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Rain Drop

嘻嘻~~AK太生日快樂啊>3< ♥
我趕不上了23號凌晨2點前敲完了…我明明答應過你的…我去切腹…OTL
打到一半被人斷網線…幸好有存文字檔不然就死定了"|||
不過今天還是23號所以AK太你就原諒我吧;口;!!!
生日禮物放在這樣,雖然我也知道文寫得很混但請你不要嫌棄它"
這次花了好幾天(捂臉)我打字打得好慢阿基可修Q口Q!!

生日禮物收內3
兩情相悅但不敢說出口,兩隻也超羞澀注意v
推荐用BGM:
《愛唄》中文歌詞可以自己搜(?)放在這裡會好佔位置所以我不放了www
Rain Drop

綿密的雨點躲在雲朵後面,悄悄從天上落下來,像淚水一樣,輕巧地落到路德維希碧綠眸子對下的位置,沿著不失童真的臉頰滑下來。
像在替誰哭泣一樣連綿不息地下著,不願意作任何歇息。
他好奇地仰起金色的腦袋,任由雨水把臉沾濕。
臉色慘白得要命,甚至有點兒發青的樣子。
他有點不舒服,胸口的位置也異常鬱悶。
沒有傘子的遮擋,獨個兒受著雨水的洗禮,喉嚨沒有發出過任何聲音。
宛如沒有靈魂的傀儡娃娃般,動也不動,默默旁觀著這一切。
「好美……」路德維希眨了眨幼長的金色眼睫毛,試圖把眼簾上的雨水甩掉,卻不成功。於是,他孩子氣地把唇線用力抿緊,把薄薄的嘴唇連成一道直線,嘴唇也因過度充血而紅得像鮮蘋果一樣,從遠處看過來,或許還會以為他受傷流血了。
不服氣的眼淚被強迫在眼眶中打滾,不許它們有接觸地面的機會。
過長的劉海掩蓋著視線,他也跟著垂下了頭,目光停留在地上一個又一個的水灘子上,思緒就如破碎的琉璃碎片一樣,無法集中起來。
『哥哥……』
『我……』
想到方才發生的事,白皙的耳根一下子羞澀地染上漂亮的紅色,皮膚也燙得使人他以為自己發熱了。
好丟臉…
自己竟然會像做了壞事、害怕被揭發的小孩子般落荒而逃。
只不過是件小事而已,為甚麼他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是笨蛋嗎…我……」
雖然自己幾乎每天也會罵兄長是笨蛋,但現在看上去,真正笨的人是自己才對吧。
自以為自己已經長大了,豈料自己還是一個連感情也不會處理的人。
明明已經十七歲了還這樣…算甚麼?
他根本就在撒嬌吧。
兄長一定對他很失望。
剛剛,他向兄長說了一句任性的話。
他把一句不應該說出來的話,說了。
一句忍耐了近十年時間,好不容易才找到勇氣要說出來的話。
明明早就決定了,無論如何也不會把這句話說出來的。
可是,假如一輩子也沒有機會把這藏在心底裡的感情傳達開去,終有一天,這股強烈的感情會抑壓不下。
這樣下去,他會傷害到自己重視的人。
他無法喜歡上另一個人,他比誰也更清楚這個事實。
自邂逅對方的那天起,他就不能夠移開熾熱的目光,變得只注視著那個人。
久而久之,在遠處遙望兄長的背影,成了一種習慣,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一種無法改掉的習慣。
受傷的哥哥、哭泣的哥哥、逞強的哥哥,哥哥的每一面,他也很喜歡。
當他長大了才了解到,這種感情叫做愛戀。
有別於兄弟之間的親情,是另一種更為深厚的存在。
他喜歡上自己的親哥哥。
不管他怎樣做,結果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一直把自己視作小孩的兄長,不可能會回應自己的感情。
所以,他最後還是說了那三個字,在事前還預備了一疊厚厚的講稿,最後卻派不上場。
換個正確也中肯一點的說法,它們根本連派上場的機會也沒有。
說完那句話後,他連思考的力氣也失去了。
很亂,很亂。
甚麼也想不到。
說完這句話之後會有甚麼結果、會發生甚麼事,他並非沒有考慮過的。
相反,他把這個問題反覆思考過上千次才作出這個決定,從今以後,他再也沒法從兄弟的身份去抑壓這份感情,他再也不能直視那雙奪目耀眼的紫紅色寶石。
除了會被拒絕,他想不到兄長會有甚麼反應。
或許,他倆之間再也不會說上一句話,甚至會互相躲避對方,一切會變得完全不一樣,他所熟悉的世界,會變得陌生。
守護著兩個人關係的世界會就此毀掉。
他很害怕改變這個一直努力維繫的假象。
假如兄長責罵他的話那他心裡還比較好過,只是,兄長卻作了他意想不到的回應。
他先是愕了一陣子,隨即看著自己沉默不語,無可奈何的臉上卻掛著一抹令人難受的苦笑,他甚麼也沒有說出口,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
由始至終,在兄長眼中,他還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孩吧?所以對方才會轉彎抹角的拒絕自己,把事件帶來傷害降至最低。
因為他不忍心看到摯愛的弟弟為了自己而難受。
沒錯。
因為對象是自己的弟弟。
於是,他一個勁兒地跑離對方,不顧一切的往前跑著。
之後,便下起雨來了。
「……會那麼難受,是因為期望過的源故嗎?」
淚水快要不聽話地掉下來了。
聲帶也被卡住了似的,發不出半點話語。
腦袋一片空白。
耳邊還縈繞著兄長的嗓音。
「真奇怪呢,人類。」他看著手指長有厚繭的手,說,不帶一絲感情的。
在明知結果的情況下仍然對事情充滿期望。
越是絕望,就越感期待。
這種情況,大概只有「不切實際」四個字才足以形容。
早就瞭解到自己的行為是有勇無謀,所以從一開始,就不曾奢望過對方的諒解。
只能說自己太衝動而已,不可以怪罪於別人。
那是他一個人的錯,跟兄長半點關係也沒有。
而現在,除了後悔,他甚麼也做不了。
他是如此無能?
「居然惹哥哥生氣還不負責任地跑走了…我真的是笨蛋…」
總覺得,只有一個人這樣子站在雨中發愕才能把頭腦冷靜下來。
他看著、看著,感受著自身體發出的寒意,空洞的雙眼不由自主地走了神。
連身後有人靠近也感覺不到。
連那沉重的腳步聲也聽不見。
直到他因為發現雨水再也沒有滑下而抬高了頭,他才知道哥哥追上來了。
遮蓋著頭頂的,是一把傘子。
拿著傘子的手正在發抖,衣服比自己的還要濕,看似已經站在這裡好一陣子了。
「……你追過來是想做甚麼?安慰就免了。」
他現在無法用平常心看待眼前這個人,不敢直視紫紅眸子擔心的神情,不敢直視那頭淡色素的髮絲,視線卻條件反射似的隨那個人而去。
他的視線再一次被吸引了。
無法思考,只是眼睜睜看著對方一臉難堪的樣子,卻不作出任何表示。
「真是一個無情的小孩子…你以為本大爺站在這裡多久了,連那麼帥氣的臉也認不出來實在太過份了…我只是不想看到最疼的弟弟被雨淋得冷病才跑出來的,不要自作多情。來,這是毛巾,快把身體擦乾,不然你會病倒的,笨蛋West。」基爾伯特把身子往前傾,向路德維希遞上乾淨的毛巾,見對方沒有回應,便直接替弟弟拭去頭上的雨水,當手臂碰到路德維希的臉頰時,路德維希便用力地抓緊了它,不讓他掙脫、不讓他放手。
「你這是要幹甚麼?快放開…」
「不要把我看作小孩子,沒那個必要,而且你才是會冷病的人。」
「哎~呀~~看樣子有人因為被本大爺迷倒了而生悶氣呢,鬧彆扭的人沒法子長大阿。」
「就算如此,我還是長得比哥哥你高,力氣還是比你大,我沒說錯吧,所以你不可能鬆開我的手。」
「嘖,你先放開手,我不會逃的,我也有話要跟你說。」基爾伯特刻意舉起腳尖,趁路德維希不為意掙開手,把淡黃的毛巾裹住路德維希雙眼的位置,然後從背後把兩條瘦削的手臂纏在路德維希的腰間,銀色的腦袋埋入金髮之間。
「哥哥你又想怎樣…」
「接下來站在這裡別動,也不許發出半點聲音,好好的聽本大爺說話!直到本大爺把話說完為止,也不容許你作出任何回應!」
雨滴滴嗒嗒的下著。
也許是被自己的話懾住了,路德維希真的聽話地站在原地,甚麼也沒有做。
「我不是拒絕你,West,我不是,也沒有生你的氣。」
我跟你一模一樣,一直也不敢開口。
Ich liebe Dich.
我愛你。
比任何人也更喜歡你。
「在很久以前開始,就很喜歡你,這種感情只是有增無減的份兒,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他聽到弟弟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看來是有點不知所措。
身體很熱。
人們總是說,「孩子」們都有一顆無暇的心靈,任何事物在他們那細小、狹窄又純粹的世界裡,也會變得綺麗奪目。
白,是保護他們脆弱世界的顏色。
因為他們的世界是如此的單純、如此的無知,不容許沾上半點污穢。然而,在漫長的道路走著走著,當大人把負面的思想灌輸到孩子的腦海裡,他們才會赫然發現,自己一直以來也活在一個由謊言編織的幻想世界裡,而現實往往沒有幻想來得那麼美好。明知道受騙的會是自己,卻又渴望這樣的世界是真實存在過,一直任性地過著自欺欺人的生活,過著毫無意義的日子,彷彿在這醜陋的世界活著、生存著,也是理所當然的,現實被幻想逐慚侵蝕、取替,繼而消失得無蹤。
純白、天真的世界,那是他無法觸摸、理清的地方。
另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這美好的想像,甚至不曾屬於過他,連在思緒閃過一瞬的剎那,也沒有。
他生下來就是與眾不同的異種,所以他不明白,為甚麼弟弟能如此天真無邪,總是盲目地信任身邊的所有人,溫柔地對待任何人。
正因為自己辦不到,所以他很羡慕這樣的路德維希。
打從心底裡,深愛著自己的親弟弟。
「可是…我們是『兄弟』對吧?在我們之間,除了互相對對方持著相同的情愫,還有血緣這項斬不開的線。」
自以為傲的血緣關係,成了一個阻隔。
而且他倆也是男的,不可能會被認同。
所以,他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除了不停躲開你,讓你產生誤解,我想不到另一個壓制自己感情的方法。」
自己總是以為,另一個方法從沒有存在過。
一直想著,對方不會有跟自己相同的想法。
「因為我是哥哥,沒錯吧,我絕對不是拒絕你,不要一個人胡思亂想,明白了沒有?」
「……剛才哥哥是在跟我表白…對不對?」
「除了這個答案還有另一個答案嗎!你不會是想要本大爺說多一遍吧!表白完就拔腿而逃的笨蛋!」
「不,我只是在想…哥哥和我很像。」
「那…這場遊戲就當是打平吧…完全分不出勝負呢。」
路德維希轉過身,反抱兄長因淋雨而變得冷冰冰的身體。
「再待在這裡一會,可以嗎?」
我想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冷病了我可不管阿?我早就說過在雨中站了整天會病倒吧…你又不聽……」
「冷病的話也是兩個人一起病吧?只是每次哥哥病倒也很麻煩…不過我會照顧你的,沒有關係吧?」
「誰要你照顧!你信不信我收回剛才說過的話啊!」
「說過了就收不回了。」
青年聽到,從少年俊俏的身上傳出琅琅的碎笑聲,沾濕了頭髮往下垂著。
這是一種默許。
「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所以不要擔心這個問題。」
會永遠在一起的。
此時此刻,他們這樣說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