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Trick and Treat

原本這篇是慶祝萬聖節的…可是前陣子很累所以唯有拖到現在才寫完(>_<;)
其實我只是想應援一下魔王的狼人獨和惡魔普而已,阿普手上那個三個叉和惡魔尾巴還有阿西的狼手也好可愛,本家你超萌(T▽T)
這篇有點蠢,但是總算寫回日常了,我好像快半年沒打過日常的文了"
背景是現實…抱歉但我架空無能(捂臉)

文章內收v
夜幕輕垂,配合朦朧的月色,天空在一瞬間被染成紫藍色,就如童話故事裡的情景裡一樣,呈現了各種不可能在現實出現的顏色。
像夢境一般的魅藍色天空。
街道充滿孩子的碎笑聲,掛在四周的南瓜造型的燈籠點綴了平日看似單調不過的大街,街道兩旁的裝飾也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他們的頭頂上閃著一圈橙紅色的光,空氣中也隱約透著糖果獨有的甜絲絲的氣味。放眼開去,盡是一片糖果海, 只要走到這道節日氣氛濃厚的大街上,就能看到妖魔裝扮的孩子手上提著一籃又一藍的糖果,滿臉幸福,快樂地笑著。
即使隔著櫥窗也能夠看到店子裡放著各式各樣的糖果,有棉花糖、太妃糖、也有棒棒糖,款式和形狀也各有不同,令人目不暇給。
然而,基爾伯特卻完全沒有欣賞這片景象的興致,被冷手套裹著的手拿著一張手寫的紙條,不甘心地抿緊嘴唇。
那是路德維希拜託他買的食材清單。
馬鈴薯、還有德國香腸…?那跟平日有甚麼不同?
「嘖…冷死了…可惡,居然在這種時候喚我出去買東西…West真的有夠混帳,完全不會尊重年長者,只懂得怎樣工作…明明小時候那麼聽話又可愛,說話還會『基爾哥哥』前『基爾哥哥』後的…到底是不是法蘭西斯在我外出的時候把他教壞了!把小時候的West還給我啊!」基爾伯特抱著一個大大的袋子,把臉埋進圍巾裡,盡量不讓過薄的皮膚接觸到冷空氣,冷得紅透了的鼻子在皮膚的襯託底下顯得格外奪目,他若有所思似的聳起銀眉,看著鮮橙色的燈籠,再把目光落到眼前的糖果店,就像想到甚麼鬼主意一樣,紫紅色的雙眼微微往上彎起,連成了一條幼幼的線。
出現在臉龐上的,是孩子一般的滿足笑靨。
「哼,也罷…本大爺太瞭解這傢伙了…他其實是想先把工作做好再出去好好玩的吧…這個笨蛋工作狂…去年就已經趕工作到力不透支了…今年還是這樣,一點長進也沒有…本大爺還是去買點糖果回去慰勞他好了。」他自傲地說,把剛才為止的不滿忘記得一乾二淨。
這些小鬼的玩意好像挺好玩的樣子,有時侯像個孩子一樣胡鬧一下也蠻不錯的。
這個弟弟只會勉強自己,而且完全不會聽話,是時候教他怎樣放鬆了!
難得路德維希後天放假,如果現在不把工作做完,他絕對會不去休息而熬夜不睡的…他現在是減輕弟弟的負擔而已,這陣子他還代替路德維希負責煮三餐,雖然被對方嗆天天早餐也吃楓糖鬆餅會營養不良,不過也算了,他根本不會去在意。
「本大爺也很久沒吃過糖果了…要挑哪種好?」
驀地,熟悉的旋律傳到耳邊,他拿出那部跟自己頭髮相同顏色的新款摺疊式手機,滿臉不屑地看著液晶螢幕上顯示的名字。
依麗莎白.海德微莉。
他咒罵了一句「媽的」,隨即按了通話鍵。
「喂?匈牙利你找我有甚麼事?本大爺忙得很,沒時間跟你吵,我弟弟在等我回家,不要浪費我時間!」
『我也沒時間跟你這種嘍囉辯論!吶,普魯士,後天就是萬聖節了,要不要來個兄弟之間的較量?』
「較量?就憑你?」他竊笑,語氣充滿著輕視。「較量些甚麼?」
『在萬聖節那天討到的糖果數量,討到較多數目的那個人可以在下星期無限次使喚對方,怎樣?夠吸引了吧?』
「聽起來蠻吸引的,走著瞧吧,匈牙利你這個不自量力的女人…討糖果一直也是本大爺的強項,你居然蠢到要跟我鬥?別開玩笑了!本大爺這次絕對是贏定的!你就乖乖等著被我作奴隸使喚吧!」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我家裡正好缺傭人,那麼,我期待你輸得一敗塗地的樣子咯,掰掰~~』
嘟…嘟…嘟……沒有人回應,手機另一邊已經掛了線。
基爾伯特合上手機,毫無血色的薄唇勾起一個奸詐的笑容。
反正這種節日只是用來逗小孩笑而已,又不用認真的,耍耍小聰明就足夠了。
難得這年萬聖節是在週末…不好好玩整天的就不是他了!
「我要那個暴力狂跪在我腳下哭著求饒!」
只是,到底這個和他關係很差的青梅竹馬在打甚麼鬼主意,他完全沒有頭緒。
「跟本大爺鬥?幼稚!你還早十萬年!」
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

惡魔角、惡魔尾巴和三角叉。
路德維希盯著前方那瘦削的影子,路德維希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都幾歲了…還那麼興奮,又不是三歲小孩,他真的很想討糖果嗎?
重點是…穿這種衣服,好丟臉。
「真是的…居然買這種危險的東西回來…哥哥到底在想些甚麼…」
要是受傷了那要怎麼辦,他又不懂得自己處理傷口……真教人擔心。
他戴上毛茸茸的仿狼毛手套,小心翼翼地處理手套上銳利的小抓,都不小心踏住了黯黑色的尾巴。
「…噯…West,你踏住我的尾巴了!快放開你的腳,我只說一次,放—開—它!不然我就用我帥氣的尖牙咬你啊!」
基爾伯特朝身後的男人嚎叫,高了八度的聲音像是要貫穿耳膜一樣,路德維希不自覺把懸在半空的手掩住耳朵,戴了一半的手套落在地上,神情錯愕。
「對不起…」
「嘛~算了,本大爺可是很大方的,就原諒你吧。對了,怎樣?你哥我夠帥了吧!」 「嗯…很帥。」他垂下頭,別過臉,沒有直視紫紅色的眼睛,臉頰稍微染成紅色。
穿成這樣根本就是犯規。
與其說他帥,路德維希反而覺得用「可愛」來形容他還比較適合。
只是,這個哥哥卻很抗拒被人說可愛,為免跟他吵起來,他唯有附和一下他。
「怎麼嘛…你這種敷衍別人的語氣令人超不爽,明明我花了很久去挑的,你大可以再讚賞我幾句的,又不用付錢也不用給糖我…吝嗇鬼。」基爾伯特戴上惡魔耳朵的帽子,一臉不滿地鼓起腮子,輕力整理有點凌亂的頭髮。「就算只有一個人去討糖果,本大爺也超帥的咧!」
「買東西,你買衣服我沒有異議…不過你不用買我那件,我平日又不會穿的。」
「我是覺得,難得你不用工作…就應該好好休息,本大爺是為你好啊!」
「哥哥你又亂花錢了……」
「安啦~~本大爺又不是去買遊戲光碟,而且偶爾花點零用去買東西給弟弟也沒甚麼不對的地方吧?」
「你的零用錢不也是我給你的……你只是在花我的錢去買東西給我吧?那跟我自己花自己的錢有甚麼分別?你可以告訴我嗎?嗯?哥.哥。」
「有這樣的事嗎…本大爺怎麼不知道…呀哈哈…」基爾伯特心虛地轉移視線,打算轉過身,卻被路德維希捉個正著。「你的不就是我的,才那麼少的錢就不要在意啦。」
「不是這個問題,而是,你為甚麼會突然想去討糖果?這二十年來都不見你這麼熱衷於這些節日,之前的情人節你還在吵著『是誰想出這種沒有假期放的!』,所以你不可能會是為了想吃糖果吧? 家裡也不缺零食……」尖銳的視線掃過基爾伯特全身,讓他覺得心底裡有點毛毛的。「哥哥你是有事瞞著我?還是你又惹火了依莎姐?」
「跟那個女人沒關係!本大爺只是突然心血來潮!本大爺的樣子像有事瞞著你嗎!」
跟那個女人沒關係才怪。基爾伯特咋一咋舌,試圖岔開話題,或許是察覺到對方無意繼續這個話題,路德維希也沒有追問下去,只是輕輕撫著他的頭髮。
「哥哥你的好意我明白了,謝謝。」
「嗯……」
「好了,走吧,再不出去的話萬聖節就要完了。」他伸出了那隻戴了手套的右手,柔聲說道。「哥哥你體溫偏低,穿這些衣服很容易會著涼的,還是牽著我的手暖暖身子吧。」
「……嗯。」
明明是想跟他好好過一天的,到最後卻還是這樣收場。
明明是想叫他好好休息的…
他突然覺得,瞞著別人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是件很殘忍的事,由其是對最親的那個人,即使是小小的一句話,也會做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為甚麼呢,在這個人面前總會變得軟弱起來。
「吶,West…」
「怎麼了,哥哥?」路德維希轉過身,笑著問。
看,他又在苦笑了。
而原因,大概又是自己吧?
看著這個事事遷就自己的弟弟,他突然內疚起來。
「不,沒甚麼…我們走吧。」
他牽起那隻毛茸茸的手,心不在焉地點點頭。
到最後,還是甚麼也沒說。

叮咚、叮咚。基爾伯特用三角叉連續按了幾下門鈴,路德維希彷彿能看見扣在衣服上的惡魔尾巴在興奮的搖來搖去。
再看看他身後那空空如也的盒子,他不禁佩服起兄長的毅力。
……真的有點可憐,都第幾家了…還不肯放棄嗎?假如哥哥工作起來有那麼認真就好…那他就不用買那麼多胃藥了,他默默歎息。
「哎呀~是哪家的孩子來討糖果呢?等一下,這就來了。」
「呯」的一聲,有誰打開了門,對上了那雙自傲的紅寶石。
「Trick or Treat!本大爺命令你快點拿糖果出來,不然我就用這支三角叉纖滅你!怎樣?怕了沒有!快點拿糖果出來!」
「………。」開門的那個人愕了一陣子,良久才從唇中吐出一句話來。「抱歉,請你找另一家,我家裡剛巧沒有糖果了。」
「慢著!剛才你不是說還有的嗎!?」
「這大概是你的錯覺…不請了。」
不到五秒鐘,大門再次狠狠地關上。
「都已經二十多歲了還裝扮成這樣跟小孩子搶糖果…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不知所謂!」
看,又是這句話了。路德維希偷偷拭了拭額,不忍看到兄長的表情。
同樣的情況重覆了幾十次,基爾伯特仍然站在門前動也不動。
「West……這是第幾次了……」
「…第三十八次。」這個數字也太慘了。
「媽的!為甚麼去了三十八家還是一點收穫也沒有?」
「大概是因為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的關係吧…?你真的想吃糖果的話我可以買點給你……」
「誰叫你一副想要吃人的樣子!」
本大爺玩膩啦!他在心底裡嚷著,下一刻卻又想起跟依麗莎白之間的君子協定,只好用力咬牙。
果然不該一時衝動答應那個女人…依麗莎白現在應該躲在牆角竊笑吧。
可惡!
就算多不服氣,他也不認為冷病會比被那個女人使喚好上多少。
還是放棄吧……只不過是當幾天奴役而已…
但他就是不服!
為了讓自己消氣,基爾伯特開始轉移話題。
「要是剛才說這句話的是二百多年前那個小小的你,我想剛才關門那個老女人應該會給你很多糖果吧,好懷念呢…二百多年前的West是那麼的可愛…又聽話,都不知這是誰把你教壞了。」他頓了一頓,續道。「其實我也不是想去玩才特地買這些東西回來啦,你可別誤會哦。」
小時候的自己,聽到這,路德維希的臉馬上黑了。
「但哥哥你就是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不是嗎?而且我不覺得小時候的我能討上多少糖果…」
「因為今年萬聖節能跟你一起過,還打算讓你好好放鬆一下自己嘛的…原本匈牙利那個女人還說要跟本大爺打賭,說在今天討了較多糖果的人可以把對方當作奴隸使喚一星期…結果本大爺居然連一顆糖果也討不到!那女人都不知是耍了甚麼手段!」
所以我最討厭這種女人了!
「原來是這樣嗎?」碧綠的瞳子閃過一絲恍然大悟的神色。
以依麗莎白的個性,她大概只是想玩一下惡作劇而已,沒想到哥哥居然會那麼認真。
他該說兄長是固執還是處事認真?
「算了,West我們回家吧!不要管那個女人了!」
「喔,好…」
「West,你過來一下。」基爾伯特用右手抓著三角叉,向路德維希伸出自己的左手,用一種噯昧的目光看著他。「Trick or Treat!」
路德維希呆住了,完全不懂得要如何反應過來。
「糖果呢?你一定有預備到的吧?別告訴我你沒有買,我不會信的。」
「原來你在說這個…我放在家裡了,回到去再給你。」
「還是本大爺的弟弟最好!」
「我是怕你會做甚麼惡作劇…」
找天跟哥哥一起弄個南瓜橙籠好了,路德維希取過那個置在地上空虛的籃子,想道。
狼手掌還是牢牢地牽著那隻冷冰冰的手,像是想把體溫都傳過去一樣,不肯放開。
比起糖果的甜膩,還是待在喜歡的人的身邊才是最重要的吧?
「回去咯。」
惡作劇甚麼的,回去再算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