它覆到哥哥的黑色圍巾上面。「喂!West!本大爺才不冷而且我也穿上了你的毛衣了吧…雖然是有點兒大,但也能夠用來保暖啊!你不用勉強自己哦……」基爾伯特朝路德維希咋了咋舌,雙手卻沒有把翹在脖子上的那條白色圍巾拿掉。「本大爺現在是給你面子!難得本大爺可愛的弟弟居然來關心我咯,當然要好好回應一下吧!」

  好暖。脖子上有兩個人的溫度……基爾伯特合上眸子,想。

  「知道了,哥哥你先整理一下校服再算吧……」

  「West…本大爺餓了…便當呢?」

  「……哥哥你能自己走過去椅子那邊嗎?我這就去拿便當過來。」

  「嗯,本大爺在這裡等你哦。」語畢,他鬆開了自己的手,把身體靠到門扉。

  感覺很久也沒有跟對方說過話了,都不知道要聊些甚麼好。最近在忙甚麼呢?班裡發生了甚麼事之類的……除了這些之外,他想不到有甚麼話題可以跟路德維希聊。

  ……更何況之前自己一直在躲他,害他不好意思先開口了。

  「West!」

  結果,在還沒有思考之前,身體就自己行動了。

  「怎麼了嗎?哥哥。」路德維希看向兄長,滿臉疑惑的。

  「沒甚麼…只是覺得好像很久沒有這樣喚過你而且,所以才會突然喚罷了。」

  「哥…」

  他牽起一個逞強的苦笑,然後把話接了下去。

 「我倆到底有多少天沒有一起回家了呢?總覺得West你這陣子忙得有點過火了,明明平日已經晚歸了,現在還熬夜複習…為甚麼你這個弟弟只會勉強自己去做一些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呢?本大爺是覺得既然你那麼累的話就別騷擾你休息比較好所以才會在碰到你的時候走開啦,我才不是故意躲開你,你別胡思亂想以為你哥我是因為你冷落了我而生悶氣,本大爺可是很大方的,才不會為了這種小事和你吵。」基爾伯特故意在說「大方」這兩個字的時候加重了說話的語氣,像向路德維希強調甚麼似的。

  「哥哥你自己還不也常常玩遊戲玩到忘了時間?你有資格說我嗎?」

  「給我閉嘴!唉…你這小子總是擔心個有的沒的,又常常把「認真」用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拜託你待自己好一點啊,本大爺也不可能分分秒秒留在你身邊,畢竟我們年級不如、教室的樓層也不一樣嘛,本大爺懂的,長大後的West會變得跟小時候不一樣,我懂的啦。」基爾伯特滿臉不在乎地打開便當的蓋子,完全沒有看過弟弟一眼。

  「哥哥你誤會了……」

  我才沒有那麼想。

  「才不是…就像剛才一樣,冷到發熱明明是本大爺自己的事,你也說過不會干預我的個人自由了,為甚麼還要向我碎碎唸呢?你有你的生活,本大爺有本大爺的忙碌…咳…也就是說,正如你最近補課補到很晚才回家,本大爺也會跟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去喝酒哦,本大爺一個人也不會有問題的,所以West你別管我也可以……所以你最近也很忙吧,我有說錯嗎?」

  絕對不要當這個男人的累贅,這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決定好了。

  也許,他不會愛人的方法。

  對基爾伯特而言,在乎路德維希,關心他,偶爾待在他身邊,那就已經是他表達愛意的方法了。

  已經夠了哦。基爾伯特輕聲呢喃。

  「West你最近都沒有喚本大爺起床就自己起床了,所以本大爺只是稍微吐一下槽啊,不用在意啦我一點也不在意…你只要別勉強自己去做一些不喜歡的事就可以了。」

  曾幾何時,他不敢奢求得到更多。

  真的,待在一起的時候已經感覺到自己被這個男人愛著。
  這種叫做「幸福」的感覺,是真實存在的。

  只不過,偶爾他還是會寂寞的。

  「真的哦,太忙的話不用管我也可以,我懂得照顧自己的,不用管我也沒……喂!」

  還沒等兄長把話接下去,路德維希就用手抓住了他那條瘦削的手臂,然後把之前短暫分開過的身子再次靠到他身旁。就在基爾伯特錯愕得連反抗這個如花簡單的動作也忘了要怎樣做的時候,他把唇覆上另一片白白的唇瓣上,不讓他發聲。

  耳邊盡是兄長急促紊亂的呼吸聲,良久,兩片唇也像捨不得離問彼此一樣,完全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唔…放開我。」

  紫紅色的眼珠子猛然收縮了一下,白的耳根染上徵徵的潮紅色,基爾伯特這才使勁移開身體,喉嚨的部分還殘餘著一點啤酒的氣味。

  望著兄長這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路德維希邊輕笑著,邊撫著基爾伯特翹起了的銀髮,用手掌把他擁入懷裡。

  「我又怎可能不理你呢…不要胡思亂想的是哥哥你才對吧?」

  看著埋進手臂裡的那個人沒有回應,路德維希才把話說下去。

  「對不起,補課在今天就會完結的了,我會抽多點時間去陪哥哥的,我也沒有勉強自己去做一些自己能力不及的事…」

  我只不過是想關心你而已,沒有別的意思的。

  想喚我的名字的話,就盡情喚吧。

  「太好了,我還以為我幹了甚麼惹你討厭的事所以哥哥你才故意躲開的的…清楚了原因之後反而安心了。抱歉,這陣子讓你感到寂寞了呢。」

  喏,看啦,這個男人又說這些話了。

  總是讓他不知所措的一個人。

  自己唯一的血親。

  「我看起來像這種小器的人嗎?都說我一點都不介意了你又不信我……」基爾伯特一臉不屑地向路德維希,說道。

  「因為我害怕被你討厭吧?被自己最親密的人討厭是件令人難受的事。我不希望哥哥你為了任何事情而討厭我。」

  「唔…謝啦,被你關心著令我好高興。」基爾伯特頓了一頓,道:「對了,West你這天就補完課的話,即是說十四號可以和本大爺一起回家了嗎?」

  「是這樣沒錯……怎麼了嗎?」

  「沒…我只是想找你陪我買一點肥啾的伙食罷了,那像伙的飼料快吃完了…也許是因為冬天的關係吧?順便來個久違的約會就好了,很久沒跟你去買東西了呢…」

  「嗯,那十四號當天放學我到哥哥你的班房找你吧?那天最後那節課我們班自修…所以大概能早點去三樓找你,有甚麼問題的話我們回家再聊吧。」

  「你回到家不用溫習嗎?哪來餘暇陪我聊?」聽罷弟弟的回答,基爾伯特擺出一副兄長的架子,眼神卻充斥著不滿。「算了,本大爺還是一個人去買吧……」

  「比起學業,我覺得哥哥你更為重要。」

  「重要」的天秤是自己定的,沒有甚麼不公平。

  「那我明天放學後在班房等你咯,記得不要遲到,不然本大爺以後也不理你!」

  輕輕的悶哼了一聲以後,基爾伯特按住路德維希的雙臂,把身體收進那件毛茸茸的外衣裡索暖,就像剛剛被路德維希吻時一樣加重了兩手的力度,沒有放鬆過手指的關節位。

  「West你的身子總是暖暖的,摟起來好舒服……本大爺都不用戴上圍巾了。」

      「是嗎…?你喜歡就好了。」

  用力摟緊這對男生而言詔為纖瘦的身體,路德維希的嘴角勾起一道彎線,從抿緊的唇線中吐出一句話。

  「只要抱著哥哥冷冰冰的身體時,我就會感到很幸福。」

  被你關心著、被你愛著,這對我來說就如夢境般美好。

  「哦,回去讓你抱個夠,反正本大爺就算冷病也像小鳥一樣帥啦。」

  「知道了…哥哥請你穿厚一點。」

  「你重覆這句話很多遍了……」

     他想,他倆也不會愛人的方法吧。

  「喜歡你」這三個字實在太微不足道,所以,只好用這種笨拙的方法去表達自己對對方的感情。

  「那回去再聊吧,我先回去上課了,哥哥你記得別蹺課蹺得那麼張揚…被抓到那就不好了。」

  「你以為你蹺課的次數會比我多嗎…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謝謝你。

  打從心底裡謝謝上愛上這個如此不濟的我的你

  只要待在你身邊,我就不會寂寞的了。

  最後,基爾伯特還是沒有把這話說出來,但那張孤高的臉卻溫暖地笑了。

  那幸福的笑容,只屬於眼這個金髮的日耳曼人。

  除了他以外,不會有另一個人了。

  本大爺也一樣,很幸福哦。

END OF SAMPLE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