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性轉 】 シザーハンズ

這篇是給橙子私影用的劇本,有點私心地挑了在結婚週年前幾天把這篇短到不行的文放出來,因為我個人真的認為橙子挑的歌的歌詞跟配他們哦。
我覺得這首歌明顯是阿普心底裡的寫照呢,孤獨一人甚麼的,不過現在有阿西待在你身邊所以就別再在意這些事了。至於自己心目中的阿普嘛,欠扁也要說句,我一直也覺得這個笨蛋太過自我犧牲和自以為是了,阿西會擔心的好不好。(捂臉)說起來我沒有寫過百合文所以或許會寫得很差阿,正常向的文也差不多兩年沒碰過了…整個超懷念呢……(遠目)
然後獨普結婚賀我會在正日發的了,諸君10月3日再過來看看吧雖然那篇用的還是老梗但我很喜歡((快敲好了我
以下獨普性轉注意,不能接受者請按右上角的紅色叉叉標誌v
最後,感謝橙子邀稿呢。
單薄的女性身體靠著粗壯的樹幹少女把身體的重心由腰部轉移到瘦削的背,背部貼得緊緊的。
瑪莉亞挺直胸膛,裙擺下勾出陣陣漣漪。
一個人站在樹後,連影子也被遮住了。
如此細小的存在。
靜靜的,靠著樹幹不動,嘆息著。
「再不回去……路絲會擔心吧…還是回去比較好…」
不不不,路絲應該在幹別的事,就別去煩她好了……自己只會礙到她。
長長的銀色眼睫毛眨了眨,白皙的臉頰勾起一個微微彎曲的弧度,若有若無,看起來有點落寞。
她不習慣微笑,從來也不習慣。
是的,不是不會笑,而是不習慣。
笑,是一件虛偽的事。
因為騎士不需要溫暖。
從來也沒有人會真心對她展露笑容,每個笑容背後,也是尖銳傷人的利器,深恐這笑容不能成為足以致命的凶器,把她傷害得體無完膚。
可笑的是,她連保護自己的能力也沒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被貫穿的、自己的身體。
因為已經對所有事情盲目了,所以,她喊不出疼痛的感覺。
經過無數年月,她早已看透別人的感情變化,看透一切謊言謾罵,總覺得自己並不受其他人所喜愛,別人甚至朝她如此嚷著。
銀髮的染血魔女。
她是惡魔,不討別人歡心的惡魔。
長久以來,她也告訴自己別去在意。
祇因世上還有一個愛著她,唯一不同的存在。
這世上唯一的妹妹,唯一的血親。
路易絲。
一個令她明白愛是何物的人。
從那天起,她知道自己並不寂寞。
因為她被那句「最喜歡姐姐了」的言語吸引了,所以她離不開她。
再也離不開了。
她想,那是魔法。
一種名為愛戀的魔法。
一種言語的魔法。
而她,絕對是著了魔,所以才會任性地自以為是,要求別人去諒解。
她撫著銀色的長髮,把玩似的翹了又翹。
為了某些理由,自己已經傷害到太多人了,少女無一刻不是這樣想著,每天也思考著同一個問題,思考著自己誕生下來的意義、或是自己不存在的世界會是怎麼樣,有時候,她會獨自一人愕在房間裡發呆,也有時候,她會躺在庭園的草地,看著天空,注視懸浮在那之上的雲朵,動也不動地看上整天,就她個人而言,這種生活並不沉悶,至少比甚麼也不做好。
站在最高最高、誰也碰不到的地方,一邊獨個兒仰視著腥紅的天空,一邊俯視腳底下呻吟的敗兵。
她是如此的傲慢。
她是天生的劊子手,每每在纖長的手指染上血紅,她才會有種被救贖的感覺。
那同時,是種世界被毀掉的空虛感。
雙手塗滿了血,有自己的、有別人的。
她並不討厭一個人的感覺,但也不是喜歡它,她只是努力強迫自己去找藉口適應這種生活。
只有自己一個的話,就不會連累到別人了吧。
待自己好的人、深愛著自己的那個人也是,她總是有意無意的傷害了他們。
自己其實不該回來,待在這裡只會成為路易絲的負擔。
她不想自己所愛的人受傷。
閉上雙眼,擁有一頭美麗銀絲的少女回想著過去的種種,瘦削的右手往下垂著,身體沒有半絲力氣可言。
在合上眼睛的剎那,她隱約感受到一股很大的力氣朝她襲來。
緊緊的,牢牢地環抱著她,把她抱進溫暖的臂彎中。
那是她最熟悉的體溫。
最溫暖的體溫。
「怎麼了…路絲?」她睜開那雙妖異的血眸子,果真看到一頭耀目的金髮。
「剛才開始就看不見妳,有點擔心而已……想不到姐姐妳真的在這裡…」
「那妳也不用這樣子抱著我吧…又不是沒被妳抱過……妳這是要幹甚麼?我都快奎息了…」
差不多該放開我了吧,她向自家妹妹抱怨,臉上掛著的卻是一抹漂亮的笑靨。
「妳這副心虛的樣子像在告訴我……姐姐妳又一個人胡思亂想了對不對?」
「妳這小鬼才是胡思亂想的那一個吧…路絲。」
慢慢分開的兩個人,輕輕地牽上對方的手。
「我沒有胡思亂想哦,妳別想太多。」
「姐姐……」
因為最喜歡妳了,所以沒關係。
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聽好了,我哦……待在妳身邊真的很幸福。」
銀髮少女牽著最愛的人的手,說道。
因為,這是最美的魔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