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C】SAMPLE02

SAMPLE BY 琦良
※注意SAMPLE01跟SAMPLE02沒有任何關聯性,是兩篇獨立短篇阿v
本子裡也是,我們兩個是分開寫的呢: )
漣漪

只要輕輕朝水中心拋出一塊小石,水面就會揭起一陣綺麗的漣漪。漣漪是種互相關連的東西,互相交接、觸碰著彼此,彼此之間擁有斷不開的牽絆。此起彼落,不斷輪迴、不斷重覆,湖面上勾起 一陣漣漪,接下來,在它盪漾的位置,又會產生另一陣漣漪。
所以,請不要再害怕失去了。
我們不會再被迫離開彼此,在互相了解到對方的那天,我們不是約好了嗎?抑或,你還需要例子去證明?
相信我吧,哥哥,我不會作任何欺騙你的事情,我辦不了。
我們已經好好的一起走過這段日子了。
跟漣漪產生的波紋一樣,互相影響著對方。
誰也沒法子躲避誰,誰也無法逃離誰,就像被一條透明的繩子束縛著,無法分得開。
誰也離不開誰,那是改變不了的事兒。
我絕對不會,再放開你那隻瘦削無力、惹人痛心的手了。
我放不開你的手。
*      *       *

睜開那雙略帶睏意的眼睛,按下鬧鐘的開關扭,路德維希雙眼矇矓地看著淡黃色的天花,一對黑眼圈若表情有點恍神,粗壯的雙臂卻不曾鬆開過。他揉著臂彎那頭凌亂的髮絲,柔柔的,用一種不會弄醒對方的力度輕輕撫著它,深恐這細微的動作也會傷害到對方那怕一寸肌膚,他小心翼翼的抱著那有點營養不良的身體。
都說過不要把零食當飯吃了…又不聽話,吃太多垃圾食物對身體不好而且又不會長胖…這跟浪費食物有甚麼分別?
兄長的鼻腔傳來平穩的呼吸聲,嘴邊漏出囈語般的低吟聲。
空氣彌漫著陽光的氣味,陽光灑到男子身上,使那宛如銀夜般閃耀的頭髮顯得格外眩目。在那張髮色映襯底下更為蒼白的臉孔上,懸著一抹淡淡的輕笑,這笑靨的主人看起來睡得很舒服。
此時,路德維希用眼角的餘光瞄向那擱置在書桌上的月曆。在「十月三日」的位置上上,這個日子被人用奪目的紅色筆給圈住了,在空虛的方格上填上「再統一二十周年」的字眼,單憑字跡判別的話,這些字應該是基爾伯特寫下去的吧?在句子的左上角也畫了一隻小鳥的圖案…路德維希相信自己不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
碧色的瞳眸微微往上彎。焦點再次依戀地落在兄長身上。
是啊…?原來他那麼在意嗎?在意得標記了這天……
基爾伯特並不是一個善忘的人,所以這樣做一定別有用心吧…
這幾天都只顧著趕公文,都忘了快到十月三日了。
「已經二十年了嗎……」
要不要送點甚麼給他呢?還要想一下這天的慶祝活動……不然待會他又會吵了。
公文晚一點改也沒關係吧?上司應該會體諒他的。
兄長依然賴在被窩裡不肯起床……恐怕昨晚又通宵玩遊戲了。
「算了…今天就稍微晚一點起床吧…」
沒關係的,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不知由何時開始,只要能確實地感受到他的體溫,心窩就會有股暖意流過。那是一種無法用筆墨形容的溫度、無法一種用筆墨形容的感覺。溫暖得毫不真實,使人產生自己身在夢境的幻覺,分不出真假、分不出偽善。比夢境更沒有真實感,美好得過為虛無縹緲,彷彿這種幸福在下一秒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胸口那陣陣心跳聲,是活著的證明。
人們總是在互相傷害,總是在自相矛盾。
「幸福」讓人害怕會失去這一切,卻又禁不住要讓人去期待「擁有」的時刻。
「早安,哥哥。」他笑著,啾的一聲,徑自輕輕吻向戀人冰冷的臉頰,只見對方仍舊不為所動,眼瞼也沒有眨過一下。「別再裝了,我知道你早就醒過來了。」
「嘖……本大爺在睡覺,你哥我帥氣的眼睛也沒張開過,你看不見嗎?」基爾伯特語帶不滿地嘀咕著,再次把腦袋埋進被窩裡去,不願意遠離。「現在本大爺在作夢,乖小孩別吵,不要阻著我睡。」
「奇怪了,哥哥你不是在跟我說話嗎?怎麼可能還在造夢?你把我當成三歲小孩嗎?」話是這樣說,路德維希的語氣還是冰冷得使氣溫降了好幾度。
「本大爺是在說夢話,見識淺薄。看喇,臭小子!你哥我即使睡著了還能跟你對答自如,你應該誇獎我才對吧!」
「別鬧了…哥…」
「小孩子閃邊去,不然吃飯會消化不良的。」
你根本就在胡扯…這種謊話連三歲小孩也會看穿吧…編謊話也編個有理據的好不好……路德維希沒好氣地想,卻沒有把話說出來。
這種日子吵架的話就不好辦了,今天任由他放肆就好。
看著如此輕浮的兄長,他忽然有點想玩一下惡作劇,於是他用修長的指甲一直戳著基爾伯特的臉,眼看對方的臉都快要凹陷下去了,還是不肯罷手。
「怎樣?清醒了點沒有?」
「好痛耶,住手!我起床了!起床了!要是本大爺毀容了是不是由你負責啊混帳!」
「你說不是由我負責的話那該由誰負責?而且我明明戳得很輕力吧?不要動不動就在吵…今天晚點起來也沒關係,哥哥你可以睡多會,我去弄早餐和整理一下今天的行程。」像是要突顯身高似的,路德維希按住基爾伯特的頭,把他推回床上,在他身上蓋上被子,這一連串的動作讓基爾伯特感到莫名其妙。「哥哥你怎麼愕了?」
「既然你早就打算這樣做,那你幹嗎要吵醒我!讓我一直睡不就好了嗎混帳!」
「哥哥你其實沒有睡過,不是嗎?你那雙熊貓眼已經出賣了你。」
「強迫別人起床之後又叫人回去睡……這是誰的錯!」基爾伯特歇斯底里地嚷道。
「裝睡那個人的錯。」
而除了苦笑,路德維希甚麼也沒有做,甚至罕有地沒有回嗆自家兄長,只是任由他胡鬧,一臉寵溺的笑著。
「喂!你有在聽嗎!別自顧著傻笑,聽到別人說話要懂得回話,這些我不是在你小時候就教過你了嗎!」
「抱歉,哥哥,我只是覺得能捉弄你很幸福而已,不用在意的。」
「……今天的行程由我來決定,沒有異議吧?」
「你喜歡就好了。」
對呢,很幸福。
二十一年前絕不會有這種感覺吧。
現在,真的很幸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