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獨普】Azure Dia

獨普大萌神換頁桑生日快樂哦(*T∇T)人(T∇T*)
抱歉我打字速度是個悲劇所以又遲了!!((今年第幾次了?
因為我太懶所以請把這篇當作聖誕特別篇就好…今年沒有時間寫賀文了…"
下年0118賀一定會補償的所以先原諒我吧Q口Q!!((不對
那麼,以下是一貫的注意事項:
×統一後別居設定,劇情有點糾結
×管理人有病((無誤

傳說中的BGM:

吶,你可知道糖果的包裝紙底下的,有著甚麼不可告人的言語?
在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那雙湛藍深邃的眼眸裡,藏著一個秘密。
一個不能說的秘密。
他有一個從小就很喜歡的人。
很喜歡、很喜歡的人。
所以他總是用那雙耀眼的湛藍眸子看著那個人,貪婪地看著那對漂亮的紅寶石,亟欲把它們佔有, 那是多麼妖豔綺麗的顏色,要是能把它們變作自己的所有物就好了。
好想把這片孤高的血紅覆上-層層幽幽的藍。
好想把它們據為己有,好想把它們都變成自己的。
變成自己的東西。
當時年幼的自己曾經如此想道,卻沒有把這些想法都用行動表達出來,只是默默的注視著「他」。
因為他比誰也更清楚這種事根本就不可能會在現實中發生。
他知道自己辦不到的,而且他亦深知強行把那個人留在身邊會有甚麼後果。
他或許會被那個人憎恨一輩子。
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
任誰也不會希望被自己喜歡的人討厭吧,這一點他跟人類也一樣。
他不要讓那個人難受,絕對不要。
假如喜歡那個人會令他受到傷害、甚至令他失去自由,那倒不如把這份感情好好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發現。
他是自己那個細小世界的中心,若果連他也消失了,那麼,他就會變成一無所有。
他只剩下那個人了,他已經不能再失去些甚麼了。
一無所有甚麼的,他才不要。
所以他不要當那個拔掉黑鷺羽翼、害牠不能翱翔天際的人。
他不會越過那條界線。
因為被討厭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他在胸口的右邊、在那層單薄皮膚的底下的位置,藏了一個「秘密花園」。
而能夠進去的,僅此他一個而已。
知道這秘密的人只有他一個那便足夠了,不需要其他人去深討它。
是的,真的足夠了。
只要能像現在一樣看著那對血紅的瞳子,他就已經很幸福。
不屬於自己的,從來也不可以強求,因為最後所引起的「蝴蝶效應」絕對會令他惘然卻步,他不想後悔。他不會奢望能跟那個人永遠待在一起,但至少在被分開之前,他希望能留在他身邊。
直到那個人不再需要他的那天,他也決不會離開。
「分離」的滋味並沒有「永遠失去」那般撕心裂肺。
寂寞。
一個人看向天空的時候,他會希望兄長待在身旁。
可是,不行。
他不可以這樣做。
絕不可以被發現呢,會給哥哥添麻煩的。
絕不可以哦,路德維希。
他就這樣站在原地上看著那條透明般的界線,朝「秘密花園」呢喃,輕輕的。
「一定要把這件事守好,記住哦。」還記得當時的他抓緊自己細小的拳頭,一再重覆說道。
這樣,哥哥和自己也會好好的,沒有人會受傷。
知道這個咒語的人,只有他自己。
被別人發現的話,咒語就會失效了。
咒話被解除的話……他會永遠失去自己唯一的血親,也會失去連接外界的通道。
他不要事情變成這樣,絕不。
「你知道嗎?基爾伯特。我不會強迫你留在我身邊的,去哪裡是哥哥你的自由…我不會阻止你走的,我不想為了自己的任性而令你難過。」
到底要犯多少次同樣的錯誤才足夠?他已經不想再當個無能為力的小孩了。
「你不再留在我身邊也沒有關係…真的。」
逃得多遠也好,只要那是你下的判斷,我也會尊重你的。
只要你能無時無刻綻出發自內心的幸福笑容,我不會勉強你。
我想要的東西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只要你能夠幸福罷了。
明明那個他朝恩暮想的男人終於也回到這個「家」了,他卻一點真實感也沒有,甚至開始鬧彆扭地想,或許是因為哥哥討厭蘇聯那種對東德愛理不理的態度所以才會賭氣回來的,或許他根本就不想回來吧,所以才會決定搬走。
也或許基爾伯特察覺到自己不對勁的地方,所以他選擇了離開這裡,獨自搬了去他在東邊築的別墅裡去。
不是回去跟自己一起生活,而是離得遠遠的。
說不定東邊的生活也許比這邊的更適合他。
即使如此,他還是很擔心那個人不懂得照顧自己。
「如果那個人能令你幸福的人不是我,我會放你走的,哥哥。」路德維希呵著氣,看著那白蒙蒙一片的窗花,用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聲量自顧自地低喃,輕輕撫了撫自己的肚皮。「……好了,明天就去哥哥的公寓探他吧…他這個人那麼操心又大意,要他自己一個人住都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來。」
只要你幸福就好了,我別無他求。
好奇怪。
兄長回來以後首個下雪天,依舊跟那四十年的冬天一樣寒冷。
到底是為甚麼?
難道說,咒語早就失去效力了嗎?
那他該怎樣做才可以保護這個脆弱的琉璃城堡?

「沒錯…就是這裡…不對,West,把這個再放左邊一點。」聽到身後那把讓人失去理性的男性嗓音,路德維希怔了怔,蹙緊金色濃密的眉毛,把拿著書本的手懸在半空,卻沒有轉過身看向對方,而那個站在他後方的男人顯然覺得很有趣,徑自伸高腳尖,奪走弟第手上的書。「怎麼連替你大哥我做點小事也會走神啊…莫非West你太嫩了到現在還不懂得集中注意力哦?笑死本大爺了…哈…你果然一點也沒有變嘛…我不是教過你別人說話不看著人家的眼睛是不禮貌的行為嗎…你這小子到底有沒有聽本大爺說話的…這本要放在最左那行才對喔笨蛋弟弟。」
「這還不是哥哥你害的,寫那麼多日記是要幹些甚麼?又難整理又佔空間…雖然說這裡面積也不小,可是這樣下去的話…哥哥你的房間就會變成圖書館了…拜託你不要記下甚麼奇怪的事情。」路德維希揉了揉太陽穴,說道,期間還是沒有看著基爾伯特。
「嘖…只是要你幫忙把這些東西放回去原來的位置而已卻在不停說自己哥哥的不是…有你這種弟弟真可憐…小時候那麼可愛…長大了就不聽哥哥說話了…簡直豈有此理!West你這個狊小子。」
「哥哥。」
「又怎麼了?」基爾伯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耐煩。
「我不是來吵架的,而是來找你聊點事情。」
他很清楚基爾伯特的性子,要是惹他生氣了,一會兒他絕對會耍甚麼鬼主義來回答他,不會認真回應,到時侯就麻煩了。
「喔~原來路德維希小朋友你有求於你哥哥我,我是沒所謂啦,不過在這之前可以給本大爺沖一杯咖啡嗎,我有點渴,去~去~廚房在那邊。」基爾伯特使勁的戳路德維希的背,完全把弟弟當作傭人使喚。「現在是West你有求於我,所以得聽我說話啊…千萬別後悔阿,路.德.維.希♥」
「哥哥你甚麼時候開始喝這種東西了…你不是不喜歡喝咖啡的嗎?不行,喝太多對腸胃不好,我給你別的東西喝。」
「你少管我,別忘了我才是你大哥,我說要喝咖啡就要咖啡,快點去。」
「哥哥你還真蠻不講理…」
「哼,你不也一樣?」
「好了,我投降,我現在就去沖…是說你到底是怎樣一個人生活的…房間亂成這樣,我肯定你沒有乖乖吃飯吧…既然我今天都來了,晚餐就由我來準備吧…哥哥你要吃甚麼?」
「萬歲~很久沒有吃West弄的東西了~」
就算這個人的臉上劃上滿足的笑容,他還是有點不知所措。
他應該怎樣做才好。
無法放任這個人不管。
無法轉離視線。
完全拿他沒轍,總是被他影響。
所以他沒法子長大,甚至連問兄長要不要回去和自己一起住也不敢。
連一句「我們一起回家吧」也說不出口的自己,有甚麼資格令他幸福?
沒有啊。
他找不到那個資格。
不是失去了,而是從來沒有。
看著笑得那麼孩子氣的兄長,路德維希只想時間能在此刻停下來,把一瞬變成永恆。
沒有自己在身邊的哥哥,還是過得很好。
這是他不想承認,卻又再真實不過的事實。

飯後,基爾伯特摟著路德維希的腰,把銀白色的腦袋埋進對方的臂彎之中,鼻子被冷得紅通通的。
「好暖…West你總是暖暖的,抱起來好舒服…」
「拜託你好好穿件毛衣…至少也戴一下圍巾,要是冷病了那怎麼辦?」
今年的雪下得真早,本大爺來不及買啦,之前的毛衣都不合身所以被我丟了。基爾伯特靠在路德維希耳邊小聲嘀咕著,雙手更用力地扣著弟弟的身子不放。
「既然哥哥你那麼喜歡抱著我的話當初就不要搬走嘛。」
「安啦~你哥我身體可是強壯得很。對了對了,你說你有話要跟我說吧,West你要說些甚麼?」
「……沒甚麼,只是想問你住得慣不慣罷,不用在意的。」路德維希轉移視線,故作淡然地說。
「本大爺之前都已經在這裡住了四十年了,你覺得我會住得不習慣嗎?這裡很漂亮吧,不是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其實是想知道哥哥你搬走的原因,難得回到來了,為甚麼不住下去?」
他都在說些甚麼呢,頭腦已經開始不清醒了。
但是,他非得知道不可。
這個曾約定會永遠待在他身邊的男人再次離他而去的原因。
無論怎樣欺騙自己也好,他也想不到一個合理的理由去讓自己信服。
「因為一個人住的話就不會成為其他人的負擔了。」
誰也不會再因為我而受傷。
我不是故意要離開你,而是我認為,我回來的話會為你帶來壞影響。
要是因為我回來了卻令你的負擔變重的話,你要我如何向你的國民交代呢。
本大爺可是守護者啊,我最討厭就是當別人的包伏了。
更何況,那個人還是我最疼的弟弟。
你要我如何狠心去傷害你。
「你說…你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決定搬走…?」
你該不會是認真的吧?
「當然是認真的啊,本大爺的樣子像在開玩笑嗎…只要我搬走了,就不會令West你身體狀況變差,而且又省了住宿費,不就一舉兩得了嗎?現在想起來本大爺還真的是天才,居然連這麼好的方法也想得到…」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哥哥你絕對不是甚麼包伏!」
路德維希幾乎是吼過去的,連剛剛一直也在嬉皮笑臉的基爾伯特也因為被打斷話語而被懾住了。
「欸?」
「別給我開玩笑…假如我早就知道你是因為這些事情而決定搬離柏林的話我絕對不會讓你走!」
『West,我一點事情要告訴你。』
『我想搬出去住……總覺得終日無所事事賴在這裡不太習慣,就當是讓我稍微散散心,好嗎?』
好不容易終於得到全國的認可了,自己愛的人卻在統一當天跟自己說要離開自己身邊。
即使自己多不願意,他還是放了那隻自己努力抓緊的手。
為的,只是想那個人過得好。
「在統一之前我就決定了無論發生甚麼事也不會向你抱怨,要兩個人一起面對…你卻為了這點小事而搬走了?」
「我才不要回去…」
這四十年裡一直也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你有想過我是怎樣過的嗎?
「兩個人一起努力的話絕對沒問題的。」
「所以…哥哥。」
回家吧。
回去我們一起生活的那個家吧。
那裡有很多你喜歡的東西,我也會做你喜歡吃的菜,我亦不會離你而去。
求你了,不要走。
相信我一次也好。
我不要再嘗第二次分離的味道了。
「……我明明說過放棄我也沒關係的本大爺明明一個人也可以很快樂,你就是不聽我說。」
回去吧。
他一直也等著有人說他是被需要的。
一直、一直等待著。
「就當是為了我,好嗎?」
「回去的話你會每天弄楓糖蛋糕給我吃?」
「嗯。」
「也不會再抱怨我的房間太亂?」
「……嗯。」
他一直也在尋找打開心扉的鍵,如今,他終於也找到了。
紫紅色的瞳子微微合上,蒼白的嘴唇吐出一句話來。
「Ja.」
回去那個只屬於我們的秘密花園。
在那裡,我們會永遠待在一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