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あなた以外愛せないよ

閱前注意事項:
.會有很多各式各樣的老梗(?)
.絕對砂糖向((不要強調
.慶祝兄弟結婚20週年用www

確定沒問題的話請點開//


君が一瞬でも いなくなると 僕は不安になるのさ
君を一瞬でも 離さない 離したくない
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 他にどんな人が現れても
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 今ここに君と約束するよ
たとえこの世が滅びでも 君と誓った愛は永遠だから
きっと二人は幸せさ ずっとね ずっとね
Kini Kids《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


銀髮青年睜開那雙如寶石般亮麗奪目的紫紅色瞳孔,剎那間入侵視線的,是無比熟悉的蒼藍色天花板,空氣中彌漫著陽光的氣味。
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一切也如日常般平靜,可基爾伯特卻總是有種在做夢的錯覺。
鬧鐘顯示的時間,是上午十時半。
「奇怪了…今天是假期…不是嗎?」他聳了聳銀眉,滿臉疑惑的樣子。
他有一種不協調的違和感。
為甚麼一早起來就看不見那個人?
對呢,因為那個每早負責喚他起床的人今天並沒有履行這個職責,所以他才會覺得哪裡怪怪的。
他居然能夠睡到自然醒來的時段,連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或許…West還有別的事要忙吧…就先不去煩他好了。」
路德維希居然不在,這讓他有點不習慣。
大白天的,他能走去哪兒?去買東西?還是去趕公文了?
真奇怪。
自己居然會擔心那傢伙。
「不不不,本大爺才不會擔心那混蛋!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
那傢伙居然丟下哥哥就這樣跑掉…前天還不許他喝啤酒,簡直豈有此理!他可是由前天就氣到現在的了,嗆對方的話他又會只剩下被說教的份,所以他早就放棄扺抗了。
無論在哪方面,他跟人理論的技巧比自己弟弟都要遜色幾倍,這是事實,他亦心知肚明,每次跟路德維希吵架,他一定會被對方罵自己太孩子氣,而且他又會鬧好幾天彆扭,他才不要連這僅餘兄長的尊嚴也被對方無情踐踏。
到底誰才是孩子氣的那個?拜託他好好搞清楚才罵人吧……
「West你這個肌肉混蛋……」
與其說他在生路德維希的氣,倒不如說他失去了安全感。
他那敏感熾熱的耳畔彷彿仍縈繞著弟弟的聲音,甚至身體組織上面的每一個細胞、每寸肌膚也將某些親密的舉止記得清清楚楚,就像把這些解讀成理所當然一樣,他根本沒法子脫離對方的影子,滿腦子也是對方的身影。
要他忘掉路德維希,根本沒可能。
因為身體每一個角落也烙著自己屬於某個人的標記,根本就沒可能會忘得到對方。
他想,路德維希也是這樣想的吧。
時間這個詞並不適合套用在他倆身上,他本身對時間觀念這東西的定義也相當模糊,從來沒有。
畢竟…他們都走過多少百年的路了?
久得他也快忘了自己到底活了多少年月。
對他來說最幸福的事,莫過於與路德維希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只要能待在一起,那便足夠了,他不需要更多。
他想要的,只是對方就在自己身邊的真實感而已。
他很容易會失去安全感,路德維希也很清楚這一點。
一直以來,他們也是這樣,即使幾百年過去了,甚麼也沒有改變。
他還是很喜歡黏著路德維希,希望他身上的體溫,他的溫度。
全部,也很喜歡。
基爾伯特把手放到置放得異常整齊的枕頭上,倏然感到一股暖流流過全身。
枕頭還是暖的,即是代表對方才離開了不久吧?難得路德維希沒有把他喚醒就離開了,明明在平日,無論他怎樣賴床、怎樣試圖讓他改變主意、怎樣纏著對方不放也好,路德維希還是會用盡一切方法把他喚醒、強迫他起床,這在幾十年以來,這個規律也沒有改變過,總是無休止的重覆著,即使對方要到國外公幹,他還是會算盡時間打電話回家把他吵醒,從沒有一天是例外的。
今天到底是甚麼大日子…他居然會任由自己動也不動的攤在床上就走了。
除了趕時間,基爾伯特想不到另一個能讓自己安心的答案。
到底是為甚麼?
他把目光停留另一邊空盪盪的床,深思著這個問題。
驀地,基爾伯特用眼角的餘光瞥到枕邊附近置著一朵繫上藍絲帶的矢車菊,矢車菊的旁邊還放著一張小卡,還別有心思似的放在較為顯眼的位置,像是故意要讓他看到一樣。
沒錯。
那傢伙絕對是故意的!本大爺才不會那麼輕易就上他的當!要他那麼輕易就原諒他?叫他回去造夢還比較好! `皿´
不到數秒,他已經解下那條長長的藍絲帶,把縛在上面的小卡拆了下來,放在凌亂的被子上。
他無法從那朵花身上轉移視線。
「……為甚麼這裡會有朵矢車菊在的?花園裡都沒在種…West打算鬧甚麼鬼主意?」
今天到底怎麼了?
他先是一臉錯愕地盯著小卡,再望向床邊的月曆,在看到某個劃滿紅筆的位置時,薄薄的唇瓣像是要裂開一樣,不自覺地勾起一個漂亮的弧度。
現在,他終於知道路德維希在大白天消失不見的原因了。
【十月三日:再統一紀念日】
「欸…原來今天是十月三日啊…?」他揉了揉眼,說道。
不知不覺間,又到了這個時候了。
今天是兩德再統一紀念日,換句話來說,今天是他跟路德維希結婚的日子吧。
不知不覺間,離他那個笨蛋弟弟向他成功求婚的那一天,轉眼已經過了二十年了,每次想起二十年前的那天,基爾伯特總會為路德維希當年的行為笑上好一陣子,而路德維希也只會由他嘲弄,甚麼也不會反駁。
相信誰也想像不到,這個平日看起來一臉固執的面癱男人居然會在自己面前跪下來,遞上一大束矢車菊,用一種完全不像開玩笑的語氣跟自己求婚吧…?
每年到了這種時候,路德維希也會為他安排不少別有心思的節目,比方說去年十一月九日,在柏林圍牆的遺址便舉行了推骨牌的慶祝活動,摸擬當年柏林圍牆倒塌時的情景。
他還記得,路德維希這幾天的心情會特別好,只是吵架以後他一直在賭氣,所以都沒法子知道他最近的情緒變化了。
……今天跟他和好的話,應該也沒甚麼問題吧。
『給哥哥:今天我要出去辦點事,禮物先放這裡,午飯放了在冰箱,餓的話就把它放進微波爐裡溫熱一下,晚上我會早點回來,請留在家裡等我。』
公眾假期還一大清早跑出去辦事,不少店在這種時候也還沒有開吧…你當我白痴阿?不用腦去思考也知道你絕對是去預備今天的慶祝活動…撒這種謊你以為能騙誰! ヽ(`д´)ノ
原來這是禮物嗎?基爾伯特抓著花莖,緊盯著紫藍色的花芯,把矢車菊的莖部搖了又搖,隨著他加快移動的速度,花瓣擺動的輻度亦越來越大。
「媽的……」
你這是要把你哥我當女人嗎!?
今年居然是送花…這是刻意模仿二十年前的對吧…
因為這已經是第二十年了,所以他也不是沒有想過路德維希會用這種慶祝方式的…
他並不討厭這樣的禮物。
只能說自己的想去太容易被人看透了…安全感甚麼的。
可惡。
…可惡。
……可惡!
他竟然想也不想就踏進對方一早準備好的陷阱了。
在仍然殘留著戀人溫度的被窩裡,白皙的手臂抓著那朵被折下來的小花,不願放手,抿上嘴唇,不動聲息的,獨個兒在這靜謐的空間裡發呆。
他朝紫藍花瓣輕輕吻下去,眼神卻盡是不岔。
「嘖…笨蛋……」
完全敗給他了……
所以說…
在路德維希回來之前,他到底有甚麼可以做?
他可以幹些甚麼?
幫忙打掃地方嗎?
家裡已經夠乾淨了,完全沒有要他整理的地方。
直接回去睡覺不去吃午飯?
這樣做的話又要捱罵了……
「根本不用甚麼特別的慶祝方法啊…」
並不需要。
他只是需要一句話、一個證明,只要一句簡簡單單的「我愛你」、一朵矢車菊就足夠了,他不需要更多。
他不希望路德維希因為自己的源故而把自己的身體熬壞。
沒那個必要。
他有點散懶地拋開小卡,一個徑兒倒回床上。
不想動…完全沒有力氣…
二十年了。
他回到這個家,也即將踏入第二十一年。
他活得已經有夠久了,對他來說,二十年只是一段很短很短的時間。
而現在,除了等他回來,他甚麼也做不了。
感覺…有點空虛。
「連喚哥哥起床這個任務也不去完成就跑了…那小子…」
快點回來吧。
我一直在這裡,等待著你。
*
他從來也沒有計算過,自己喜歡了路德維希有多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由哪時開始喜歡上自己的弟弟。
連自己喜歡上矢車菊,大概也是受到路德維希影響吧,他也不是太清楚。
在遇到路德維希之前,他的世界只有純粹的血紅。
看不起他的人的身上都被劃上妖豔的紋路,而那陣血紅,是源於自己手上的利劍。
不是傷害別人、就是受到別人的傷害,沒有另一個選擇。
讓他一個人走在血路中央並不是一件壞事。
反正他早就已經習慣了別人嫌惡的目光了,少一兩個人並無任何分別。
而在遇上路德維希之後,他第一次看到血紅以外的色彩。
那是一種很漂亮的藍色,看過一眼之後就無法將之忘掉。
令人幸福的紫藍色。
是路德維希讓他那單調血腥的世界增添色彩。
他想,由那個時候開始,他就已經被路德維希吸引住了,只因待在路德維希身邊會有一種安心感,所以他感到不安,懼怕著對方會突然消失在自己面前,這種安心感也會跟著消失得無蹤。
就算只是一瞬間也好,只要他不在自己身邊,他就會感到不安。
就算只是一瞬間也好,只要感受不到他的體溫,他就會對自己是不是仍活著這個問題感到迷茫。
他完全想像不到,自己居然能夠在完全沒有安全感的情況下,熬過那段東西德分裂的日子。
路德維希就是看透這一點,所以才會向自己求婚吧?雖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他讀過某幾本言情小說而被灌輸了一些不正確的概念就是了……無論原因是甚麼,他也只是希望自己能因為這個承諾而變得稍微安心一點。
在自己心目中,他到底佔上多大的空間?
那個沒有安全感的自己、害怕所愛的人會離開的自己,是那麼軟弱?
再也不要和他分開了,那種滋味他不要嘗到第二次。
假使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還是會無條件地深愛著路德維希。
他如此深信著。
因為喜歡就是喜歡,並不需要理由。
就如矢車菊的花語一樣,他相信他倆會得到幸福。
只要兩個人待在一起,那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
路德維希回來以後,已經是傍晚了,甫打開家裡的大門,他就對上了兄長不滿的視線,這個狀況維持了好幾分鐘,兩個人也膠著了。
這天絕對不可以跟他吵架,所以面對如此不滿的兄長,他甚麼也沒有說。
因為這天是特別的,所以就讓他一次吧。
「我回來了。」
「喔,知道了,我剛吃了點東西,現在還不太餓,你先換件衣服、放下東西,待會再跟我出去吧。」
「……好。」
兄長的語氣充斥著不滿。
路德維希偷偷看了基爾伯特一眼,有點過白的臉龐一下子畫滿黑線。
果然還在生氣呢……要怎麼辦才好?
這回真的麻煩了。
跟對方理論晚歸的原因只會吵得越來越凶,他們都很清楚這一點。
所以誰也沒有作聲。
他們,都在等待著對方回話。
被動的,等待著。
沒有人敢踏出一步。
沒有。
意識到繼續這樣下去絕非好事,路德維希歎了一口氣,把手放在基爾伯特的頭頂上,把整齊的銀髮揉得亂亂的。
「抱歉…今早到剛才為止也不在家裡…」
「知道的話就不要那麼晚才回來…明明說過會早點回來的…你看現在都幾點了。」
「哥哥你看到了那張卡對吧?」
「不然怎會知道你今天跑去哪了!」
他察覺到,路德維希的左手在拿著些東西。
一大片紫藍色。
真的是送花啊……不過也罷了。
基爾伯特抓著路德維希的左手,用力把它放下來,將一束矢車菊拿過來,然後伸出自己的右手掌,把手攤在路德維希的手上,五隻手指掙得很開。「其實禮物…不用準備也可以。」
「哥哥?」
「你聽好了,本大爺不會將一句話重覆兩次的阿。」
吶,West。
答應我,從今以後,也不要再離開我了。
最好的禮物已經在我面前了。
你只要一直待在我身邊,不再在我眼前消失,那就足夠了。
因為你在身邊,所以才會覺得幸福。
「總之…謝謝你的花。」
因為,比誰都更喜歡你。
正因如此。
希望在接下來那無限個明天,仍能與你相伴。
「Ja.」
約好了啊。

一個不會打後記的白痴難得寫得很長的一篇後記

結婚20週年賀!!
結婚20週年賀!!
結婚20週年賀!!
再統一甚麼的恭喜了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獨普萬歲!!(用力朝天吶喊)請你們幸福上百年上千年上萬年!!要幸福哦一定要幸福下去!!!!! 我是說真的阿你們幸福我就滿足了…

不知不覺萌上獨普已經年半了…算是一段蠻長的日子…當初也沒想過自己能夠對1對CP如此專一,萌上獨普、進了獨普這個很深很深的大坑之後就出不到來了(有點自豪)這段日子以我來認識到不少喜歡獨普的朋友,希望你們兩個幸福Q口Q!!((開始語無論次

好吧我其實只是想說我剛剛看回上年的賀文有點想找個洞躲進去而已(ry

慶祝結婚週年只出合本完全不夠我玩(?)所以今年也照慣例敲了賀文…雖然上年的應該被我抖M病發作刪掉了…不過今年的絕對不會的因為今年是獨普結婚20週年阿///到11月初就到推倒圍牆紀念日了…1年裡有3個大日子不好好慶祝可不行。゚(゚ノД`゚)゚。1年有3天閃光日阿(拖走)嗯…管理人文筆有待修練很對不起…對不起我今年遲了!!!!!

最後,感謝獨普在這年半裡給了我這些愉快的日子(o´艸`o)諸君我愛獨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