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劇本】Addicted

給燁燁的劇本: D
內收w
『』:無對話框
【】:動作、表情
「」:對話
[]:處境、狀態
獨=路德維希 普=基爾伯特

Part 1.
『那是一個不能告訴其他人的魔法阿,在2月14日午夜12時前如果能夠跟喜歡的人手牽手,在他耳邊表白,那就能永遠跟他在一起了。』
【少女洪在子獨耳邊這樣說】
子獨:「真的?」
少女洪:「真的啊,因為那是魔法呢,只有乖孩子才會懂的魔法。」
【子獨揉眼】
『如果這個魔法真的存在,請讓它在我身上實現吧』
『我一定會很乖的,所以拜託了。對我來說最重要、最喜歡的人是誰,早就在孩提時代已經知道了。我很想待在他身邊、去守護他…』
『僅此一人而已。』
『我想我一定是著了魔,變得只在乎他一個。』
『解除這個咒語的方法,一個也沒有。』
【少年普背影出現】

Part 2.
[N年後的W學園.夕陽西下的放學後((不要強調!!)]
普【不忿,手放頭後,咬牙】:「可惡!到底是哪個混蛋害本大爺被罰留堂而且還被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那兩個白痴笑了!」
【阿西拿著一個大袋子隨後】
獨【推眼鏡,無奈嘆氣】:「……誰叫哥哥你沒有做作業之餘又跟人打架了?沒有被記警告已經很好了…看,你嘴角都擦傷了,為想麼你就是不會照顧自己?」
獨:『回去之後得替哥哥好好包紮才行,發炎的話就不好了。』
普【生氣】:「嘖…就是因為被罰留堂所以害本大爺少收到幾份巧克力,本大爺那麼帥,根本不可能收到的巧克力比安東尼奧還要少的,West你說對不對!!`3´」
獨【無奈】:「是是是,全世界最帥的就是哥哥你。不過就算收到多少巧克力也沒關係吧?你又不會在白色情人節時回禮的,每年也是這樣,不是嗎?」
普【得意忘形】:「嘻嘻嘻`フ´還是本大爺的弟弟最好,話說West你為甚麼會待在學校那麼久?又有補課了嗎?我記得你今天沒有學會活動哦?太陽都下山了你還留在這種鬼地方(指學校)幹嘛?」
獨【阿西停下腳步,皺眉】:「哥哥你這是明知故問對吧?」
普【轉身,對上阿西視線】:「欸?怎麼跟怎麼?」
獨:「因為某個不負責任的人在昨天午飯時間時跟我說好今天放學之後要一起去買東西,可是等了一會卻還是不見他走過去我的班房,他的班房又空無一人,正當我打算回去時,卻看到那個人在圖書館裡被人罵……之後的事你都知道了吧?不是嗎?」
普【心虛,轉移視線笑】:「呀哈哈哈…有過這回事嗎?本大爺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獨:「所以,哥哥你知道我在說誰嗎?嗯?」
普:「哼,誰叫你班房和我班房的距離那麼遠,更何況要本大爺由4樓走到1樓實在太辛苦了…不同年級就是這點麻煩…而且午飯時我可是去了天台找你一起吃飯吧,小氣鬼。」
獨【寵溺笑】:「好了,哥哥,再不走快一點的話店都要關門了,別忘了你今天可是跟我約好的,那可是我們久違的約會哦? 我們快點走吧。」
普【面紅】:『一起去買東西就當作約會的話,本大爺豈不是天天跟你約會了?我都不知道要怎樣吐嘈你好了…』
獨:「哥哥?怎麼走神了?發生了甚麼事了嗎?還不走?」
普【走上前牽阿西的手臂】:「我知道啦,這不是來了嗎,囉嗦。對了,待會要陪我買鳥糧哦,肥啾(小鳥的名字)的飼料快被牠吃光了。」
獨:「…知道了,走吧。」
普【指向阿西手上的袋子】:「還有還有!!回去之後陪我吃掉這些!我一個人絕對吃不完這些量……」
獨:「嗯。」

Part 3.
[購物完畢的兄弟倆坐在店子裡吃甜食]
普:「好累…很久沒試過跟你一起逛街了…感覺有點懷念…本大爺真的太少去買東西了,連鳥糧漲價了也不知道…肥啾的伙食真的好貴…」
獨【苦笑】:「對呢…這陣子我們總是忙得抽不出時間來陪對方,終於能兩個人一起回家了。」
普【戳班戟上面的草莓】:「這好像是我們這個月第1次一起回家吧?」
獨:「是這樣沒錯。」
獨:『原來我們都在想同一件事嗎…』
普: 『真是的,本大爺在期待些甚麼啦!?又、又不是沒試過一起回家…』
普:「說起來,剛剛West你在本大爺出去買鳥糧的時候跑到哪裡了?」
獨:「…沒甚麼,不用在意。」
普:「那麼,今年的禮物呢?我知道你有準備的。」
獨:「回到家再給你看,約好了今天一切都要聽我的吧。」
普【吸飲管】:「啊…好。」

Part 4.
[回到家@阿普房間((混蛋你夠了!!不用再強調!!]
普【睏】:「不知不覺間都到了這種時候了,我們到底逛了多久…?」
獨:「哥哥你等我一下。」
【阿西向阿普遞上一束紅玖瑰】
普:「你今年果然是送花嗎?還要是送紅玖瑰…我還以為你會送矢車菊呢,雖然我已經收膩了…」
(*註:在德國,紅玫瑰是情人之間才會互相送的花)
獨:「抱歉,不是些甚麼貴重的禮物,不過心意甚麼的都包含在這裡面了,希望你會喜歡。」
普:「笨蛋…只要是你送的我也喜歡啦。」
獨:『難得今天不用補課,所以我想跟你好好一起渡過。』
獨:『只有我們兩個人,普普通通地過就可以了。』
獨:『這…大概是我的任性吧。因為直到現在為止,我還是相信著那個魔法。』
獨:『我最重要的人,就是哥哥你哦。』
獨【笑】:「……那就好了。」
『因為喜歡你到了無法言諭的地步,所以只能用這種笨拙的方式去表達我對你的感情。』
獨【阿西哄近阿普耳畔】:「Ich liebe Dich(我愛你)。」
『這句話,我只會跟你一個人說。』
『就把它當作我們之間的秘密吧。』
普【面紅】:「…你不說我也知道。晚安了,West。」
獨:「晚安,哥哥。」
『這就是我愛人的方式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